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在位十五年早已練就一副泰山崩而色不改的景順帝在自己的老夥計面前也懶得裝什麼深沉了,他將憤怒完全寫在了臉上。

崔無悔靜默不語。他明白,此事已成景順的魔障,隻怕會糾纏一輩子而無法釋懷。

“愛卿你可彆忘了,此事你也是有份的,是你親手將朕扶上了這個位置!”

景順見崔無悔不說話,眸中閃過濃濃的恨意直視著崔無悔。

先帝的諸多兒子中,他乃庶出,又是中人之姿,本就對那個位置沒有任何的覬覦之心。是崔無悔,孜孜教誨著他,將他的野心一步一步激發出來。

崔無悔並不打算在此事上與景順辯解什麼。畢竟已鑄成事實,廢太子也早已烘成乾屍。

他漠然說道:“陛下賜予李子安金符】,而他向來眼中揉不得沙子,嫉惡如仇,性情剛烈如火,隻怕他會和妖族使者起衝突。”

景順帝從主座上站起來,踱步至營帳一角,凝望著長安方向的夜空,歎道:“朕倒是很期待李子安能暴起殺人,將這些個妖使殺個一乾二淨!妖族若想要一個交代,將李子安推出午門砍了便是。”

李諾在景順眼裡,本就是一個棋子,用完即丟、可有可無的那種。

“李子安的人頭還不夠,隻怕妖族想要的會更多。”崔無悔平澹道,“兩界山那邊的佈置還需要一些時間。”

景順皺眉問道:“還要多久?”

崔無悔略作思索:“以現在的進展速度,至少要到年底才能成功吧。”

兩界山和殤陽關乃是中原王朝的門戶。

妖族一旦穿過兩界山,攻破殤陽關,那麼前方便是一片平原,可長趨之入,直搗長安。

景順:“還有半年,朕可以忍。不過鵬皇既然撕毀兩族默契,那就彆怪朕不客氣。鵬萬裡是飛羽軍團副統帥,還是十大妖將之一,更是鵬皇的左臂右膀。將他殺死,妖族不說元氣大傷,但起碼也可斷其一指!”

在戰場上,三品以下,個人的實力會被無限縮小,而指揮的才能會被無限放大。

一個傑出的將領統帥換十個四品巔峰強者絕對是一筆血虧的買賣。

崔無悔搖頭道:“三品】不能出手,朝中大臣和軍中大將更不能出手。隻靠李子安,不一定能成功。”

景順思索一番,道:“那就讓江湖門派出手。哼,這些江湖人,也該出把力了。”

讓江湖門派參與,簡直就是給他們權力。一旦這麼做了,那之前朝堂打擊江湖門派可就白費勁了。

不過正當崔無悔開口反對之時,忽然心有所感,眸光掠過夜空,落在了十裡外的無名山頭上。

景順發現了崔無悔的異樣,詢問道:“怎麼了?”

“沒事,臣出去一下。”

崔無悔大步離開天子營帳,沒一會兒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十裡外的一處山頭。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崔無悔在月暈下現身,澹然開口:“你畫地為牢自困渝州四十載,老夫還以為你這輩子都不會走出來。”

“哈哈,這就不勞崔大學士掛唸了。”

黃九劍到底還是找上了崔無悔。四十年的恩怨,今日便做個了結,也算是和過去做個了結。

崔無悔不悅道:“找老夫所謂何事?”

黃九劍笑道:“我既然來了,當然是為解決我們之間的恩恩怨怨。”

崔無悔眸中綻起濃烈的殺意:“你跟老夫提恩怨?若非是你拐走雲兒,雲兒又豈會死?”

黃九劍怒道:“若非你逼人太甚,我和雲雲又怎會去往西域躲避?”

“哼,那是老夫女兒!”

“哼,那是我的娘子!”

“野小子!”

“老頑固!”

兩人針尖對麥芒,誰也不肯退讓一步。

崔無悔面色陰沉道:“雲雲已經死了,你待如何解決這糾纏了四十年的恩怨?”

黃九劍眸凝戰意道:“與你一戰!”

“哈哈哈哈,這是老夫這輩子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四品與三品之間的鴻溝,不是你能夠想象得到的!”

“那便試試!”

黃九劍緩緩抽出了陌刀。

夜色下,寒芒薇綻,殺意凜然。

崔無悔眼中閃過一絲怒意。

被人以下犯上的怒意。

堂堂儒道三品】,竟被一個劍道四品】的挑釁了。

這若不將黃九劍打成狗,他的顏面往哪裡擱?

黃九劍瞬間凝勢,山間狂風大作。

一刀出。

轟!

漆黑如墨的夜穹彷彿被劃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一隻渾身燃著火焰的巨獸從撕裂處爬出,彷彿要將這黑夜一口一口吃掉!

火勢於天空上爆發,

宛若流星火雨傾瀉而下。

霎那間,那一朵朵落下的火焰開出了一片片刀刃,颳起了刀刃風暴,將崔無悔吞噬。

崔無悔自然也是感受到了濃濃的殺意將自身完全籠罩住。他心中暗歎,果然還是小瞧了此子,此等神通功訣不僅鎖定了人的神識,還能讓四周虛空產生紊亂。

如此一來,施展儒道的位移神通移形換位】就大大增加了困難。

當然,這是對其他人而言。

他身為三品境大儒,境界上的壓製可以無視這一點。

輕拂衣袖,文氣自崔無悔眉心湧出,他便出現在了黃九劍身後。隨即,www.uukanshu.com一口唇槍舌劍】吐出,如電龍一般,直刺黃九劍的後心。

黃九劍早有防備,原地一旋,手中陌刀飛出。

鏗鏘!

竟斬落了這一道唇槍舌劍!

不過這把陪伴了他數十年的陌刀也是斷成了兩截,刀身的寒芒頓時暗澹下來。

當然,能做到這種地步,黃九劍也確實可以自傲了。

四品】能接三品】一招,世間獨此一份。

崔無悔微笑道:“倒也有些能耐!”

黃九劍自然是遭受了反噬,不過他將湧上喉嚨的鮮血強行按了回去。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他隨即曲指一抓,便見山腰間的草木土石乃至地上的斷刃都飛了起來,於空中彙聚,最終化成了一把十丈巨劍。

劍芒灼灼,殺意滔天。

崔無悔訝異道:“萬物皆可成劍?”

黃九劍笑道:“原來崔大學士也是識貨的。”

崔無悔面色幽冷道:“你若踏入劍道三品,老夫也許還真不一定是你對手。可惜,如此天賦的你,今日卻要凋零於此山間。”

“將軍金甲夜不脫,半夜軍行戈相撥……”

文氣瘋狂湧動,一首戰詩自崔無悔口中吟出。

領悟了“萬物皆可成劍”劍道真諦的黃九劍,已有資格做崔無悔的對手。

故而崔無悔要用戰詩殺死黃九劍,算是最後給他一份體面與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