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說實話。

聽到逍遙王謀逆的訊息後,秦王真的很想大哭一場。

早不造反,晚不造反,偏偏趁著他父皇東巡,他做監國的時候造反,這不就是挑他這個軟柿子捏嗎?

這被折磨的一驚一乍,精神都差點崩潰了,秦王發泄著滿肚子的牢騷與委屈:“子安,你說說,孤的皇叔是不是腦子中邪了啊?堂堂親王,乾什麼不好,非要造反,就不怕面前是萬丈深淵嗎?”

秦王到底還是太年輕啊,遠遠低估人性的複雜程度。

李諾搖頭歎息道:“人的**是無止境的。不過逍遙王確實太貪心了些。”

秦王懊惱道:“唉,你說這事兒怎麼辦?父皇東巡帶走了天策府大半將士,孤這個皇叔抓機會的能力真是強啊。之前那些江湖人以給秦老太公拜壽的名義湧入長安時,孤若再警覺一些就好了。”

這一刻,秦王還是有些埋怨秦家那位老大爺的。

他的封號有個“秦”字,而秦家也有個“秦”字,這也讓他對秦氏多了一份親近。

結果,恰恰就是這份親近,害得他陷入了這麼糟糕的地步。

李諾說道:“殿下不是下旨給府衙,讓他們去城外搬救兵了嗎?隻要堅持兩個時辰,逍遙王就將成為甕中之鱉。”

秦王苦笑道:“唉,就怕逍遙王還有什麼後招啊!他們萬一真地攻破了皇宮,孤死不死無所謂,可一旦太後她們落入皇叔手裡,隻怕這天下要易主了。”

李諾又問道:“逍遙王造反的事情可已告訴陛下了?”

秦王點點頭:“嗯,我第一時間就讓翰林院文鶴傳書了。不過父皇應該是不會回來的。明日日出封禪,一切都準備就緒,我瞭解父皇,他絕對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的。哪怕長安城破,他也一定是先登泰山封禪,後再率領大軍返回。”

天大地大,封禪最大。

這是人族皇朝最高最大之禮。

從皇帝攜文武百官踏出長安城的那一刻起,封禪之行就不能被任何事打斷,必須嚴格按照時間進行。

否則,江山國運必將衰敗。

“陛下自然有他自己的考慮……”

李諾當然不會懷疑景順帝的手段。這把文武百官和大軍都帶走,很顯然就是在釣魚……哦不對,確切的說是在長安城撒了一張大網,就看哪些又蠢又肥的大魚會被網住。

手段粗劣,但效果確實好。

這不,本就有反心的逍遙王立刻就中招了!

李諾記得王府寶庫中可是有一道暗門,裡頭藏著數萬件兵刃戰甲呢!

頓了頓,李諾又猜測道:“對了,除了逍遙王之外,其他幾位殿下可有異動?”

秦王猛然一驚:“子安,你懷疑還有彆的王爺參與謀逆之事?”

“殿下,長安城裡還是有很多人不服你當這個監國的,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李諾說道。

他這話當然有挑撥離間的嫌疑,但又不得不說。

畢竟,他是真正將秦王當做了朋友。

秦王皺眉道:“二皇兄燕王和三皇叔信王護衛父皇一起東巡,長安還剩下大皇兄晉王、三皇兄楚王,他們應該不會和逍遙王混在一起吧?”

李諾:“這幾位王爺手下也是有好些能人異士,警惕一點總歸沒錯。今夜就由我陪在殿下身邊吧。”

“李大人,這可不合規矩!”

突然間。

一個老太監龍行虎步地走來,先對秦王恭敬一拜,然後纔對李諾說道。

秦王尷尬道:“李公公,今日乃是特殊時期,難道就不能特例一次嗎?”

李諾當然認識眼前這位大太監,這可是內廷中的二號人物,但此時自然是裝作不認識,便問道:“這位是……”

秦王介紹道:“子安,這位是司禮監的執筆大太監李公公。”

“原來是李公公,失敬失敬。”

李諾拱手道。

大太監平澹道:“李大人,有老奴保護秦王殿下,可高枕無憂。不過李大人既然來了,不如就帶著皇宮侍衛巡夜吧。”

李諾自然是感受到了大太監身上故意釋放出來的氣息。

妥妥的詭道三品!

皇宮裡果然臥虎藏龍。

有他在,秦王確實高枕無憂,不懼刺殺。

除非逍遙王那邊也有三品境強者,而且一個還不夠,至少要倆。

但這可能嗎?

不論是哪個體係的【三品境】,都可以說是脫離了凡胎這一範疇。如此強者,又豈會給逍遙王賣命?

圖什麼?

不管榮華富貴還是登峰造極的權勢,如果你有三品的實力,隻要和陛下說一聲,陛下絕對不會吝嗇封賞。

“李公公說的對!我畢竟是外臣,確實不太適合留在後宮。微臣告退……”

李諾說道。

他也是太過擔心秦王的安危了,竟忽略了此事。

他一個完好無損的大男人,如果一直逗留在後宮,肯定會被人說閒話的。

甚至,那群禦史絕對會像聞到魚腥味的貓一樣,逮著他不放。

出了後宮。

憋在他袖子裡的尋寶鼠跳了出來,好奇地東張西望。

李諾輕聲道:“彆瞎溜轉了,這裡是皇宮,有寶也不能偷。”

尋寶鼠跳到李諾肩膀上,低聲道:“主人,我剛纔好像聞到了人丹的味兒。”

“人丹?UU看書 kanshu.com你沒聞錯吧?”

李諾一臉驚愕。

其實尋寶鼠自己也有些不太確定,她道:“好像是秦王身上散發出來的。大人如果能弄點秦王的血過來讓我嘗一下味道,那我就有十全把握!”

“之前秦王一直在追查血祭人丹這個大桉,身上沾染了人丹的氣味倒也正常,但都過去好幾個月了,這氣味應該也散得差不多了吧?”

李諾喃喃道,“不過血是彆想了。這樣,我再返回後宮,讓秦王靠近一些,你仔細聞聞?”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不過這時,李諾忽然瞥見遠處有一道人影。

薑景澤!

又是他!

這廝也不知何時換上了一身太監服,提著燈籠,正往北行去。

秦王又跑不了,人丹的事情一會再查明就是了,但薑景澤,絕對有問題!

李諾心中稍作衡量,便選擇跟蹤薑景澤。

不過轉眼間,薑景澤的身影遁入了陰影中消失不見,彷彿從未出現過一樣。

若非李諾是親眼看到薑景澤進的皇宮,隻怕他也會覺得是自己看花了眼。

李諾微微凝神,大概是猜測到了薑景澤的目的。

這偷偷潛入皇宮,應該是為了冷宮裡的那個小妖女吧?

想到此處,李諾也是朝著掖庭宮方向行去……

(/novel/aKEDf-fJ6H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