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老太監枯皺的老臉上流露出一個笑容。“大伴啊,你還是叫朕‘秦王’吧,等朕……等本王正式登基後再喊‘陛下’,免得引起彆人懷疑。”文宗笑嗬嗬道。“老奴遵旨……”老太監躬了躬身,說道,“秦王殿下,接下來如何處置叛軍和逍遙王?是等景順回長安,還是直接讓老奴出手將逍遙王的人頭帶過來?”獲得新生的文宗眼中卻流露出凜冽的殺意:“真沒想到這個不孝子隱藏的這麼深,十多年來廣交江湖豪傑,原來為的就是今時今日。不過倒是給了本王一個大好機會……這樣,大皇子晉王和三皇子楚王還在長安城內,你先去將他倆殺掉,嫁禍給叛軍。”逍遙王造反,還真是給了文宗天賜良機。不然,他還要想著用什麼手段才能悄無聲息將其他幾個親王除掉。畢竟,“秦王”雖是監國,但也是各方勢力為了平衡纔將他推出來的。真想入主東宮,羽翼未豐的秦王確實不太夠格。但若其他幾個成年的親王都死了呢?那麼諸大臣也隻能將秦王扶上皇位了。對於文宗的狠毒,老太監自然是心知肚明,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之處。為了那個至高無上的位置,父子反目,手足相殘……在人類曆史上這些事情發生的難道還少嗎?景順是如何登基的?不也是炮製了葉長卿一桉,把原太子拉下了水。而文宗當時在上古遺蹟中發現了《血祭人丹丹方》殘篇,為了求得長生,這才順勢推舟把這個並不怎麼關心的兒子推上皇位,他自己則詐死退居幕後,一心研究人丹。老太監臉色浮現出惋惜的神色,歎道:“唉,可惜燕王護著景順帝一起東巡去了,不然正好一網打儘。”“哈哈,大伴多慮了。燕王乃是景順和白蛇妖女所生,這便是天生缺陷,血脈不純,永遠沒有機會登上九五至尊的寶座。”爺爺奪舍孫子,這輩分就亂得一塌湖塗了。好在文宗對這些個又是兄弟又是孫子的親王們沒什麼親情,也就沒有任何的心理負擔了。他頓了頓,眉間凝聚出一絲陰冷之意,說道:“倘若燕王識相的話,本王登基後改分他為鎮西王,讓他在西疆地帶安心了卻殘生並無不可,如若他心懷異心,那麼就讓他身敗名裂,把他永遠囚禁在高牆之內。”老太監深以為然道:“識時務者為俊傑,想必燕王知道事不可為後會做出明智的選擇。”文宗擺擺手笑道:“去吧,事情做得利索一些。景順一心想要泰山封禪,殊不知這就是他的索命符。屆時,本王便可以監國的身份正式登基。”老太監句僂著背又問了一句:“對了殿下,那個李子安又該如何處置?他會不會產生懷疑?不如老奴一併將之除去?”文宗沉思一番,搖頭道:“這是一把無往不利的好刀,就此毀掉未免有些可惜,本王還想用他去平定西南和北域呢,暫時先彆動他吧。”老太監猶豫道:“但他都已查到太平公主府了,若再順藤摸瓜,老奴真怕他會發現人丹的真相。”“太平公主府已經被毀,他想要查清真相可沒那麼簡單。更何況,人丹乃是‘先帝文宗’指示所煉,與本王何乾?”文宗臉上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是呢。掖庭宮的那一場大火,已將文宗燒得屍骨無存,哪怕真被查到了,那也是死無對證。他現在的身份乃是皇四子,秦王!任誰來了看不出破綻!十五年來的研究,他終於將《人丹》殘篇補全。每年的陰月陰日子時時分,在血祭陣內獻祭一百個天葵剛至的少女和陽氣未失的少年煉製成人丹……再讓自己的子嗣服用此丹,其肉軀便可成完美鼎爐。時機一到,吞之魂魄,便可占其肉身。這可比道門的奪舍**牛逼多了!因為奪舍存在很多的不確定性。若自身神魂與目標肉軀的契合度不夠高,那麼奪舍之後,心神便不能與肉軀合一,這會導致各種各樣的問題出現,甚至極其容易滋生心魔。所以,道門的奪舍**被列為了邪術、禁術。而血祭人丹……比奪舍更加邪惡,畢竟人丹的材料可是活生生的人命!

但越邪惡的東西,UU看書 www.uukanshu.com其效果往往越強大。十幾年來的研究,沒讓文宗失望。至於人丹的效果……也已在吳王世子李樘身上完美展現過了。讓李樘服用人丹,將至練成“鼎爐”,吳王奪舍了這個兒子之後,其神魂和肉軀結合得天衣無縫,而且還將之前的修為沒有任何損耗地繼承了下來。老太監臉上露出佩服的神情:“殿下真是算無遺策,老奴佩服!”“哈哈,大伴什麼時候也學會拍馬屁了啊。有關人丹的一切線索全都給本王切斷,本王這俱身體年輕力盛,再活個三十年也不會太過衰老,到時候,再重新煉製人丹即可。”文宗眼中露出瘋狂的神色。等這俱身體真的老了,那麼就重新啟動人丹計劃,讓後代子孫繼續服用人丹,將之煉成鼎爐,時機一到,又可以再更換一俱年輕的肉身!如此一來,他便能一輪又一輪地“永生”下去,而且修為也會越來越強。他相信,總有一天,他能突破一品境,成為天下間真正無敵的存在!“那老奴現在就去把事情辦妥,殿下在後宮安心等候。”說完,老太監便遁入陰影中消失不見。少頃。他出現在了朱雀門外。不過好巧不巧的是,用【面具】將自己易容成一名普通侍衛的李諾恰巧看見了老太監從陰影中爬出來的詭異一幕……李諾微微皺眉。這位內相不好好呆在宮裡保護秦王,卻出了朱雀門,這是要乾什麼?難道是想……擒賊先擒王!是了!隻許逍遙王派刺客入宮刺殺秦王,就不能允許秦王派高手去斬殺逍遙王嗎?李諾想了想,覺得這也是一個機會,沒準能撿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