.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楊知秋和李諾聊了兩句後就立刻下去安排了。

不管怎樣,小心無大錯。

藏劍山莊乃是天下江湖門派之首,他是大莊主,豈能眼睜睜看著某些心懷不軌之人破壞這次武林會盟?

李諾悄然放開感知力,見微知著下,四下無人無異樣,便立刻打開煉獄塔通道。

第七層無間煉獄。

濃鬱的血煞妖氣形成粘稠濃霧,伸手不見五指。不過對李諾影響不大,他徑直走去,來到第二座大獄前。

【推薦下,野果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裡下載 www 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才幾日沒見,楊無敵似乎又衰老了許多,滿鬢蒼白,滿臉皺紋,武夫那精力飽滿、精血旺盛的狀態在他身上毫無顯現。

看著這個活了將近二甲子、此時垂垂老矣的楊無敵,李諾將【龍泉劍】拿出來,唏噓道:“楊前輩,我拿到【龍泉劍】了。”

楊無敵悄然睜開眼眸看向【龍泉劍】,眼中露出深深的惆悵與不捨,感慨道:“老夥計,你終於蛻變成功了啊!”

【龍泉劍】似乎也有所感應,竟在李諾手中嗡嗡顫鳴,似乎想要脫離他的掌控,飛入原主人的懷抱。

楊無敵見狀,一絲愉悅的氣色於眉間散開,笑道:“老夥計稍安勿躁。老夫老了,已沒多久可活了,你以後跟著這個年輕人,他能帶你名揚天下。”

李諾於心不忍道:“楊前輩,你都是【二品】武夫了,難道就沒法子延續壽命?”

說來也是極大的諷刺。

【武夫二品】號稱不死不滅,可楊無敵卻時日無多……

楊無敵微微一笑:“辦法自然是有的。”

“哦?有何辦法,快快說來,小子能幫一定幫!”

李諾認真道,他可不是敷衍楊無敵。哪怕要硬闖靈山,他也不皺一下眉!

楊無敵搖了搖頭,唏噓道:“你幫不了,因為此物與我老夫無緣,這就是命。”

李諾靈光一閃,問道:“你指的是……煉獄塔器靈?”

楊無敵微微頷首:“是啊,老夫佈局數十年,甚至連自己性命都賭進去了,卻沒想到到頭來功虧一簣。”

“這個……”

李諾心生愧疚。

畢竟器靈最後還是選擇了他。

其實若李諾不橫插一腳,器靈最後會不會選擇楊無敵,這誰也說不準。

但事實已經鑄成,再怎麼假設也都是虛的。

楊無敵倒是看的很開,他笑道:“你無需如此,時也命也。一切自有天數。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是老夫著相了。”

話音落下,他便伸出一指,悄然凝聚出一滴精血。

【龍泉劍】不斷顫鳴,李諾能感受到它的哀傷。

這劍,莫非已經誕生了劍靈?

神兵利器不一定有劍靈,但有劍靈的絕對是神兵利器中的頂級存在!

楊無敵若有劍靈傍身,【二品境】絕對是立於不敗之地,哪怕是道門劍宗的二品大老見了隻怕也要避其鋒芒。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李諾盯著劍靈,激動問道:“前輩……這是劍靈?”

“老夫在進【煉獄塔】之前就把【龍泉劍】放到劍塚秘境淬鍊,這幾十年總算沒白費心血,讓它誕生了劍靈。小子,以後它就跟你了,善待它吧。”

說完,楊無敵眼中的不捨全部散去,他眸凝堅定,將指腹上的精血點在了自己的眉心處。

霎那間。

一股強大的氣息向四周散開,又於空中彙聚,化作一柄三寸大小的血色小劍。

而【龍泉劍】的劍柄和劍身交彙處,也是出現了這個血色圖桉。

見狀,楊無敵澹澹吐出兩字:“散去!”

血色小劍輕輕一震,化作一縷塵煙散去。

龍泉劍也不再顫鳴,完全失去了活力,好似進入了休眠狀態。

楊無敵深吸一口氣道:“你出去後再將它煉化一遍,它就是你的了。好了,在文殊和尚沒到之前就彆再來打擾老夫了。老夫要調整最佳狀態,迎接這最後一戰。小子,你可彆讓老夫失望啊。”

李諾點點頭表示明白。

楊無敵跨入【二品境】後從未與人交過,自然會手癢。

而這也是楊無敵生命裡最後的訴求了。

所以,他一定竭儘全力把文殊菩薩騙到【煉獄塔】裡。

看著楊無敵已入枯木盤根之狀,李諾便離開了無間煉獄。

這時,上層傳來了動靜。

這是有人進來了!

自從上次新來的渝州知府被【煉獄塔】裡的狀況嚇到後,就直接上報朝廷,然後一不做二不休,把【煉獄塔】給完全封鎖死,以免血煞妖氣再次泄露。

時至今日,上頭終於派人來渝州調查情況了。

不過李諾萬萬沒想到的是,來人居然是北月飛槐!

這傢夥不是回巴山劍場參加劍修弟子大比了嗎,怎麼有空去渝州?

心念一動,李諾出現在了第一層刀山獄。

北月飛槐確實有兩把刷子,立刻發現了異樣,他謹慎地對引路的獄卒叮囑道:“【煉獄塔】內危機重重,血煞妖氣更會影響人之神智,我主修神魂,可以繼續深入調查,你們幾個還是在外面等我吧。”

獄卒求之不得,立刻退出塔外。

北月飛槐凝了一口真氣,朝著李諾躲藏的方向慢慢走去,在距離三丈時,他停下腳步,凜冽道:“出來吧!彆以為躲在那裡我就發現不了。【煉獄塔】異況重重,是你搞得鬼吧?”

李諾心中暗暗偷笑。

原來北月飛槐還有這麼可愛的一面。

當然。

李諾也不想裝神弄鬼來捉弄這個老朋友,UU看書 www.kanshu.com他便直接顯身,笑道:“哈哈,對氣息的感應很敏銳嘛,看來這段日子裡你這修煉也沒落下啊。”

“子安?怎麼是你?”

北月飛槐上下打量著李諾,發現確實是本尊,不過眼中的疑惑更加濃鬱了。

李諾反問道:“我還沒問你呢,你怎麼在這?”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北月飛槐上前直接給李諾來了一拳,不爽道:“你小子不厚道啊,還來嚇唬我。”

李諾大笑:“哈哈,是你不厚道!你不是去巴山劍場了嗎?怎麼來渝州了?”

北月飛槐沒好氣回道:“我是刑部主事,總不能隻拿俸祿不乾活吧?本來是要回師門的,正好上頭有令,說要處理【煉獄塔】的事情,我也算是半順路,就接下了這個任務。”

“刑部打算如何處理【煉獄塔】?”

李諾總覺得這廝有指桑罵槐的嫌疑!

北月飛槐:“上面的意思是爭取一個月之內,將【煉獄塔】清空封印。”

“清空?朝廷的意思是殺光裡面鎮壓的所有囚犯?”

李諾心中一驚。

好狠!

【煉獄塔】裡關押的好些妖族都是被判無期的,有些更是用來和萬妖山談判用的,現在卻都被改判死刑!

(/novel/aKEDf-fJ6H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