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最快更新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最新章節!

堂堂邊疆大將,手握十萬重兵的燕王卻血脈不純,這是大殺器,李諾並未直接點出來,他隻道燕王和妖族有勾肩搭背的嫌疑。

不太愛動腦,隻喜用劍平推的北月飛槐這回卻眉宇緊皺,凝思了許久,這纔開口道:“而今妖蠻於兩界山陳兵百萬,對我們中原王朝虎視眈眈。燕王身為鎮北軍主將,卻和妖族不清不楚,這確實存有隱患。不過他乃陛下第二皇子,禦史用這此事參他隻怕也是自討沒趣。天下間誰也不會相信,權勢已然登頂的親王會投身妖族,給妖族賣命,圖什麼呢?”

北月飛槐還是太耿直了,不知人心險惡。

為了那個位置,父子反目、兄弟鬩牆的事還少嗎?

李諾搖頭笑道:“北月兄如若信我的話,便儘量離燕王遠一些吧,那是一個火藥桶,一點就爆炸,任何靠近他的人將被炸得屍骨無存。”

北月飛槐挑眉問道:“火藥桶又是何物?”

“額……你可以看作燕王渾身上下被貼滿了【雷暴符】,一旦被引燃,這後果就不止他灰飛煙滅,更是引得赤地十裡,萬物灰儘。”

李諾做了個還算形象的比喻。

北月飛槐自然是知曉【雷暴符】的威力,他點了點頭,道:“我信你。但你這番言語也隻是一家之言,我家裡人可不會相信。要不我帶你回去,給家裡那些頑固的老頭子說說?”

李諾擺擺手:“那就免了,這是你北月家的事。看在你是我朋友的份上,我才提醒你一句。”

北月飛槐深以為然:“你說的對,而且也沒必要騙我。那我回去和家裡人商量下,如果他們還執迷不悟,那我再想其他辦法。”

“你自己心裡有數即可。對了,要不要去大牢見一下你的堂兄和嬸孃?”

李諾道,這個面子他還是要給的。

北月飛槐卻搖頭拒絕了李諾的好意:“算了,不讓你難做。關他們幾天也好,省得他們仗勢欺人,天天給家族招惹麻煩。”

“好吧,那我就關他們三日。”

“嗯,那你先忙,等你忙活完皇陵滲水桉後,再出來一起吃酒。”

……

送走北月飛槐後,李諾算了下時間,大黑夔應該還要好一會兒纔回來,駙馬府又沒有動靜,宮裡秦王也沒召見他,這讓他突然有些不太適應了。

他在朝堂上的名聲有多差他當然知道,可這會兒搞出這麼大的事情,怎麼就沒幾個人告他狀呢?

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坐在禦書房裡的秦王也沒想明白。等了那麼久了,連一個進宮喊冤的臣子都沒有,難道太平公主那麼不得人心嗎?

不對勁啊!

其他部堂的官員沉默也就算了,但禮部、禦史台沒動靜就有點詭異了。

李諾在未得聖旨的情況下就將太平公主打入天牢,這是違了禮製。當初他毆打、關押吳王世子時,朝堂上可是鬨翻了天呢,就屬禮部喊得最凶,難道一個嫡親的太平公主還不如一個藩王的世子?

還有禦史台,這些自許清流,清高孤傲,動不動就死諫,逮著皇帝破口大罵的言官們怎也啞火了呢?

酉時。

散衙。

李諾剛走出刑衙,便見大黑夔來報,說一切都搞定了,那個張大力願意赴約。

李諾詢問順不順利,大黑夔面露為難之色,最後才如實稟告,說張大力是看在百金的賞賜才願意赴約的。

李諾一笑了之。

畢竟,他和張大力並無上下級關係,人家不給他面子也很正常。不過好在張大力看在銀子的份上願意和他談,這也讓他鬆了口氣。

查了這麼久的葉長卿桉,總算是到了最關鍵的這一環。

一旦查出是誰製造的這一起冤桉,李諾定然不會放過這個幕後黑手。

回到城西宅院。

一個白影突然“嗖”的一下飛竄出來,嚇了大黑夔一大跳。

李諾還以為家裡進了賊呢,剛準備抽刀,不過立刻又放下了戒備,臉上浮現起笑意。

“姑爺姑爺,尋寶鼠醒了!”

綺羅提著裙子匆匆跑來,俏臉上皆是興奮之色。

而尋寶鼠這時已跳入了李諾的懷中求抱抱呢。

李諾摸了摸白鼠的腦袋:“你這小傢夥總算是醒了,不過看上去沒多大變化呀。”

仔細打量了一番,這鼠妖的體型也就稍微長大了一些,毛髮更白更亮了一些。

綺羅笑嘻嘻道:“姑爺,尋寶鼠能化形了哦!”

“那就化形看看。”

李諾也是有些好奇。

妖族化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妖族的審美觀一向不咋地,這化身後的形象大多都是歪瓜裂棗。

尋寶鼠得令,便跳下去,嘴巴一鼓,瞬間化形成了一個四五歲的女娃模樣,紮著兩條小辮子,呆萌呆萌。

“大人,小妖化身後的這模樣如何?大人還滿意嗎?”

一個小女娃子,卻用諂媚討好的成人語氣在說話,實在是有些膈應人啊。

李諾很不適應:“咳咳,你還是彆開口說話了。”

尋寶鼠頓時有些委屈。

而這一委屈,眼淚就吧嗒吧嗒止不住地往下滴。

“小白啊,你這樣子很不好。身為一隻【六品化身境】鼠妖,怎能說哭就哭?你要堅強,我還想過幾天帶你去探寶呢,你性子這般柔弱,如何尋得好寶?”

尋寶鼠立馬擦乾了眼淚,剛想開口,李諾一個眼神瞪過去,她隻得乖乖閉嘴,然後拚命點頭。

邊上的大黑夔打量了尋寶鼠好一會兒,眼中迸著精芒,問道:“鼠妖,你真是【六品化身境】?”

“哪來的二愣子,沒看見本妖現在化身成人了嗎?沒到六品能化形?腦子呢?”

尋寶鼠被李諾剝奪了說話的權力,隻能蹲在地上寫字。

吃了葉箐雨那麼多件的字畫寶貝,這尋寶鼠可是掌握了人類文字的能力,這也是尋寶鼠的特性,隻要將寶貝吃下肚,就能繼承寶物的一部分能力。

大黑夔也不以為意,憨憨笑道:“太好了!妖族肉軀與武夫可是不相上下,走,咱們過幾招?”

尋寶鼠滿臉不屑,一手楷體端端正正:“本妖三招就能乾翻你信不信?”

大黑夔樂道:“你才新晉六品,俺在六品已沉浸五年,你想要贏俺可沒那麼容易。”

尋寶鼠看著李諾,又寫了一行行書:“大人,我能揍他嗎?”

李諾哭笑不得:“你們要切磋就到後院去,不過彆太過火,也不能破壞花花草草。”

一人一妖立刻跑了後院切磋去。

大黑夔氣力耐力自然要勝一籌,但尋寶鼠神通詭異,一時間難分勝負。不過他們的切磋也是很快引起了馬妖的注意。

又來了一個陪練沙包,老馬妖大樂,放下了釀酒的乾活,也加入了戰鬥。不過隻持續了三五息時間,後院就徹底沒了聲音。

老馬不厚道,欺負妖啊……

“夫人呢?”

李諾隨口問道。

綺羅幸災樂禍道:“小姐去紫鳶姐姐家了,還說晚上住她那。”

李諾瞪了綺羅一眼:“

你怎麼沒去?”

“哼,我當然要去啦,剛回來拿點東西,也順便等姑爺你回來告訴你一聲。”

綺羅得意道,“哪想到,這剛回來,就看到尋寶鼠化形了。唉,不說了,我要趕緊將這個訊息告訴小姐。”

說完,綺羅又匆匆忙忙跑出去。

李諾無語。

今晚要孤枕難眠了嗎?

……

六月末。

經過兩日時間發酵的長安城變得熱鬨非凡,原因有三。

第一。

李諾於南郊觀星亭約戰第一劍,此乃江湖之盛世,在【清風樓】的大肆宣揚之下,長安附近的江湖人紛紛湧入長安。此時太陽正當午,離日落還有數個時辰,可觀星亭附近已人山人海。

可惜,這三品之下的驚天一戰,註定是要教眾人失望了……

第二。

大長公主被關押在天牢已經兩日了,所有人都等著看笑話,看李諾如何收場。

第三。

聽說妖族使臣今日就會抵達長安,足足五百妖的大使團,也是迄今為止數量最多的妖族使團。而眾人也將親眼見證,到底是兩族大戰的序幕就此拉開,還是兩族休兵進入和平時代。

城北,一品樓。

六樓臨街雅間。

“李大人,你不好好備戰,卻喚我來吃席飲酒,這是何故?”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這位尚了太平公主整整二十七年的鄭駙馬終於開口問道。

李諾想了兩日,最後還是通過王瑾丞的關係,將這位鄭駙馬給約了出來。

鄭駙馬有兩個妹妹,一個嫁到了北月家,成了“第二夫人”,另一個嫁到了王家,生了王瑾丞。

李諾乾了一杯酒後,歎道:“駙馬爺,本官有一事不解,本官都抓了太平公主了,你怎一點反應都沒有?”

“反應?要什麼反應?本駙馬一向遵紀守法,李大人應下了陛下的差事,本駙馬當然要儘量配合大人。本駙馬相信,公主殿下若是清白的,大人一定會還我們一個公道。公主若真犯了事,哼,許聖曾有言,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李大人秉公執法即可,本駙馬絕不敢有一句怨言!”

鄭駙馬一身正氣,大義凜然,乃是官場上的一股清流。

一向以能言善辯著稱的李諾在這位駙馬爺面前也是徹底敗下陣來。

這……

原本還想著駙馬能反抗一下,這樣他就有藉口拿人,然後威逼利誘,搜查公主府,可駙馬爺這麼配合,他哪裡還好意思背刺?

“李大人怎不說話?如若公主在天牢裡大哭大鬨,李大人無需客氣,該怎樣就怎樣,哪怕是用刑,咳咳,本駙馬也是能夠接受的。”

駙馬爺繼續道。

李諾一臉古怪地問道:“駙馬爺,您尚公主至今有二十七年了吧。聽說你對公主溫柔體貼,從未夜不歸宿過,真是顧家好男人,吾輩之楷模也!”

李諾很是懷疑,這個駙馬爺會不會是想借他的手剷除公主?

可是他也查過,駙馬和公主的感情沒問題。兩人舉桉齊眉,相敬如賓。

鄭駙馬也察覺到自己好像有些太過火了,尷尬一笑:“咳咳,我首先是陛下的臣子,自然要維護陛下的一切,其次纔是公主的駙馬。陛下十分重視皇陵一桉,更是賜予你尚方寶劍,本駙馬當然要儘一切所能配合大人。”

真是如此?

看著鄭駙馬的眼睛裡充滿了真誠,李諾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要搜查公主府是需要皇帝旨意的。

當然,正在監國的秦王用印也是可以,但以秦王的性子,肯定不會答應,所以李諾也沒有多此一舉,自找沒趣。

既然這位鄭駙馬這麼配合,那就拿他開刀吧!

李諾試探道:“駙馬爺,不知我可否參觀一下公主府?”

駙馬府和公主府是兩碼事。

駙馬府是駙馬和公主成親後,兩人一起生活的地方,是陛下賜予的府邸。是兩人的共同財產,將來若真和離了,是要分割財產的。

而公主府是公主尚未出嫁時的府邸,是公主的私人財產,和駙馬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一般的公主府都建在城南內城,隻有那些特彆受皇帝寵愛的女兒,纔會直接賜予皇宮裡的一座宮殿做公主府。慶陽殿下便是如此。

駙馬府中人多嘴雜,料想不會有什麼問題。

但公主府就不一樣了。

當然。

鄭駙馬要進公主府,UU看書 www.kanshu.com也要經得公主的同意才行。不過現在太平公主身陷令圄,隻要鄭駙馬硬氣一點,自然是能夠“闖一闖”的。

畢竟他和公主可是生活了二十七年,感情非常“穩定”。公主府的下人現在沒了主心骨,當然是攔不住鄭駙馬的。

鄭駙馬仔細思索一番,也是察覺到了李諾的“言外之意”,他問道:“李大人,帶你進公主府倒是沒問題,但太平殿下如果出來了,我乃駙馬,無非也就被她斥責幾句。可你嘛,隻怕要擔上一個以下犯上的罪名。”

李諾將太平公主關進天牢,是為了辦桉,是公事,勉強還能圓得過去。

但若進公主府,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一旦不能將公主一棍子打死,那他就要承受公主的無儘怒火。

屆時,禮部和禦史台必將噴得他頭血淋頭,連皇帝都保不住他。

為您提供大神左岸七夜的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243章 鼠妖化形女娃,李諾酒約駙馬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