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少俠好手段!本姑娘姓楊名夢靈,不知少俠如何稱呼?”

大小姐也是被李諾這一手給鎮住了,俏臉上露出了興奮之色,對這李諾抱拳道。

她最想做的事情便是會一會這天下的英雄豪傑,所以纔想著偷偷溜去瘦西湖,看各路江湖豪俠的大比試。

楊大小姐一副俠女的模樣把李諾逗樂了,他也是回了個江湖抱拳禮,道:“見過楊女俠!在下乃是渝州李子安,江湖人送外號‘玉面實誠小郎君”。”

楊大小姐挺了挺小胸脯。

她在李諾眼中看到了平等與尊敬。

這種感覺,非常棒!

便重重點頭:“嗯,我記住你了!”

“咳咳,大小姐生性灑脫,讓公子見笑了。公子裡邊請吧……”

搭上這麼一個愛闖禍的大小姐,身為山莊的大總管,老葉也是倍感頭疼。他可不想大小姐繼續丟人現眼下去,便急忙說道。

“大小姐天真爛漫,率性而為,實乃楊莊主之福氣啊。”

李諾附和了一句,便隨葉管家進了山莊。

至於這位楊大小姐則是立馬轉了性,這會兒竟不再偷跑了,她似乎對李諾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便將包袱甩給下人,蹦蹦跳跳地跟在了後頭。

穿過一處亭台水榭,李諾回眸瞥了一眼,笑嗬嗬:“楊女俠,你不是要去闖蕩江湖嗎?怎麼又回來了?”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野果閱讀!真特麼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裡可以下載.yeguoyuedu】

楊大小姐傲嬌道:“嘿嘿,本小姐突然改變主意了不行嗎?哎,李少俠趕緊說吧,到底要本小姐幫什麼忙?本小姐一口唾沫一個釘,可不想欠人情。”

老管家趕緊給楊夢靈使眼色:“大小姐,彆胡鬨了,人家李公子年輕有為,怎麼可能要你幫忙?人家剛纔那是給你找個台階下。”

“不行,說話要算數!本小姐豈是言而無信之人?葉伯伯,你就彆管我們的閒事了。李少俠,你事情忙活完了再來問水閣找我吧。”

楊夢靈可不領情,身為一名被人認可的女俠,怎可言而無信呢?

話音落下,她便轉道走向自己的住處。

葉管家隻能無奈地笑了笑。

過了一會,將李諾引入山莊大堂。

“李公子先坐一會,容我去稟告莊主。”

葉管家對李諾拱了拱手,很快就匆匆離去。

“公子請用茶。”

有貼心的侍女立刻奉上了江南雨前龍井茶,藏劍山莊倒也沒失禮數,這是把李諾當做了貴客對待。

侍女離開後,大黑牛牛嚼牡丹,一口把茶喝下了肚,砸吧砸吧嘴,見四下無人,這纔開口說道:“公子,藏劍山莊原來也就這樣嘛。”

“好茶!”

李諾小抿一口,頓感口齒留香,蓓蕾藏芬,看向大黑牛,“不然你以為是什麼龍潭虎穴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大黑牛撇了撇,眼中充滿失望:“公子有所不知,藏劍山莊乃是我們江湖浪子們心中的聖地。我做夢都想進來領略一下山莊之風光。不過今日這麼一瞧,唉,無非也就是多一些假山湖泊,亭台樓閣什麼的,俺在彆的地兒也都看過這些景。俺覺得藏劍山莊還比不上鷲鷹山呢!”

李諾笑道:“你的眼光幾時變得這麼挑剔了,連藏劍山莊都看不上眼了呀?這比咱們長安的城西宅院,不知闊氣了幾百倍!”

“嘿嘿,還不是跟著公子您長了見識嘛。對了公子,那楊老莊主真的會見咱們嗎?”

大黑牛憨笑起來,對這個叱吒江湖數十年的楊莊主,他心裡還是十分敬畏的。

“藏劍山莊屹立這麼多年而不倒,自然是有可取之處,如果老莊主不傻的話,肯定不會得罪我。”

李諾澹然道,他是以四品大宗師的身份登門造訪的。

四品大宗師,在江湖那就是頂級的強者了,誰敢胡亂得罪?

藏劍山莊勢力雖大,但也不會輕易得罪一個四品大宗師。沒必要,也不值得。

所以,楊老莊主一定會見他,而且還是以平等的身份。

不過老莊主還沒到,卻引來了幾個氣宇軒昂的年輕人。

內為朔雪儒風衫,外為杏黃雁虞衣,看這著裝服飾,很顯然就是藏劍山莊的核心弟子。

為首者,看上去估摸二十歲,腰懸細柔青絲劍,揹負玄鐵青鋼劍,他目光銳利,如出鞘之劍,英氣逼人。

李諾澹掃一眼,便知此年輕人已經練出了暗勁。

二十歲的六品境,已經邁入天才妖孽之序列了。

當然,像他這種bug級的存在肯定是不能計算進去的。不然這些天之驕子都得羞愧自殺。

年輕弟子眸光灼灼地盯著李諾:“在下楊問天,聽小妹說,李公子劍術絕倫,可否相互切磋一番?”

楊問天?

李諾挑了挑眉,這便是藏劍山莊莊主楊知秋的最小兒子,也是最寵愛的兒子,甚至駕鶴西去後就會將藏劍山莊的這份基業交於這個年輕人手上。

天生的橫豪二代啊。

條條大路通羅馬,他出身點就在羅馬。

李諾沒回話,他想到了更多。

一個楊大小姐似乎還不夠,要不要把這個楊少爺也一併拐跑?

“李公子是看不起在下嗎?”

楊問天微顯不悅,目露怒氣。

從未有人這麼無視過他,這讓年輕氣盛的他如何受的了?

大黑夔站出來,大咧咧地伸出一根指頭輕輕晃動了下,輕蔑笑道:“小子,你要挑戰我家公子還太嫩了,要不俺佩你玩兩把?”

楊問天皺眉:“你又是何人?”

大黑夔傲氣道:“我乃公子劍侍李達逵,江湖人送外號‘大黑夔!”

楊問天略作思索,隨後搖頭道:“抱歉,我從未聽過江湖上有這名號。不過看你也是用大劍的,倒是可以比試一番,但我用劍剛猛無比,絕不會留情,若是傷了你……”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大黑夔哈哈大笑,打斷道:“哈哈,俺皮糙肉厚,銅皮鐵骨,隻怕你的劍傷不了俺一根汗毛呢。”

“哼,莫要說大話,手底下見真招吧,隨我來!”

楊問天孤傲地瞥了大黑夔,然後轉身離去。

“嘿嘿,公子,俺手癢,去和他玩玩。”

大黑夔快步跟上。

七拐八繞,來到了演武場。

這裡,百餘個內門弟子正在練劍,見少主來了,立刻變得興奮起來。

有機靈的弟子立刻說道:“快看,少主又找人比劍了!”

“嘿嘿,這個大黑個看著倒是挺壯實的,可千萬彆中看不中用啊。上會那個比他還高壯的南蠻子,纔在小少爺手中走了十招就落敗,沒勁呢!”

“少主,這回我賭你三招就乾掉大黑個!”

……

飽受江湖人情冷暖的大黑牛早就看澹了一切,他絲毫沒有理會這群人的起鬨,隻期盼地看著李諾:“公子,俺一會可以使用那一招嗎?”

李諾微微一笑:“你都學成了,這若不亮出來豈不是浪費,正好讓這些人漲漲見識。”

得到李諾的肯定,大黑夔興奮地解開劍囊,跳進了演武場。

兩百斤重的大劍配上他這野蠻強壯的體魄,確實有一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

李諾悄然點頭。

就這賣相,足矣秒殺九成九的江湖俠士了。

楊問天這會兒也是突然感覺壓力倍增。當然,這也將他的戰意完全激發出來。

畢竟,想要找一個像樣的對手可不容易啊!

“接招!”

楊問天也是解開劍囊,青鋼重劍在他手裡便是舉重若輕。

一時間,場上刀光劍影、氣勁縱橫。

大黑夔乃是野路子出身,內力雖強,但精純度遠遠不及名門出身的楊問天。不過話又說話來,大黑夔好歹也是在江湖上混過那麼多年,這臨陣對敵的經驗就豐富了一些。

如此一來,雙方你來我往,倒是平分秋色。

少頃。

一個雙眸炯炯有神,面容看上去卻隻有四十歲的中年男子走近李諾身旁:“老夫有失遠迎,還望小友莫要見怪。”

老莊主楊知秋終於出面了。

其實他的真實年齡都有七八十了,

但一身氣血十分旺盛,歲月想在他臉上留下一些衰老痕跡並不容易。

李諾客氣道:“楊莊主,小子冒昧拜訪,倒是失禮了。”

“哈哈,小友年紀輕輕就成【四品大宗師】,近百年來,無人能及啊。能與小友一會,是老夫的榮幸。”老莊主摸著鬍子,笑道,“不知小友此番前來,所謂何事?總不會是要找我這個半截身體都快要入土的老頭子比劍吧?”

李諾澹笑道:“如果莊主有興趣的話,小子自然願意奉陪。今日冒昧前來,是有一事相求。”

“小友但講無妨,凡我藏劍山莊能幫的,一定幫。”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楊知秋好爽道。

李諾指著場上鬥了五十餘招還勢均力敵的兩人,說道:“楊老,你覺得小少爺和我這劍侍誰能贏?”

老莊主隻是看了一眼就心中有數,回道:“小友這位劍侍招式大開大合,剛強威猛,但也十分消耗氣血,若是於戰場上衝鋒陷陣,這殺傷力自然遠超過小兒,但若一對一挑戰,隻怕再僵持一刻鐘,他便要落敗。我兒的【問水訣】心法可是能源源不斷提供內力。”

事實確實如此。

哪怕大黑夔出其不意使出【雷峰夕照】,也絕對不可能一招勝之。

不過李諾卻另有主意,正好借這個機會試一試。他露出一個小狐狸的笑容:“那不如打個賭?”

老莊主不解:“如何個賭法?”

李諾自通道:“若是我這劍侍能贏了楊公子,那你們藏劍山莊必須全力助我拿到【龍泉劍】!”

“哈哈,小友倒是自信呢,那如果你輸了呢?”

老莊主稍稍驚愕,不過很快就釋然了。

想要龍泉劍?

言外之意就是要幫助他當上武林盟主呐。

不過二十來歲的四品大宗師,確實有資格坐這個位置。

老莊主心中很快衡量了一番。

李諾回道:“如果小子輸了,那就為藏劍山莊效力三年,再順便給老莊主一個絕對會感興趣的訊息當做添頭。”

楊知秋開懷大笑:“白撿個大宗師,那我藏劍山莊可是賺大了。不過那個訊息又是關於什麼的?小友總要得透露一些,也好讓老夫心裡有個數。”

李諾輕聲道:“關於楊無敵楊盟主的下落,不知這個莊主感不感興趣?”

“果真?”

楊知秋眸中綻起一絲精芒。

李諾:“小子豈敢欺騙老莊主?”

“好,老夫賭了!”

楊知秋自然是答應下來。

他不怕李諾反悔。

李諾露出了一個微笑。

福緣果然生效了!

雖然心疼一萬兩銀錢值,但這試驗結果,很值!

看見一道隻有他才能看得到的紅光落在了大黑夔身上。

大黑夔的氣勢忽然爆增,便見他一個旱地拔蔥,雙手緊握劍柄,將重劍揚了起來。

這招式……

觀戰眾人臉上浮現起一絲困惑。

這招式,好眼熟呢……

而演武場上直面大黑牛氣勢的楊問天稍稍分神!

這不是【雷峰夕照】的起手式嗎?

一個外人怎麼會?

這劍訣的複雜程度可不是誰都能練的。

首先,你必須要有千鈞之力!

而要有千鈞之力,那就必須練出暗勁,也就是說,這一招的前提是你的修為必須達到【六品暗勁境】。

當然,這隻是最基本的。

其次,這一招需要你的氣血、精神、魂魄,三者完美合一。這就需要修煉藏劍山莊的【山居心法】。

一般來說,想要入門,至少三年,要融會貫通,十年起步。這還是針對有天賦的核心弟子。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像他,身為藏劍山莊少主,修煉了雙心法,其天賦於年輕一輩中也算是佼佼者了,但也隻是入門而已。

可一個外人,怎會他藏劍山莊的高級功訣?

連楊知秋看了都有些愣神。

李諾暗暗偷笑。

《古纂金書》就是這麼牛逼,刷出來的功訣直接無視心法要求,誰都能修煉。

轟轟轟!UU看書www.kanshu.com

大地都顫了顫。

被陣法封印的金剛石地面在這一擊之下,竟也裂開了一道三寸深的裂縫溝壑。

這重劍威力迅速擴散出去,餘波使得場外的人東倒西歪,甚至有幾個被震成了內傷。

楊問天直接被這一劍崩飛出去,隻聽見胸骨折斷的聲音想起。

怎麼可能?

他簡直難以置信。

這【雷峰夕照】的威力怎會如此之強?

但他已經沒機會思考了,意識很快就陷入了昏暗。

“少主……輸了?”

“怎麼可能!”

“這大黑炭怎會我們門派絕學?而且這威力似乎也不太一樣。”

“偷學的?不對,偷學就不會明目張膽使用了。”

“二莊主生性風流,這該不會是二莊主的私生子吧?”

“胡說!二莊主那麼的英俊瀟灑,風流倜儻,這廝相貌如此之醜陋,怎會是二莊主的種?”

堂堂藏劍山莊少爺,卻被一個外人,用藏劍山莊最出名的劍訣給打敗了。

這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

諸位弟子立刻竊竊私語起來。

老莊主心情複雜地看著李諾:“小友,老夫現在能相信你知道家父的下落了。”

他以為是楊無敵教會了這一招。

李諾開心笑道:“那麼還請楊老鼎力相助了。”

“八月十五劍塚,藏劍山莊會幫你抵擋巫門和南蠻勢力,【龍泉劍】,需小友你親自去取。”

楊知秋也是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