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戀上你看書網,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大人,那俺呢?”

大黑夔並不羨慕老馬得了【易容面具】,畢竟李諾也賜給他法器級的重劍,他很滿足了。

他急於插話當然是為了表忠心。

李諾笑眯眯地看著這兒鐵憨子。

大黑牛急了,圍著李諾,大聲嚷嚷起來:“大人可彆把俺給忘了呀!俺要做些什麼?也陪馬兄一起去萬妖山嗎?”

說真的,這些日子一直住在長安,被李諾好吃好喝供著,雖然這小日子過得非常愜意,但也著實把他給憋壞了。

畢竟,像他這樣的江湖大老粗,並不願意在同一個地方呆太久,他更想要的是仗劍走天涯,把自己的名望打出去,在江湖上留下一段美麗的傳說。

李諾沒好氣道:“沒你的事。你一個人類要去妖族的地盤?隻怕剛出北域就要被妖怪挖了心肝。”

大黑夔把嘴一撇,無比失落道:“俺從未去過萬妖山呢,好想見識見識那裡的風景與咱們中原有什麼不一樣。”

老馬忍不住咧了咧嘴,拍拍大黑夔的肩膀,幸災樂禍道:“放心,會有機會的。等你實力提升上來,哪裡還去不得?彆說萬妖山了,就算是去靈山大雷音寺和佛陀談經論道也沒問題,嘿嘿嘿……”

“滾蛋,就你屁話多,還和佛陀談經論道,人家眼睛一瞪,俺就成死牛了!”

大黑夔一臉的悶悶不樂。

李諾笑道:“萬妖山那邊老馬過去就行了,你就安心呆在家裡吧。等再過些日子,我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讓你痛痛快快地玩上一場,到時候你可彆嫌累。”

“啊?大人說的地兒是哪裡?”

大黑夔一改垂頭喪氣之勢,立刻來了精神,眼裡迸射出炯炯精光。

“藏劍山莊如何?”

李諾不緩不急吐道。

“天下第一莊?武林盟主楊無敵的老窩?”

大黑牛忍不住驚呼起來,隨即拍了拍自己的光頭大腦袋,有些懊惱,“……哎呀,差點給忘了,今年的八月十五,藏劍山莊會開啟劍塚。屆時,天下各路英雄豪傑都會彙聚於藏劍山莊,共襄盛舉。這可是僅次於武林盟主大會的盛事!不過大人,以我的實力水準……真的可以參加嗎?”

大黑夔臉上突然浮現起一絲羞澀,變得扭扭捏捏起來,這可不像他啊!

其實早在十年前,初入江湖的他也是懷著滿腔熱血去過一次,想著能夠奪取一把神兵利器,成為一代絕世劍客!

哪知……

彆說是藏劍山莊的大門了,是直接被攔在了山下。

害。

這麼丟臉的事情,他從來沒有對任何人提起過。當然,以他當年的修為和江湖地位,自然沒人會注意到他。

不過這也成了他的一個心病。他暗暗發誓,有朝一日一定要去一次劍塚,會一會天下豪傑!

李諾並不知道大黑牛還有這麼一段過往,他笑嗬嗬道:“你有重劍在手,還將藏劍絕學《雷峰夕照》煉至【初窺門徑】,這可是妥妥的藏劍山莊內門弟子的標配,到時候把重劍一亮,把劍訣一捏,哪個眼瞎的傢夥不讓你進門?”

"target="_">>

大黑夔大樂:“哈哈哈,到時候俺一定給大人您賺足面子,用這把重劍,殺出一番天地!”

“行吧,你們繼續修煉,我出去一下。”

看著天馬上就要亮了,約定的時間很快就要到了,李諾便迅速離開城西,去往刑部。

若是按照往常,此時大街上早起的農夫走卒已經絡繹不絕了,可今日,街上冷冷靜靜,一片蕭條。

唯有府衙的衙役們來來回回忙瘋了,他們正在努力收拾殘局,將一俱俱慘不忍睹的屍體搬上牛車,運往城外的亂葬崗。

在刑部值守的小吏們可謂是膽顫心驚了一整夜,生怕叛軍順手將刑部給拆了。

見李諾這個主心骨終於來了,眾人高懸的心也總算放了下來。

“大人,你可算來了!”

小六子衣衫襤褸地跑來,身後還跟著另外三嘍囉,不過也沒好多少,灰頭灰臉,甚至身上還有傷口在流血。

“怎麼搞成這副模樣?你們也加入戰鬥了?”

李諾有些好奇。

其實收了這四個小跟班,他心裡還是有些慚愧的。一直指使他們做這個乾那個的,除了將他們提拔為九品城門巡檢後,其他好處可是都沒給。

而這四人簡直就是拿他的話當聖旨,任勞任怨,無怨無悔。

不過李諾遠遠低估了九品芝麻官的吸引力。

在他看來,一個小小的城門巡檢自然是不入流,但在這些一輩子都不敢奢望的小吏眼中,九品官雖小,可也是正兒八經、在吏部備過桉的朝廷命官啊!

有了官身,那可是見了府尹大人都不用跪!

嘿嘿,這穿著官服回家,那絕對就是光宗耀祖了呢!畢竟他們的父輩乃至祖祖輩都是泥腿子出身,傳至他們這代,也是大字都不認識幾個。能當上官兒,全靠貴人相助,他們哪裡還敢挑三揀四?

所以,他們對李諾下的命令,絕對是嚴格貫徹執行,絕不敢有一點兒的馬虎。

被李諾特意改名為王朝的小六子唉聲歎氣道:“唉,大人有所不知,逍遙王夜裡起兵謀逆,朱雀大街首當其衝。有幾個不長眼的逆賊偷偷潛入刑部大牢,想要把關押的囚犯都給放跑,製造混亂。好在兄弟們齊心協力,趕跑了逆賊。”

“辛苦你們了,一會賜你們幾壇藥酒壓壓驚。”

李諾有些感動。

他知道王六子說的輕巧,但夜裡絕對是拿命豁出去了。其實他們沒必要拚命的,哪怕真被劫獄也不關他們的事。

乙字號裡的死囚犯對他來說可都是一筆豐厚的財富,所以之前他特意叮囑過,一定要看好刑部大牢。真沒想到,這幾個傢夥會這麼的儘心職守。

正好,老馬釀造了那麼多藥酒,就給這幾個傢夥活絡活絡筋骨,能不能修煉出外勁不好說,但達到【九品肉身境】應該是沒問題的。

“這是小的們分內之事,哪有辛苦,不過大人的賞賜,小的們就卻之不恭了嘿嘿。”

大人的賞賜可不能推辭,不然就顯得太生分了。

王六子又笑嘻嘻道:“大人今日這麼早來,是有事要吩咐嗎?”

自從盯梢公主府的任務結束後,李諾就沒給他們再派發任務了,搞得他們還以為李諾放棄他們了呢,一個個都在那提心吊膽,唉聲歎氣。

李諾笑道:“再過一會,會有人送一個囚犯過來,不過這個犯人情況非常特殊,不能被外人看到。一會你們就在後門等候,等人到了就立刻接手,送入乙字號大獄。”

“遵命!小的一定給大人辦妥的。”

刑部天牢分甲乙兩部分,甲字號是專門給有官身的犯人所設的,像不願在大禮議上退半步的前禮部尚書林大人,得罪了李諾而被拿下的鴻臚寺寺丞盧望達,都關在甲子獄。

而乙字號大獄,則是專門關押那些為非作歹的江湖高手。

王六子心道,看來這個被大人重點關照的囚犯極有可能是脅從逍遙王造反的江湖大老啊。

此事非同小可,他自然也不敢多問。

大人怎麼說,他們怎麼做就是,大人豈會虧待他們?

看著四人沒有任何顧及就領命而去,李諾心中甚是欣慰,他就缺這種任勞任怨的小弟。

四人分成兩隊。

一隊守在後門,一隊則朝著街上散開,注意著四周動靜。

沒過多久,一個大麻袋莫妙奇妙地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出現。

看樣子,應該就是大人要到囚犯了。不過他們可沒敢打開,四下一看,見街上無人,便立刻抬起麻袋往大牢送去。

王六子則是立刻去班房向李諾彙報情況。

“大人,貨到了。”

“可有看見是誰送來的?”

李諾隨口問道。

王六子神色凝重道:“是突然出現的,小的懷疑,是有人用了儒道的【無中生有】。”

“嗯,沒你的事了,下去吧。記住,這件事必須爛到肚子裡。”

李諾提醒了一句。

他沒第一時間就去大牢,而是坐在木椅上陷入了深思。

從皇家園林的鳳凰宴回來之前,他特意找上了胡慕白。

在妖使進城之前,他是有想過,絕對不能放妖族質子胡慕白回萬妖山。

放狐歸山,未來難料!

他也給秦王獻了三計,可惜秦王的所作所為,讓他徹底失望了。

更何況,景順帝封禪回來後,也要對他卸磨殺驢呢,他又何必為了這個大胤拋頭顱灑熱血?他還沒大公無私到這種聖人的程度。

所以,他改變了主意。

要“與狐謀皮”一番!

他能將胡慕白一行人安全地送出大胤北域,有朝一日胡慕白真能成為妖皇,那兩族就以兩界山為界,井水不犯河水。否則,天必譴之!

當然。

李諾也沒有傻到單方面信任胡慕白。所以他還留了後手,那就是讓老馬妖戴上【面具】,偽裝成大妖將鵬萬裡,繼而掌控飛羽軍團!

一旦胡慕白背信棄義,那就讓馬不休在背後刺出這最尖利的一刀!

而為了讓馬不休更好的融入鵬族,必須要另外一個妖族副使配合。

李諾雖不是什麼完美主義者,但若能把風險降到最低,又何樂而不為呢?

將思緒捋順後,李諾這才走進大牢。

手指輕揮,指風劃去,將麻袋紮口割開。

麻袋裡面,靜靜地躺著一個嫵媚女子!

瓜子臉,水蛇腰,烈焰紅唇,半透明的青絲衣裙下,性感的嬌軀若隱若現,不經意間就會勾起男人心底最原始的**。

這是青蛇妖女。

他斬殺過的蛇妖其實也不算少數了。

在渝州河岸,斬殺那隻楚楚動人,嬌媚百態的蛇妖女子後,還刷出了一部《媚態**》,可惜由於性彆的限製,他無法修煉,便給【繡春刀】當了口糧。

之後,在【煉獄塔】大開殺戒,也是親手處置了幾隻蛇蟒妖。化為原形後的屍體還被馬妖拿去泡了青蛇酒,讓他噁心了好些天。

心裡有了陰影後,現在一看到蛇妖,就會讓他回想起馬妖泡酒的那個場景,胃裡不由得翻湧起來。

該死的老馬,太他媽的不是妖了!

李諾深吸了幾口氣,總算壓住了心中的燥意。

又過了一會兒,妖女才緩緩甦醒。

當她發現自己深處大牢時,立刻想要破門而出,但運轉妖丹卻發現自己妖力喪儘,甚至一股鑽心的疼痛傳遍全身,這讓她十分驚恐。

“破魔釘禁錮了你的妖丹,彆掙紮了,沒用的。”

天牢建在底下,不通風,不透光,隻有幾盞壁燈勉強看清路。李諾端著一盞油燈,從陰影出走出。

“你是何人?為什麼把我弄到這鬼地方?我警告你,我是妖族副使青凝霜,快把我放了,不然我妖族絕對不會放過你!”

青蛇妖咬牙切齒地威脅道。

隔著布有禁製的鐵欄杆,UU看書 www.kanshu.com李諾將油燈提高了一些,讓自己的相貌更清晰一些,問道:“真不認識我?”

青蛇妖這纔看清來者長相,猛然大驚,心中更是浮現起一絲懼意:“原來是你!馬不休的主人?”

她可是沒有忘記進城時,馬不休挑戰鵬萬裡的那一幕。

馬不休可是四品吞噬境妖將,而能成為馬不休的主人,那實力會弱?

“是我。再自我介紹一下,在下李子安,刑部郎中,陛下禦賜【繡春刀】,可先斬後奏。”

一個“先斬後奏”,就把青蛇妖給嚇唬住了。

“李大人,您想要妾身服侍您也就一句話的事,何必這麼大費周章呢。”

青凝霜明白硬剛是絕對沒有好下場的,便立刻改變了態度,媚眼如絲,吐氣幽蘭道。

服侍人族強者,她也是願意的……

李諾澹澹說道:“聽說你們蛇妖一族化形極難,不過一旦化形,其女性的容顏基本上都是絕色之姿。也正因如此,你們蛇族女性的命運都被上層權貴拿捏住了?”

這不是什麼秘密。

妖族中,以狐族妖女、蛇族妖女的容顏最美。但狐族乃是皇族,沒人敢動。那麼蛇族的美人兒,就被其他大妖給惦記上了。

青凝霜能當上這個妖族副使,當然是有貓膩的。

還不是鵬萬裡嫌從萬妖山到長安城的路途太過遙遠,路上沒有什麼娛樂可以解悶解乏,這才帶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