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日升日落。

李諾期間又來看了幾回,酒劍仙依然醉酒不醒,看樣子,不睡個三天三夜是不會醒來的了,李諾也就隨他去了。

酉時,放衙。

李諾剛出了府衙,便有一身穿儒衫的老書生攔了他的去路,一臉傲氣道:“這位便是李班頭吧,我家主人有請。”

“你家主人?誰呀?”

李諾一臉茫然。

老書生指了指邊上的轎子,說道:“無需多問,轎子已準備好,我家主人請你去醉仙樓吃酒,你去了便知。”

“藏頭藏尾的,非正人君子所為,我不和這樣的人吃酒。回去告訴你家主人,連拜帖都不下,太不誠心了。”

李諾果斷拒絕。

笑話。

你以為你是誰啊,讓我去赴宴我就去赴宴?

再看看這廝,滿身傲氣,目光斜視,彷彿請客吃飯是對你的一種施捨一樣,換誰見了都不會舒服。

老書生大怒,剛想出聲訓斥,李諾凶悍一瞪:“不要自誤,否則爺爺手上的刀可認不得你。”

鏗鏘。

繡春刀直接出鞘,化作濃濃的威脅。

開口一個主人,閉口一個主人,一個甘願當狗的老書生,也敢給他顏色看?

找死嗎?

突然間,李諾覺得還是當武夫暢快,一言不合就抽刀,率性而為,彆人見了最多也就是暗呸一聲:莽撞,粗鄙,不屑與之為伍!

老書生張了張嘴,敢怒不敢言。

他被嚇到了,還真怕李諾會一言不合就抹了他的脖子。

武夫不都是這樣麼?

隻顧當時爽,絲毫不顧及後果。

“好好好,你給我等著!”

老書書撂下一句狠話後就急急離去。

他要趕緊回去告知主人,李諾不給面子,不願赴宴。

但是他也不想想,連主人的名號都未告知,李諾又如何給面子?給誰面子?

李諾並未將此事放在心上,小插曲過後,他去了一趟藥店抓了些藥,然後悠哉悠哉地回到安和坊。

迎接他的自然是那溫順賢淑的娘子:“夫君,你可見了你那靠山朋友?”

“見了,也沒見。”

李諾臉上充滿柔情笑意。

葉箐雨微笑道:“夫君,你這是要修佛禪嗎?怎麼在奴家面前打起禪機來了。”

“哈哈,出了一點小狀況,不急。”

李諾也沒多說。

“姑爺,小姐,彆站在院子裡衙,趕緊過來用膳了。”

綺羅將菜端上,朝著大院中的兩人喊道。

李諾看著綺羅滿臉的黑眼圈,訝異道:“你怎麼了?昨夜沒睡好?”

綺羅撇撇嘴。

昨夜有人渡劫,她腦裡都是那滾粗滾粗的天雷閃,哪能睡得好。

“小姐,姑爺,你們吃吧,奴婢沒胃口,先回屋了。”

綺羅轉身離去,絲毫沒給這位姑爺面子。

李諾努努嘴:“脾氣還挺衝啊,這丫頭今個兒怎麼了?”

葉箐雨:“每個月總會有那麼幾天,夫君不用理她。”

額……

這是來大姨媽了?

哦,在古代,應該說是來天葵了。

“對了夫君,你在衙門當值,是巡視府衙大牢嗎?會不會很累?”

飯桌上,兩人一邊吃著飯,一邊享受著溫馨。

“累倒是不累,我是班頭,有專門的班房,底下還有十幾人可以使喚,那些瑣事都交由那些人負責,我呢也就每隔一個時辰去巡視一圈。”

“我聽說咱們渝州城裡有一座【煉獄塔】,裡頭鎮壓著好多作奸犯科的大妖,是不是真的?”

葉箐雨眼中浮現起濃濃的好奇。

她可沒忘記此行渝州的另外一個目的。

李諾得意道:“嘿嘿,當然是真的。偷偷告訴你,我還是斬妖人呢?”

“斬妖人?”

“嗯,煉獄塔鎮壓的那些妖族經過刑部判決後要刑行了,便由我經手。”

“呀!那豈不是很危險?”

“對彆人來說是個危險的活,但我修煉了一門功訣,非常剋製妖氣,安全還是很有保障的,不然你以為北月飛槐他們怎麼看得上我這麼一個小小獄卒?”

葉箐雨鬆了口氣:“原來如此!這麼說來,夫君你能自由出入煉獄塔了?”

李諾點頭道:“是呀,我有煉獄令牌。”

葉箐雨又擔心起來:“有令牌就能隨意進出?那倘若有壞人盯上你,偷了令牌,將妖放出來怎麼辦?”

李諾拍了拍葉箐雨道手,笑道:“哈哈,當然沒這麼簡單。煉獄塔裡陰穢煞氣極重,一般人進去堅持不了片刻。而且,必須要我親自用令牌才能開啟煉獄塔通道大門。

所以娘子的擔憂是不會發生的。”

“如此便好……就怕壞人不知內情,反而盯上了夫君你。”

“娘子怎麼也對煉獄塔感興趣?”

李諾隻是好奇,倒沒有懷疑葉箐雨有彆樣心思。

葉箐雨神情鎮定道:“沒什麼,就是聽人談論起煉獄塔,故而有些好奇。”

“你還記得不,前幾日知府大人突然找我有事嗎?就是有人硬闖鍊獄塔。UU看書 www.uukanshu.com那人可不得了,不出所料應該就是劍宗強者,竟在煉獄通道大門上留下了一道極深的劍痕!”

見娘子有興趣,李諾便透露了一些內幕資訊。

葉箐雨心悸微微一顫。暗道,硬闖鍊獄塔之人和昨夜渡劫的那位絕對是同一人!

“那後來怎樣了,他成功了嗎?”

“怎麼可能,不然天下早就震動了。她能闖到煉獄六層已實屬不易,但想進七層,那是癡心妄想。我敢料定,她必遭心魔反噬,能否渡過這一鬼門關還是一個問題呢。”

說到這,李諾的思緒不經意間便飄到了那個強吻了他的女人身上。

葉箐雨黛眉微蹙。

不對啊。

如果真是如此,那人在心魔滋生的情況下,實力必定大減,又怎會引來雷劫?

難道自己猜錯了?

李諾並不知自己這番話給葉箐雨帶去了多大的困擾,他繼續說道:“好在【煉獄塔】擁有很強大的自我修複能力,應該再有三五天便能恢複如初了。”

“夫君的意思是,【煉獄塔】現在內部不穩?”

葉箐雨眸中閃過一絲精芒。

“也不是說不穩,隻是有點損傷罷了。好了娘子,不說這些了,讓綺羅那丫頭給我準備浴桶,我要泡藥浴了。”

李諾按照老黃給的配方,抓了藥,準備飯後泡個澡,不求洗髓伐脈,隻求有效果就行。

老黃雖說有時不太靠譜,比如老說自己是什麼絕頂高手,還參與過殤陽關大戰。

但在打磨肉軀這方面,他是老行家,應該不會晃點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