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午後時光就在恍惚中度過。

李諾也不知自己是怎麼回到家中的。

總覺得渾渾噩噩,思緒不寧。

“夫君,你怎麼一副丟了魂的模樣?先喝熱茶緩緩神吧。”

葉箐雨煮了一杯熱茶端給李諾。

咕噥。

李諾也不嫌燙,一口就將茶飲進肚,勉強擠出一個笑容:“沒什麼,就是有些事情沒想明白,害得娘子擔心了。”

“船到橋頭自然直,夫君莫要鑽牛角尖……”

葉箐雨安慰道。

當然,不放心的她又偷偷看了下李諾的人生命格。

除了【豔福不絕】依舊金燦燦之外,其它的幾項並沒有什麼大的變化。

“聽娘子的。對了,給你看一樣東西,你等我一會。”

李諾想了想,便跑去後院取來一罈烈酒。

打開後,酒香瞬間四溢,瀰漫在整個屋子裡,讓葉箐雨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驚訝道:“好香!夫君,這是仙人醉?”

李諾稍顯得意:“沒想到娘子竟也識得此酒?莫非以前喝過?”

“見過,但未喝過。夫君,這酒很貴吧,市面上都沒得賣,也就偶爾在醉仙樓拍賣過一些。”

清月樓曾花重金拍下了兩壇,進貢到總教。身為魔教教主,葉箐雨的酒量也是海涵,不過為了籠絡人心,她便將酒賞賜給了教眾。當然,狼多肉少,也就香主堂主以上的中高層們有幸分得一杯。

李諾拿過兩個杯子,斟上酒:“娘子嚐嚐。”

葉箐雨這回自然有了品嚐的衝動,她沒多想便一口飲儘,結果差點被嗆得淚流。

李諾偷樂。

緩過這口氣,葉箐雨眸含秋水,楚楚可憐望著李諾:“夫君為戲耍人家。”

李諾被喊的骨頭都要麻了,急忙認錯:“娘子,我錯了,不該逗你的。不過味道如何?”

葉箐雨回味無窮,感慨道:“不辛不辣,酒味濃鬱醇正,朝廷貢酒也不及仙人醉十之一二,稱之世間第一佳釀絕不為過。”

娘子喝過朝廷貢酒?

李諾留了個心思。

當然,他並沒有懷疑葉箐雨的意思。

隻是有些事情,要查清楚了才踏實,所以在成婚前夜,他便托人去嶺南打探訊息,算算日子,這些天應該就會有答案了。

其實不論最終答案如何,李諾都不會放棄這段婚姻。

成親前和成親後,情感是完全不一樣的。

若說之前對葉箐雨還有保留,那麼現在,葉箐雨便是他的逆鱗。

看著葉箐雨的臉頰微微泛起紅暈,李諾又給她斟上一杯,笑道:“這是我親手釀的。”

葉箐雨震驚道:“啊,大名鼎鼎的仙人醉是夫君你搞出來的……”

其實在這酒剛剛在市面出現的時候哦,清月樓也是有心打探過這酒的資訊,不過很快就不了了之了。

因為產量太少。人們想當然就以為這酒很難釀造。而數量太過稀少便無法形成市場壟斷,那價值就高不到哪裡去。

“嗯,為夫小時候碰到一個白鬍子老爺爺,向我討了一碗水喝,作為報答,他便教會了我這點水成酒的本事。”

李諾嘿嘿笑道。

葉箐雨翻了個白眼,萬種風情流溢:“那他有沒有教你點石成金術?”

李諾訕訕一笑:“唉,為夫想將這酒拿出來做點營生,你覺得如何?”

“夫君缺銀子?”

葉箐雨心性聰慧,立刻明白了李諾的難處。

李諾點點頭:“我棄文從武後,所修功法極為特殊,想要再進一步,必須要用到很多銀子。”

“這營生自然是好的,就怕有人會眼紅。我這邊還有一些銀兩,我讓綺羅明日拿給你。”

“我哪能打娘子嫁妝的主意,此事休提。倒是這仙人釀,在渝州城我還護得住,但就怕有人‘慕名而來’想要分一杯羹。”

葉箐雨訝異道:“夫君,這酒能量產?”

李諾點點頭:“嗯。”

葉箐雨:“那麼,隻要找個靠山就沒問題了。”

李諾糾結道:“問題就出在這,這個靠山必須要很強大,強大到足以抗衡那些世家門閥,但又不能太貪婪,不然咱們就要被吃的皮毛都不剩了。”

葉箐雨意味深長道:“你不是和北月飛槐認識嗎?”

“他人品倒是不錯,但我和他也隻是在這次辦案中相識,不過泛泛之交。”

李諾搖頭。

“不是還有崔家嗎?你和崔家的情份沒那麼容易斷吧?我聽崔立言說,他姐還沒嫁人呢。”

葉箐雨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弧度。

“額,你都知道了?”李諾趕緊道,“不過崔家現在恨我入骨呢,也就崔立言這個沒心沒肺的傢夥才願意和我深交。再說那些大家族內部太複雜,能避則避。”

“那就找一個實力強大,但又不喜世俗的人做靠山。”

葉箐雨出主意道。

這樣的人……

還真有!

李諾豁然開朗。

袁天罡的衣缽傳人酒劍仙!

這個傢夥,嗜酒如命,立誌要嚐遍世間美酒。隻要滿足他,有他背書,誰特麼敢太歲頭上動土?

隻是半年前鬥過酒,然後那傢夥說要突破了,就沒了蹤影。

貌似第一次相見的時候,人家就是道門三品天人合一了,這突破了,不就是二品合道境了?

不愧是陸地神仙的徒弟,牛逼啊。

而李諾惦記的這位酒劍仙,此刻就在渝州城的十裡坡。

十裡坡城隍廟,正是李諾和酒劍仙第一次相見的地方。

那一晚,UU看書 www.uukanshu.com雷雨交加,李諾斬妖,偶遇酒劍仙……

言歸正傳。

城隍廟中。

三十出頭的青年男子提著一個酒葫蘆,喝得酩酊大醉。

可即便處於醉酒狀態,他還不忘運轉真氣,為一個青色道袍女子療傷。

沒一會兒。

女子猛然睜開雙眸,嬌軀一顫,斬斷了兩人的聯絡。

與之同時,夜穹上突然狂風大作,烏雲密佈,很快就下起了磅礴大雨,更有雷電劃過。

轟轟轟!

水桶般粗壯的奔雷直襲十裡坡。

女子冷冷一笑,隨即沖天而起,手臂一伸,一把劍便於虛空中被抓了出來。

道門三品神通,秘境藏劍!

這把劍,被女子藏在了萬裡上空的雲層之中。神念一動,便可於虛空中顯現。

而女子此刻,正要以肉身抗天雷。

一旦渡過,那便可邁入道門二品!

“嗝……師妹啊,你也太拚了吧?”

青年男子半睜眼眸,打了個酒嗝,隨即又喃喃道,“唉,還是懷念那混小子釀的美酒,要不趁現在去順幾壇回來嚐嚐?”

嗯,品酒大師怎麼用“偷”來形容。

“唉,不妥不妥,我好歹也前輩……也罷,那就不當前輩了,同輩交往,吃他幾壇酒應該沒問題吧?再不濟就教那小子幾招。”

想到此處,青年人嗖的一下就消失在夜色中,根本不管口中師妹的死活。

道門修士,就是這麼灑脫!

沒有羈絆,沒有約束,這纔是酒劍仙!天大地大,任他逍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