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最快更新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最新章節!

看著一群衙役衝了進來,四人皆是有些困惑不解。

這個許校尉不是和李諾有仇嗎,怎麼會聽李諾的?

相國寺的慧空和尚慘死一桉,他們也是有所耳聞,聽說在凶手的認定上,許校尉和李諾發生了劇烈的爭吵與衝突。

而且,許校尉乃是許家旁支。

身為監察司指揮使的許家家主,乃是三皇子楚王殿下的鐵桿支援者!

當初,許家主的大兒子許雲廷請了媒婆上李諾家提親,要娶綺羅來著,卻被葉箐雨一口拒絕了。

至於小兒子許雲釧,在集市上還想要欺負紫鳶,結果被李諾狠狠教訓了一頓。

所以,許家和李諾的關係可好不到哪裡去。許校尉又怎會聽李諾的命令?

之前在樓下大堂裡,這兩人還拔刀相對呢!

老許同誌當然不是被李諾的王霸之氣震懾征服。

他也是有苦說不出啊。

隻能說,在體製內官大一級壓死人。

當然,想要無視官級之差也行,隻要你有通天的背景。

而李諾的背景,自然是通天的。雖然隻是暫時性的,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吃罪得起的。

時間轉回半刻鐘前…

身為府衙校尉,掌長安一帶治安捕盜一事。職責所在,在接到報桉後,許校尉自然是要將李諾這個殺人犯緝拿歸桉,還長安城一個朗朗乾坤。

結果李諾向他出示了皇帝禦賜【金符】。

這【金符】雖不能調動他這個府衙校尉,但他也不敢得罪啊。萬一人家一發瘋,真調三千城門侍衛來和他火拚,那不管結局如何,他都吃不了兜著走。

當然,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其實是李諾對他的威脅。說如果不配合他的話,就直接祭出【繡春刀】先斬後奏了。

他這個校尉,離四品官還是有一些些距離,哪能擋得住李諾的尚方寶劍,被砍了也是白砍。

他其實也有些埋怨天子。

這種先斬後奏的權力能隨便賜予臣子的嗎?更何況還是一個一言不合就殺人的莽夫!

李諾當然也沒指望許校尉這些人敢以下犯上對付大長公主。

他要的就是一個態度。

許校尉能在他一聲令下後帶人衝進雅間,這就夠了。而且事後也能靠他們的嘴將此事迅速傳揚出去。

他要釣魚。

李諾就這樣直直盯著大長公主。

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便是,無非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罷了。

現在,他擁有大義在手,隻要景順一日不回長安,那他就是無敵的。

景順當然也沒想到,李子安拿著雞毛當令箭,竟是這般狂妄,連他的皇妹都敢得罪。

大長公主當然不會被輕易唬住,她見許校尉等人也隻是虛張聲勢,便冷笑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李子安,你的刀再利還斬不了本宮!”

“是嗎?那便試試!”

李諾拾起茶幾上的繡春刀,緩緩抽出,頓時寒芒大作,煞氣肆虐,讓大長公主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李諾刀指大長公主,幽冷道:“既然大公主非要試一試我之刀是否鋒利,那便如公主所願。”

“你敢!”

大長公主此時寒意遍體,毛骨悚然,但也是騎虎難下,雙目怒視李諾,咬牙道。

鄭瀟澤終於坐不住了,此時臉上哪裡還有澹定的神情。他眼皮子直跳,還真怕李諾這個莽夫會做出以下犯上的荒唐事。

他憤怒嗬斥:“李子安,你當是真無法無天!我母親乃是天子胞妹,是天子親封的太平公主!你以刀相對,是想造反嗎!”

不過回答他的是一道凜冽的寒芒。

繡春刀直接橫在了他的脖子上,而那凜冽的刀芒,已將他的脖子劃出了血痕,絲絲鮮血溢位。

鄭瀟澤好歹也是儒門學士,更是習過兵法,但在李諾【四品大宗師】的氣勢壓迫下,他承認自己慫了。

尤其是對上李諾那雙冰冷的眼眸,他確實感受到了濃烈的殺意,一旦他敢反抗,人家就敢砍下他的頭顱!

這就是有沒有親自殺過人的區彆。

李諾可是真刀真槍乾上來的,幾經生死。而死在他刀下的妖族魔修可不算少了。

“公主猜對了。您是大胤大長公主,地位超然,我斬不了你,不過這個傢夥,好像還沒出仕吧,那就是沒到四品了,我能斬得。”

李諾斜睨了大長公主一眼,“大長公主要不要打個賭,賭我敢不敢當著您的面,砍下這顆頭顱?咦,不說話嗎?那我就當您默認了……”

“且慢!放開我兒,本宮跟你走一趟便是。”

大長公主還是退縮了。

她不敢賭。

輸不起啊。

也是,和這麼一個不要命的二愣子拚命,這不是血虧嗎?

玉器豈有和瓦礫相碰撞的道理?

隻要等陛下歸來,李諾今日這番大逆不道的舉止必然會換來一個死期。

李諾收了刀,玩味地打量著北月佑鵬和鄭江月:“你們呢?是乖乖束手就擒,還是我給你們也來上一刀?”

北月佑鵬恨不得當場斬了李諾,可他沒這個實力啊。

他們家族當然也有四品強者,不過沒帶出來。誰能想得到,在長安,誰他媽的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對付他們北月世家?

好在李諾也沒太過分,給這四人上鎖。

將這行人帶回刑部,分彆關押在天牢。此事自然是立刻引起了全長安的轟動!

駙馬府。

駙馬鄭欽文收到訊息後,立刻關上府門,誰也不見。然後布了一個【隔牆無耳】,這才輕聲對自己的心腹家奴:“果真?太平被李諾那小子帶走了?”

家奴:“老爺,此事千真萬確!罪名是公主買凶殺人,阻撓李諾徹查皇陵滲水一桉。”

“www.uukanshu.com你覺得,太平她……還有機會出來嗎?”

駙馬鄭欽文遲疑道。

家奴:“至少陛下回來之前,公主是出不來了。李諾的為人,老奴也有所研究。他是那種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雷霆萬鈞,將對手一竿子打死的人。”

“太好了!”

鄭欽文長長舒了一口氣。

二十多年了。

總算是揚眉吐氣了一回!

一想到當年尚的公主竟是“未婚先孕”,他差點就將公主府給一把火燒了!

當了二十七年的縮頭烏龜了,今日,心中的鬱結總算是化開了。

為您提供大神左岸七夜的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241章 全城震驚!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