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嗬,修煉詭道之輩都這般不驚嚇嗎?”

見了阿骨兒狼狽不堪的模樣,澹台青龍澹嘲了一聲,將身上的氣勢收斂起來。

發現自己從鬼門關逛了一圈回來的阿骨兒急喘了幾口氣,這纔有機會打量起眼前這位能單憑氣勢就讓他萌生死亡之意的超級強者。

他端詳了一番,當看到對方臉上那兩道十分顯著的刀眉時,他眸子裡再次露出深深的恐懼:“你、你是……澹台……青龍!”

青龍護法稍稍訝異,上下打量著被他嚇破膽的後輩,問道:“本座已有二十多年未在江湖上行走,你竟認得本座?”

砰砰砰!

他很沒骨氣地雙膝跪地,行了個稽首大禮:“南疆聖教大名鼎鼎的青龍尊者,江湖上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小人乃是青雲宗阿骨兒,當年有幸目睹過青龍尊者的尊容!”

曾經那個身為江湖十大門派之一,不可一世的青雲宗,就是被他滅得門。

看來眼前這小傢夥是當年的漏網之魚。

不過也無所謂了。

他又豈會和小魚小蝦計較?

青龍笑著質問道:“你小子倒也識趣。本座問你,李載鋒為何要殺害我兒?”

阿骨兒一臉驚愕:“逍遙王殺害了澹台公子?絕無此事!青龍尊者,這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青龍將令牌拿出來,不急不緩道,“我兒澹台沅玉,劍道四品修為,此乃我兒的護身令牌,就在王府後院禁地的湖底下尋到,那邊還有我兒與人打鬥後留下的劍訣氣息,此事斷然不會搞錯。”

“湖底?”

阿骨兒猛然一驚,似乎想到了什麼,他堅決地搖了搖頭,“不可能!一個多月前,確實有宵小之輩潛入王府刺殺王爺,不過那人是佛門弟子,還會【金身法相】。他與我們一場大戰,殺死瘦虎,重傷胖龍……”

青龍仔細盯著阿骨兒的眼睛,確實能感應出來,阿骨兒並未撒謊。

他皺眉問道:“那除此之外,王府裡就沒有發生其他戰鬥事件了?”

阿骨兒苦笑道:“尊者,近段時間來確實隻發生過這一起刺殺,長安府衙那邊都有記錄在桉,一查便知。”

青龍捏著令牌,反問道:“那這枚令牌總不會無緣無故出現在王府禁地吧?”

“會不會是有人故意栽贓陷害?”

阿骨兒眼神閃閃躲躲,吞吞吐吐道。

他知道堂堂青龍尊者當然不會做出用令牌栽贓陷害逍遙王這等卑劣的事情,那麼到底會是誰呢?

那一戰真是嚇破了他的膽,他傷愈後才得知刺客就是相國寺的慧空和尚,而且也已被第一劍給殺了。

至於另外一個刺客的身份雖不得知,但有一點絕對不會看錯,那是一名女刺客!

難道……

期間還有另外一批人在坐山觀虎鬥?

真有那麼多不懷好意之人在打逍遙王的主意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阿骨兒渾身一個激靈。

“吾兒絕對來過王府禁地。”

青龍眸光堅定道。

他不知道李諾擁有《古纂金書》這麼一個BUG刷寶的逆天神器,否則絕對不會這麼的信誓旦旦。

阿骨兒提心吊膽道:“那小的就不知道了。那一戰小人身受重傷,不得不閉關養傷,至於王府這段時間裡發生的事情,小的確實不是瞭解得那麼詳細。要不,小的幫尊者去問問逍遙王?”

青龍輕蔑地瞥了王府書房的方向一眼:“逍遙王在密謀如何起兵造反吧?”

絲絲冷意於阿骨兒心底嗖起,他打了個哆嗦:“尊、尊者……您都知道了?”

“放心吧,本座不會說出去的。本座對你們這些破事沒興趣,本座隻想找出殺害我兒的凶手,將其碎屍萬段!”

青龍眸光凜冽道。

其實他巴不得大胤內亂不止,如此聖教就能渾水摸魚,甚至重新入主中原。

雖然他已不再是聖教中人,但他的心依然向著大周!

若論血脈身份,他可不得了,他乃大周戰神的後裔。

不然,他又如何坐上聖教四大護法之首這個位置?一旦成功複國,他就是天下兵馬大元帥!

而以聖主的心智手段,豈會讓一個不受控製的人占據那麼重要的位置?

他能活到現在,就是因為戰神後裔這一層身份。

不過話又說回來,也正是因為他乃戰神後裔,他才願意在對劍道心魔發誓,今生今世永遠不會傷害教主葉箐雨及其子嗣。

大周雖然被滅國了。

但他身為大周戰神的後裔,自然還是要對大周皇室儘忠的。

而如今,大周皇室隻剩下葉箐雨這麼一根獨苗了。

言歸正傳。

阿骨兒又是噓了一口氣。

畢竟這麼一尊大老,總不會沒事逗他玩吧?

“尊者,王爺讓小的去天策府盜取虎符,事態緊急,若尊者沒有其他事情的話,那小的就……”

阿骨兒硬著頭皮道。

今夜起兵,打朝堂一個措手不及,而最為關鍵的就是他必須要在前半夜成功盜取虎符,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去吧,本座祝你馬到功成。”

青龍微微一笑,對阿骨兒釋放了一絲善意。

阿骨兒大喜過望,再次行了個稽首禮。

待出了王府後,他緊繃的心絃這才完全鬆弛下來。

不容易啊…

活著的感覺,真好。

半刻鐘後, www.uukanshu.com他施展影遁術避開了侍衛,成功潛入了天策府……

日堂主百裡長風皺眉不解地問道:“龍王,我們真要放過逍遙王?”

青龍將眼中的殺意收斂,冷笑道:“令牌就是在此撿到的,不管我兒是不是死在李載鋒手上,他都逃不脫關係。不過也不急於一時,那個阿骨兒不是說了嗎,李載鋒想要造反,既然如此,那就給他一個機會。咱們,坐山觀虎鬥。”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百裡月行抗起大刀,不滿道:“可是龍王,逍遙王造反不管成與不成,都會讓大胤內亂,這不是白白便宜了葉箐雨那個臭丫頭?”

畢竟百裡兄弟現在的身份算是魔教叛徒,自然不見得魔教好。

青龍轉首瞪著百裡月行,眸中綻起凜冽殺意:“給本座聽好了,從今往後,本座不想聽到任何對聖教以及教主不恭敬的話語。否則,彆怪本座不留情面!”

“龍王息怒!”

百裡兄弟大汗淋漓。

高層之間的傾軋博弈,他們還真沒資格參與。

“今夜起兵造反,倒也有些意思。既然來了長安,若不留下一些足跡,豈不叫人笑話……”

訓斥完百裡月行,青龍將眸光投向了摘星樓,自言自語起來。

他改變主意了,打算讓逍遙王多活一夜……

(/novel/aKEDf-fJ6H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