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

劍塚秘境中,每個人迷思在“本我”境的時間流逝都不儘相同。

李諾面對自我本心,鑄就絕世神兵,闖過劍塚第一層,花了整整五年時間。

而外面真實世界的時間流逝,卻隻過了短短的十五日。

八月三十。

夜色茫茫,涼如水,月如鉤。

藏劍後山。

望劍亭內。

莊主楊知秋獨自對月飲茶,喃喃自語道:“十五天了,不知這些人闖過第一層沒有。再有十五日就是下一個月圓之夜,時間不多了呢。”

“還有十五日,足矣。”

突然間,一道飄渺的聲音從山間飄來,傳入楊知秋的耳裡。

旋即。

一女子於遠處山徑上緩步走來,於蒼茫的夜色下顯現身影。

“江柔?!”

待看清女子面貌後,楊知秋失態地驚呼一聲,猛地從椅子上站起身,直直地望著這個讓他牽纏掛肚了二十餘年的女子。

“二十二年不見,楊莊主,彆來無恙。”

女人嘴角稍稍一勾,深邃的眼眸恰似天上月牙,微微含笑。

她身著一襲素雅青袍,素顏朝天,髮髻盤起,木釵斜插,無胭脂水粉抹面,亦無玉石金鐲點綴,但依然貴氣逼人。

這是個極度自信的女人。

一顰一笑,便是全場焦點。

她飄然走進望劍亭,衣袖輕拂,毫不客氣地坐了下來。

看著這張讓他朝思夢想的容顏,楊知秋聲音發顫:“歲月沒在你臉上留下痕跡,你還是那麼的美……”

女子啞然失笑道:“不愧是曾經的花花大少,你竟然關心這個?歲月對任何人都是公平的,你隻看到了我青春永駐的容貌,卻沒看到我蒼老的心。”

講真,最近一直用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安卓蘋果均可。】

楊知秋摸了摸自己的鬢髮,感歎道:“驀然回首二十二,我已兩鬢蒼白,歲月到底對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偏心……你當年不辭而彆,你可知我……”

女子擺擺手,搖頭道:“往事莫提。”

楊知秋唏噓道:“憋在心中,不吐不快。”

女子笑道:“那就讓往事隨風散去。”

“那你今日來找我所謂何事?”

楊知秋不解。

消失了二十餘年的“前女友”找上門來,難道隻是為了敘舊?話本都不敢怎麼演。

“找你幫忙呢!”

女子微微側臉,有月華落於她的眉間,恰若澹掃蛾眉。

楊知秋再度失態:“什麼?”

女子輕笑一聲:“借你的手,除掉巫族修士。”

言語聽著輕澹,然而卻透露著強烈的殺意。

楊知秋體內微微綻起一絲內力,擺脫了女子一顰一笑的影響。

他搖頭道:“不可能,劍塚一旦開啟,我便無法乾涉。一切,都要等下一個月圓之夜纔會塵埃落定。”

女子嗤笑道:“這些話騙騙彆人可以,但騙不了我。我知道你有辦法的。”

楊知秋沉默了。

而女子就這麼一臉笑意地盯著他。

良久。

楊知秋才低聲道:“可我為何要幫你?當年你不辭而彆,你可知我差點就走火入魔了!”

女子眸中流露出一絲愧疚:“當年確實是我對不起你。但都二十多年了,你還不能釋懷嗎?”

楊知秋自嘲中帶著一絲絲恨意:“你讓我如何釋懷!”

女子惋惜一歎:“我們之間是不可能有結果的!”

楊知秋盯著女子的眼睛,咄咄逼人道:“為何就不能?我不信!這個天下,誰能阻止得了我藏劍山莊!即便是當年的文宗,他也要給我藏劍山莊面子!”

女子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因為我姓江。”

“姓江怎麼了?天下間姓江的人多著去了?有誰規定江和楊就不能在一起了?”

楊知秋動怒。

二十多年前。

他深愛眼前這個女人。

原本以為這個女人會成為他藏劍山莊的女主人,哪知大婚的前一天,她竟然不辭而彆!

他發瘋了似地尋找。

發動了所有的人脈。

可這個女人卻就此銷聲匿跡,彷彿從未在這個江湖上出現過一樣。

女子歎息一聲:“我是江小蠻的女兒!”

“誰、誰的女兒?”

楊知秋有些困惑,好似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

“江、小、蠻!”

女子加重了語氣,嘴角勾起一個嘲諷的笑容道,“這個名字,雖對你們藏劍山莊是個禁忌,但你應該不會感到陌生纔對。藏劍後山密室應該還藏著她的畫像吧?”

“江、江小蠻……不可能!怎麼會,怎會如此……你怎會是她的女兒?”

楊知秋心境直接破防,跌跌撞撞往後退去,直至倒在椅子上,臉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江小蠻!

他不認識這個女人,也從未見過這個女人,但她的名字對藏劍山莊上上下下就是一個不能提起的禁忌!

女子自嘲道:“我得知自己的真正身份後,實在沒臉見你,也不知道如何與你解釋,唯有離開你的身邊。”

“我真沒想到,你會是江前輩的女兒。”楊知秋苦歎一聲,而後抬首,怒目視向夜穹,憤憤道,“賊老天,你還真會捉弄人啊!”

他確實沒想到啊。

江小蠻的女兒會隨母姓。

“事已至此,隻能說我們有緣無份。”

女子唏噓道。

楊知秋稍稍平複了心境,問道:“能否告知,令尊何許人也?我想知道我父親到底輸在了哪裡。”

“母親沒有告訴我。”

“那江前輩現在人在哪?”

“她活在一個沒人打擾的世外桃源。那裡,隻有她,連我都不能進去,我也已經十年沒見過她了,不知她是生是死……”

“也罷,這是老一輩的事情,我也無權摻和。那你這些年……他對你好嗎?”

楊知秋深情地望著江柔的眼睛,其實他內心還是有著一絲期待的……

不過江柔隨後的回答便徹底打破了他的幻想:“這些年也就湊合著過吧,不過我已經兒女雙全了。”

是呢。

人家既然離開了她,又怎會為了他而孑然一身?

楊知秋勉強笑道:“那就好,我也有一兒一女了。”

江柔笑了笑:“我知道。你女兒叫楊夢靈,兒子叫楊問天。”

楊知秋深吸一口氣問道:“你孩子叫什麼名字?”

“我女兒隨我姓,叫江冉兒。”

江柔隻說了女兒。

楊知秋無比驚愕:“藥王穀江菩薩是你女兒?”

江柔頷首,不悲不喜。

楊知秋咋舌道:“原來你最後是去了藥王穀,難怪我翻遍了天下都找不到你。”

藥王穀雖是江湖門派,但卻與世隔絕一般,沒有一個男子能夠進入穀中。

裡頭都是女弟子,女醫師,連蚊子都是母的,比鷲鷹山還要純粹。

江柔沒有在這個話題繼續下去,她道:“說正事吧,這個忙你幫不幫?”

楊知秋不解道:“巫修和你藥王穀應該是井水不犯河水吧?”

江柔:“我有我自己的理由。”

楊知秋天人交戰良久,還是深深歎息一聲,拒絕道:“抱歉,此事關係著我藏劍的名聲,我不能在劍塚裡對巫修出手。”

“那換個方式。不要讓巫修接近李子安,這樣應該沒問題吧?”

江柔這才道出了自己的最終目的。

楊知秋驚疑道:“你也認識李子安?”

江柔不耐煩道:“你何時也變得這般優柔寡斷了?行不行,一句話。”

“可以,不過前提是他們能進入第二層。”

楊知秋答應了下來。

他原本就是要發動一切力量為李諾保駕護航的,現在能夠順勢賣個人情給江柔和藥王穀,何樂而不為?

“那就多謝了。天色不早,我要回了。”

江柔笑著站起身子,走出望劍亭。

楊知秋追了上去:“

你不是還有一個兒子嗎?叫什麼名字?”

“以後你會知道的。留步,不用送。”

江柔擺擺手,很快便消失在野徑黑雲處。

楊知秋心情複雜極了,心中更是泛起了濃濃的苦意。

沒想到哇!

他們二代姓楊的,父子二人,都栽在了姓江的母女手裡。

他忽然想到兒子楊問天。

這小子,可不能喜歡上江冉兒。

嗯,絕對不讓他們有機會相互認識!

兒子而今十六,雖然年齡小了些,但還得早些給他定下婚事,以免……夜長夢多!

這一刻,楊知秋暗暗下定了決心。

——

江柔離開藏劍山莊,沒一會就來到了郊外一處荒廢了的茅草屋。

嗚嗚嗚!

屋內。

一個妙齡少女被畫地為牢】束縛得不能動彈,隻能委屈巴巴地發出嗚鳴。

江柔看著女孩就來氣。

她沒好氣地訓斥道:“哼!故弄玄虛能湖弄得了為娘嗎?還敢偷偷來揚州,想要參加劍塚大會是吧!看不敲斷你的腿!”

嗚嗚嗚。

女孩可憐兮兮。

江柔教訓了一頓,但總歸是自己的女兒,還是於心不忍,便解除了神通。

“呼呼呼!”

江冉兒終於獲得自由。她大喘了幾口氣,然後癟嘴道,“憋死我了。”

“憋死了最好,一了百了,也省的我操心。”

“娘!你都揍我一頓了,還把我關了這麼久,這氣還沒出完嗎?”

江冉兒裝著乖巧的模樣說道。

江柔語重心長地教育道:“明明說好的,帶你出來見識過後,你就得乖乖回藥王穀!可你乾嘛了?竟然偷偷來揚州城。這是你能摻和的嗎?你以為報上江菩薩的名頭,彆人就不敢對付你了?江湖險惡,人心更是無法揣摩,想要將神農尺】占為己有的人多得去了!”

江冉兒吐了吐舌頭:“怕什麼,哥不是也在揚州嘛,真遇上了事,我就表明身份,讓哥救我唄。”

江柔不悅道:“為娘說過了,你不能和他相認。”

“為什麼!”

江冉兒不服。

“不能就是不能,沒有為什麼!”

江柔嗬斥道。

江冉兒很倔強:“你讓我不去找父親,我答應了,甚至這些年都沒見過他。可現在,我知道還有一個哥哥的存在,為何就不能相認?你和爹的恩怨,為何要牽連到我們身上?”

江柔歎息道:“聽孃的行嗎?現在不是時候!”

江冉兒認真道:“娘,我長大了,可以為你分憂的,真有什麼苦衷,你和我說便是。”

江柔想了想,疼愛地撫摸著女兒的腦袋,說道:“你哥……腦中有一隻夢蝶蠱。”

“夢蝶蠱?”

“你哥的一部分幼年記憶處於封印狀態。如果你和他相認,就會打破這個封印,蠱蟲就會破繭而出,化作夢蝶,他現在還對抗不了完全形態的夢蝶。”

“是父親給哥下的夢蝶蠱嗎?”

江冉兒難以置通道。

江柔面色難看地點點頭。

江冉兒淚流滿面:“爹爹為什麼要做麼做?”

江柔恨道:“因為他輕信了彆人,要拿你哥當鼎爐練蠱!夢蝶吸魂化形,據說可以逆轉乾坤,將夢境化為現實,這是至高的巫道。你爹,已經完全走火入魔了。”

“所以孃親纔不讓我見爹爹嗎?”

江冉兒終於體會到了母親的難處,卻是愈發心疼。

江柔溫柔道:“UU看書 www.uukanshu.com孩子,我是你娘,所做一切都是為了你好。”

“那哥怎麼辦?有什麼辦法能救他嗎?”

江冉兒擔心道。

江柔:“超品天機師,可倒轉時空,將夢蝶蠱逼出你哥體外。”

“超品?”

江冉兒直接懵逼。

天下間,天機道修煉者本就稀缺無比,最強的那位是一品天機師,住在占星閣上,不過從未現過身,哪怕是他的嫡傳弟子,也沒見過他的真實面容。

江冉兒急道:“難道就沒有彆的辦法了?”

江柔說道:“還有,讓一個女夢巫與你哥陰陽交合。”

不過有一點她沒說。

一旦交合過後,女夢巫就會死去。

或者說,她是代替李諾去死。

江冉兒心頭立刻浮現起了希望:“夢巫是五品,隻要我們付得起價錢,哥有得救!可爹爹是大巫,他如果從中阻攔怎麼辦?”

江柔遞出一張手帕:“娘會想辦法的。好了,把臉擦擦,今晚我們就走。”

江冉兒接過手帕,一邊擦拭眼淚,一邊說道:“還有十日劍塚才結束,我們不留下來看結果嗎?”

江柔自通道:“你哥必然會獲得龍泉劍】。”

江冉兒好奇:“娘為何這麼篤定?”

“我倒是小看了你哥,他和楊知秋關係匪淺呢。”

江柔意味深長道。

她自然是看透了楊知秋的心思。

既然有藏劍山莊在暗中相助,那麼她這個兒子一定能夠成功坐上武林盟主的位置。

她剛纔之所以去找楊知秋,就是想要再加一層保險,以免巫修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