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最快更新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最新章節!

陪睡?

咳咳……

好在這個充滿歧義的詞彙是從晉陽小蘿莉的口中說出,若是換成風華正茂的慶陽殿下,那李諾絕對是第一時間就跑路。

自從成了親後,他連勾欄聽曲這種儘顯男兒英雄本色的夜生活都給戒了!

可不想和彆的女人產生什麼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絲瓜葛!

“晉陽公主,城裡的叛軍基本上已被平定了,皇宮裡也沒有危險了,微臣就不便留下了。”

李諾安慰道。

晉陽卻不為所動。

她直直盯著李諾,一副小大人的模樣,老氣橫秋道:“本宮可不管這些!反正本宮命令你,今晚必須留下來,不然……嗯,不然就讓小凳子把你屁股打腫!”

為了表達此事的嚴峻姓,這小丫頭都以“本宮”自稱了。

鄧公公生怕晉陽公主會因拒絕而傷心哭泣,便急忙勸道:“李大人,晉陽殿下確實被嚇壞了。李大人若是無事的話,還是留下來吧。再說了,慶陽殿下後半夜會回來也說不定。”

李諾心中稍稍衡量了一番。

家裡有老馬妖這個【四品吞噬境】大妖在,這安全問題絕對是有保障的。

至於帶兵平叛和抓捕逍遙王這種活兒,他最好也少插手。本來就很遭人妒忌了,若再拿了這等潑天大功,那真是要把彆人都得罪死了。

所以留在慶陽宮過一夜也並無不妥。

“既然咱們大胤最最可愛的晉陽殿下都下命令了,我這個做臣子的當然要照做啦。”

李諾笑道。

晉陽小臉上這才露出一個歡快的笑容:“嘻嘻!這纔對嘛!李子安,你把這差事辦好了,我就讓皇姐給你賞賜。”

難得遇上這麼乖巧可愛的小公主,李諾決定繼續逗逗她,便樂嗬道:“那公主準備賞賜我什麼呢?先說好,一般的獎賞我可看不上眼哦。”

小晉陽歪著小腦袋認真思考了一下,隨後天真道:“那就賞賜你……嗯,賞賜你陪我皇姐就寢!”

……

李諾臉上的笑容驟然凝固,眼中露出錯愕的神情。

鄧小公公想要捂住晉陽殿下的小嘴,但又不敢,一副手無足措的樣子,心中慌得一逼。

得。

還是裝聾子吧!

晉陽都起嘴兒:“這賞賜不好嗎?我晚上睡不著的時候,可都是纏著皇姐一起入睡的呢。鑽在皇姐的懷中,感覺暖暖的,軟軟的,還香香的,一下子就睡著了呢!”

又暖又軟又香?

還真是讓人浮想聯翩!

“咳咳……這個話題就此打住!晉陽殿下你還小,有些事情還不懂。還有,可千萬彆在你皇姐面前提此事哦!”

李諾一本正經道。

童言無忌。

但這事兒必須要爛在肚子裡。

晉陽似懂非懂道:“子安不喜歡這個賞賜的話,那就換個彆的吧。不過我還沒想出來,等想好了再告訴你吧。或者你想要什麼賞賜也可以直接告訴我哦。”

李諾急忙點頭:“嗯嗯,天色不早了,公主快去就寢吧。我守著,保管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

“哦,好吧。”

晉陽也確實有了睏意。她打了個哈欠,提起裙角轉過身,朝著寢宮走去。

不過誰也沒有注意到,就在她轉頭的那一刻,眼珠子裡流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

哼哼!

真當她還是那個三四歲,什麼都不懂的小屁孩嗎?

她都五歲了呢!

是大孩子了!

她可是時常聽到皇姐將李子安還有他所作的詩掛在嘴邊。

所以……

皇姐一定也是喜歡李子安的!

不過聽說李子安好像已經成親,做不成皇姐的駙馬了。這就有些可惜了。

如果李子安能成為她的姐夫,那不就可以有很多時間陪她玩了嘛。

嘿嘿。

得想個法子!

聽大人們說,

男女睡在一起,就有機會生孩子。如果李子安和皇姐有了孩子的話,那就能成親了。

她學過一次詞,叫做“奉子成婚”!

嗯。

就這麼定了。

先讓李子安習慣了慶陽宮,然後去偷酒劍仙師伯的猴兒酒,把皇姐和子安灌醉,讓他倆睡在一起……

想到此處,晉陽嘴角往上微微一揚,為自己的絕妙注意感到……

嗬,小丫頭傲嬌了!

……

慶陽宮小閣樓。

李諾雖說無視階級規則,但也不會傻到躺在晉陽身邊哄她睡覺。

他搬了一張凳子擱在床榻邊坐好,看著晉陽,道:“睡吧,我就坐這裡給你守著。”

說實話,今夜晉陽也確實是被嚇到了。

畢竟這可是叛亂啊!萬一皇宮真被叛軍攻破,她能藏到哪裡去?

看著李諾筆挺地坐在身旁守著她,她便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

第一印象真的很重要。

李諾在集市上救下晉陽時留下的偉岸身影,便如一顆種子,在晉陽的心底生根發芽,茁壯成長,讓晉陽產生了濃濃的信賴。

甚至。這份信賴和依戀,遠遠超過了景順帝,超過了她的那些皇兄,幾乎和慶陽持平。

今日是真的累壞了,不消一會,晉陽便進入了夢鄉,甚至還打起了輕微的鼾聲。

見晉陽睡熟了,李諾這才輕輕地退出閣樓。

“小殿下睡著了?”

院中,鄧公公輕聲詢問。

“嗯。她是個勇敢的孩子。”

李諾點頭。

鄧公公低聲詢問道:“那李大人接下來作何打算?如果留在宮裡歇息的話,那咱家就給大人收拾一間房。”

“被反王這麼一鬨,哪裡還有什麼睡意。鄧公公帶去我書房吧,我在書房等慶陽公主回來。”

李諾歎道。

“這個……”

鄧公公突然有些為難,臉色猶豫不定。

“怎麼?有什麼難處嗎?”

李諾漫不經心地問道。 www.kanshu.com

沒經過慶陽的同意就去人家的書房,那肯定是有所冒犯的,但他也是存有試探的成分,想要看看自己在慶陽心中的份量到底如何。

“當然沒問題,李大人且隨奴婢來。”

鄧公公稍作思索,臉上的猶豫散去,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慶陽公主雖然曾下過令,閒雜人等未經允許不得進入書房半步。

但李子安是閒雜人等嗎?

顯然不是啊!

他可是公主殿下的鐵桿大盟友,之前可是和公主同乘過一個轎子的!

試問天下間,有哪個男人有此福分與公主同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