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被直接點了名,李諾也就沒必要藏頭露尾了。他顯出身影,好奇地打量著薑景澤,問道:“這一切都是你設計好的?”他不明白,薑景澤為什麼要把他引到冷宮。“是也不是。”薑景澤玩起了文字遊戲。“何解?”李諾也不心急。既然對方想玩,那陪他慢慢玩就是了。反正一時半會的,叛軍也打不進皇宮。“原本是沒考慮過李公子您的,不過在朱雀門附近卻意外發現公子跟蹤我,於是我便將計就計把你引來冷宮,畢竟公子也算是知情者。”薑景澤倒也坦率。而一妖女從帷帳後走出,一搖一曳,風姿綽約。她柔情地看著李諾,誘人的紅唇裡發著嗤嗤笑聲:“李公子,你好狠的心哦,自上回一彆,你那麼久都不來看奴家。若不是公主來了,隻怕你早就將奴家給忘記了吧?”“公主?”李諾一臉震驚地凝望著薑景澤,“你果然就是薑秋月!”薑景澤也不再偽裝了。她轉過身,伸手將臉上的人皮面具一撕,其容貌和身形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玲瓏妙曼的身姿,以及一張和妖女一模一樣的容顏。當然,她纔是薑秋月本尊。至於妖女,那是照著薑秋月的模樣化形的,算是高彷a貨。“怎麼?很驚訝?”薑秋月伸手梳理了下如瀑的青絲,隨後努起紅唇,嘴角掛滿了笑意。“我隻是沒想到,你會親闖這龍潭虎穴。”李諾很是佩服薑秋月。大胤朝有英姿颯爽足智多謀的慶陽公主,而西楚也不逞多讓,巾幗不讓鬚眉的薑秋月,讓人眼前一亮。薑秋月眸含笑意:“那你會告發我嗎?”李諾則是一副色眯眯的樣子上下打量著薑秋月:“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奇怪,你變了好多。”薑秋月有些疑惑。“人總是會變得,不過這都拜你所賜!”李諾感慨道。薑秋月眼中閃過一絲愧疚,道:“如果不那麼做的話,我便無法脫身。我當時利用了你,現在對你說一聲抱歉。”“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你也沒必要道歉。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你這易容術到底是怎麼回事?”李諾又不是小孩,一句道歉又不能帶給他實際好處。他反倒是對薑秋月的易容術產生了興趣。薑秋月道:“聽說過……剝皮妖嗎?”“聽過……”李諾點點頭,隨即詫異道,“不對啊,據我所知,剝皮妖必須剝下真皮才能易容,難道……”薑秋月平靜地點了點頭:“你想的沒錯。薑景澤確實是我的孿生弟弟,不過他少年時因為一場意外而被奪走了生命。”妖女狐喜兒嬌滴滴地補充道:“李大人有所不知,這些年來公主過得很苦,她要在兩個角色中不停地來回扮演。國主隻有景澤王子這麼一根獨苗,若是被大臣們知曉景澤王子已不在人世,大臣們一定會選擇羅刹王來繼承楚國王位。”李諾點點頭。羅刹王是當今西楚國主的親弟弟,當年爭奪王位失敗,便逃到了巫族的地盤,後來還和一個女巫成了親,生下了不少兒子。如果西楚國主百年後沒有男丁繼位,那麼羅刹王絕對會被擁戴為新一任國主,如此一來,薑秋月可就不好過了。西楚和妖族、蠻族這幾個勢力結盟,想要一起攻打大胤,就是為了一致對外,將注意力都轉移到外部來。李諾沉思了一會,搖頭道:“還是不對!剝皮妖的易容人皮,隻能是在同性之間選取。可你和薑景澤是姐弟,這如何能夠易容成功?”薑秋月一個大美人兒卻用剝皮妖的能力易容成一個男子?而且毫無破綻,這就不科學了!他的【眾生百相面具】就是在剝皮妖身上刷出來的,隻能易容成男性。難道《古纂金書》刷出的寶物功能功效會打折扣?薑秋月眸波微微一綻,訝異道:“這世間剝皮妖的數量比尋寶鼠妖還少,沒想到你對這妖的瞭解也這般透徹?不過你隻知其一,不知其二。”李諾:“願聞其詳。”薑秋月笑道:“剝皮妖踏足【四品巔峰】後,便擁有‘畫皮’的能力!”“畫皮?原來如此。”李諾心中暗道可惜。早知道的話,自己當初就該先留著剝皮妖不殺,多餵養幾天,等肥了再宰。不過一想到自己是絕對接受不了易容成一個女人的,李諾這心裡就又好受了許多。嗯。他纔不稀罕“畫皮”的能力呢!鳳凰宴上,薑秋月可是被李諾折服了,她眼中充滿了欣賞,道:“當初我汙衊你,那也是情有可原。畢竟我是西楚人,而你是大胤新科狀元。但你們的天子卻不信你,奪了你的狀元文位,還貶出了長安,你這心裡應該還是有怨言的吧。李公子,你是大才,在大胤當一個小小的刑部郎中真是屈才了。”“怎麼,你這是招攬我嗎?”李諾笑嗬嗬道。薑秋月坦言道:“有何不可?”李諾道:“那你能出得起什麼價?”薑秋月豪氣萬丈道:“若公子肯為我西楚效力,西楚二十萬大軍便全權交給公子指揮。”“你就這麼信任我? uukanshu.com”李諾很好奇,難道自己已經優秀到這種地步了嗎?薑秋月自信笑道:“我相信自己的眼睛!”李諾搖搖頭,歎道:“二十萬大軍,確實很吸引人,但卻吸引不了我。”“那李公子想要什麼?隻要我西楚有的,你隻管說。”薑秋月確實想要將李諾招攬過去,為此,她願意不惜一切代,傾儘所有!李諾笑眯眯地看著她也不說話。從李諾的眼神中,薑秋月忽然明白了什麼,臉色不由得一紅,隨即貝齒一咬,說道:“如果公子真能為西楚效力,我願嫁給大人!”“公主這犧牲有點大啊。”李諾意味深長笑道。“我是女人,總歸是要嫁人的,與其嫁給不喜歡的人,還不如嫁給有本事的李公子!”薑秋月臉上羞意雖濃,但絲毫沒有退縮,與李諾直視。李諾將眸光投向了狐妖:“這妖女是你的貼身侍女吧?叫什麼來著?”“她叫狐喜兒……”薑秋月說著,面色突然一白,眸中凝露出一絲憤怒,“李公子,不要得寸進尺了!”薑秋月還以為李諾想要……三人行呢!確實。這夠刺激!而狐喜兒似乎也明白了,臉上佈滿了濃濃的羞意。如果……公主同意的話……她其實也是願意的……畢竟李公子可是真才實學的狀元郎呢!臥槽!李諾也是明白了什麼。這兩女似乎誤會他了。這……非他本意啊。他打這妖女的主意,當然是為了妖族啊。這妖女腹黑又聰明,若是代替了那個狐媚兒……那麼等於間接控製了胡慕白。當然,也可以搞個美人計,去勾搭燕王殿下身邊的那個狐妖軍師,或許也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