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就在李諾腦海思緒飛轉,想著如何將利益最大化時,宮殿外火光沖天而起,火勢翻湧,如大日重現,簡直就是要將黑夜重新照成白晝。

隨之而來的則是一股讓人窒息的澎湃熱浪。

“啊啊啊!走水啦走水啦,火神暴怒啦,快來救火啊!”

“嗚嗚嗚,救命啊!”

“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

很快。

掖庭宮那邊就傳來撕心裂肺的絕望嘶吼聲。

整一片掖庭宮都被火海占據,彆說是人了,哪怕是宮殿牆體,都發出“噗哧噗哧”的崩裂聲,很快就被燒成了齏粉。

想要短時間內將烈焰熄滅,除非能把四海龍王請來!

而火勢蔓延的速度極其迅速猛烈,才短短工夫,就已燃到冷宮的外體宮牆上,隻怕要不了幾分鐘,冷宮也會被火龍一口吞噬。

“隔壁著火了,好大的火勢!哎呀,火焰朝咱們這蔓延了。”

狐喜兒急忙跑到大殿外,踮起腳尖,仰著白皙的鵝頸,看著隔壁掖庭宮葬於一片汪洋火海中時,她的眸中充滿了震驚的神色。

薑秋月黛眉微蹙,不可思議道:“這火來的也太蹊蹺了,該不會是叛軍打進來了吧。”

“不對勁!”

聞著烈焰的氣息,李諾搖頭否決道,“隻有火光而沒有廝殺聲……再說了,這裡隻是皇宮最偏僻的掖庭宮,除了混吃等死的老宮女、老太監之外,也就隻有你這麼一位廢妃,根本沒有任何利益可言,叛軍又豈會在此白白浪費兵力?難道還想劫持你去威脅景順帝?”

“可這火勢如此龐大,絕對是人為的,到底是誰?又圖什麼?”

薑秋月疑惑不解。

李諾也是疑心重重。

難道掖庭宮有什麼鮮為人知的秘密?有人不想這個秘密被泄露,所以想要一火焚之?

想到此處,李諾猛然地看向妖女:“狐喜兒,你之前曾說過,這掖庭宮裡好像住著一個奇怪的老太監?”

狐喜兒下意識點點頭:“嗯,他和那些老太監都不太一樣。”

“哪裡不一樣?他有修為?”

李諾追問道。

狐喜兒回憶道:“那倒也不是,我沒看過他施展過什麼招數。掖庭宮裡的那些老太監老宮女都是麻木過日子,過一日算一日。而那個人,怎麼說呢……他雖然也是一副老態龍鐘的樣子,但他的身上,好像有光……”

李諾道:“對未來生活充滿了熱忱與希望?還真是一個奇怪的老太監,若有機會,再去會一會他……現在還是先撤離吧,此地不宜久留。”

“或許,這是一個機會!”

面對這滔天火勢,薑秋月性感的朱唇勾起一抹笑意。

李諾眯了眯眼:“秋月公主,你是想趁這機會帶狐喜兒逃出皇宮?”

薑秋月看著李諾:“李公子,你應該不會阻攔奴家的吧?”

狐喜兒滿臉興奮:“李公子,要不你也乾脆跟我們一起回大楚吧。嘿嘿,公主可是在一年多前就喜歡上……”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住口!”

薑秋月一把捂住了狐喜兒的嘴巴,臉上佈滿了嬌羞之意。

“嗚嗚嗚!”

狐喜兒瞪大無辜的眼睛,嘴裡不斷嗚咽起來。

李諾一臉懵。

啥意思?

薑秋月很快恢複了神情,努起紅唇道:“事不宜遲,李公子,本宮告辭了,有朝一日你若來我大楚,本宮一定會以國士待你!”

薑秋月故意用“本宮”自稱,彷彿如此就能和李諾保持一段距離。

她也沒等李諾回話便重新戴上了面具,恢覆成薑景澤的模樣,然後便和妖女狐喜兒急步離開宮殿。

看著兩人消失的背影,李諾若有所思。

隨後他又歎了口氣。

罷了。

就當這一場大火,也將他和薑秋月之間的恩怨燒得一乾二淨吧……

若不是薑秋月誣陷了他,那他也就不會被貶回渝州,更不會遇上這一生的摯愛……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啊!

看著火勢已經蔓延到自己的腳下,李諾運轉氣勁,很快便衝出了火海。

而掖庭宮的火勢不斷朝著四周延伸,當然也是迅速引起了附近侍衛們的注意。

他們紛紛提水來滅火,但這效果很不理想。

好在翰林院也有幾個文道【五品辯言境】的儒士在值夜,見狀便立刻動用聖廟文紙,施展儒道神通,從禦花園的湖泊裡招來湖水滅火。

這一滅,幾乎是將整個湖泊水都給搬空了,足足花了一個時辰纔將火勢控製住,而翰林院的學士幾乎累到了文力枯竭。

不過火勢雖得以控製,但整個掖庭宮化為了一片廢墟,人員死傷無數。

不。

確切的說,除了李諾和薑秋月主仆之外,沒有一個宮女太監逃出來,連掖庭宮的值守侍衛都被燒得屍骨無存。

……

皇城外,

某個秘密房間。

看著沖天火光終於熄滅,薑秋月欣喜地點了點妖女的腦門:“這場火來的真是及時。沒用上【輿堪圖】就將你這妮子救出來了,目的達成,我們可以安心返回大楚了。”

狐喜兒眼珠子一溜轉,笑嘻嘻道:“這就走了啊?公主不多留幾日嗎?”

薑秋月不解:“留下做甚?多留一日便多一份危險。大胤天子一旦回來,你覺得他會放過我們?”

狐喜兒古靈精怪道:“好不容易有了這個機會,難道公主就不想多看李公子幾眼嗎?沒準多看幾眼,李公子的魂兒就會被公主給勾走了喲。”

薑秋月瞪怒:“瞎說什麼呢!”

狐喜兒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道:“是是是,奴婢就是愛瞎說大實話,這個毛病老改不了。”

“死妮子,討打!”

薑秋月伸手作勢要打, www.kanshu.com狐喜兒則笑嗬嗬地跑開。

與其說兩人是一主一撲,倒不如說兩人情同姐妹。

恍忽間。

薑秋月眸中綻起一絲漣漪,回憶起了一年前的那段時光……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而他,便是她處於黑暗中見到的那一抹黎明!

一年半前。

大胤突然陳兵西疆,說是演練軍陣,實則大軍逼近了劍門關。

劍門關,乃是西楚最重要的一道門戶,一旦失守,西楚危矣。

西楚朝堂上爭吵不斷。

有說要開城投降的,也有說要把她嫁給巫族的巫王,以此換取十萬巫兵,震懾大胤。

最後,朝堂定計,公主薑秋月和大胤和親,以此來穩住大胤。

那段日子,是薑秋月人生最黑暗的時刻。

狐喜兒自告奮勇,打算來一出李代桃僵,這個計策被國主采納。

當然。

長安城裡臥虎藏龍,儒道領袖崔無悔,不怒自威,一身浩然正氣就能讓眾邪魅避退。隻靠狐喜兒一人怕是應付不過來,所以薑秋月也跟了過去。在一些重要場合,必須由她親自出面才能應付。

而萬裡迢迢來了長安的第一日,她便遇上了意氣風發、騎馬觀花的新科狀元郎李子安。

茫茫人海中的那一眼對視,緣分天降……

(/novel/aKEDf-fJ6H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