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還有我!我也要去!”

突然間,門口傳來一個翩翩公子的聲音。

李諾轉頭一看,竟是崔立言!

這廝怎麼會在這裡?

難道賊心不死,想來找娘子的麻煩?

“又不關你事,你去什麼去?而且你身手那麼爛,本姑娘可沒功夫照顧你。”

綺羅不知從哪裡冒出,一臉鄙夷地瞪著崔立言。

李諾將視線落在葉箐雨身上,滿眼詢問之意。

“夫君,這位崔公子早上來過我們宅院……後來又跟著我們來到鋪子,不過並未做什麼出格的事情……”

葉箐雨稍作解釋。

崔立言很是忌憚綺羅,不敢與之對視。

他可憐兮兮地望向李諾:“子安兄,小弟的唇槍舌劍定能幫你斬妖!”

李諾剛想回絕,不過轉眼一想自己的福緣……

破案如有神助!

這是否意味著這次破案需要幫手?

面對狡猾的河童,絕對不能馬虎大意啊。

想到此處,李諾便點頭應下來:“去也可以,不過絕對不能自作主張,一切行動聽我指揮。”

“一言為定!”

崔立言眸中燃起興奮神色。

邊上,綺羅嬌哼一聲,表示不屑。

三人很快便到了岸邊,與眾人一起登船,朝著湖心島行去。

船上。

崔立言見到秦小樓後也是驚訝極了:“秦小樓,你怎麼在這?”

秦小樓撇撇嘴,似乎很不屑與崔立言對話:“要你管!”

崔立言稍顯尷尬。

這小魔女惹不起,還是躲得遠遠的比較好。

李諾則是故意刺激北月飛槐:“靈隱寺的老和尚可是得道高僧,他若阻攔咱們搜查,你可得想辦法。”

北月飛槐面色不悅道:“哼!此案乾係重大,他敢阻撓?本官就……”

李諾揶揄道:“你就如何?難不成你能對付得了四品禪師?”

“子安說的對。北月飛槐,你才劍道五品,可不要好高騖遠,免得砸了你們北月世家的名頭。”

雖說很不爽李諾沒能和他姐成親,但他對姓北月的更加不爽。

大胤朝五姓七望,北月可是穩壓他們崔家一頭。

北月飛槐被嗆得面色蒼白。

贏小樓偷著樂:“不愧是伶牙俐齒李子安。都棄文從武了,可這口舌卻未退化。”

“什麼李子安?”

北月飛槐皺了皺眉。

贏小樓撇撇嘴:“飛魚服,繡春刀,這麼明顯的裝扮你還沒看出來嗎?”

北月飛槐懵逼。

他癡迷於劍道,很小的時候就上了巴山劍場修煉,江湖經驗反倒是沒有常年混跡市井的贏小樓多。覺得劍道有成,這才下山曆練。去年李子安這一案鬨得雖然很凶,但他也隻是有所耳聞而已。

“原來你就是那個非禮薑秋月的李狀元?”

北月飛槐打量著李諾,訝異道。他對李諾非禮薑秋月很感興趣。

這膽子之大,吾輩之楷模啊!

李諾沒好氣地瞥了他一眼。

這人,腦子缺根筋嗎?

哪有這麼在人家傷口撒鹽的?

就不怕捱揍嗎?

北月飛槐又自言自語歎道:“唉,我若有你這樣的勇氣就好了。”

李諾目瞪口呆:“兄台,你也想非禮薑秋月?”

咦?

為什麼要用“也”字?

北月飛槐憋紅臉:“胡說!我纔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

眾人都很自覺挪了挪位子,離北月飛槐遠一些。

薑秋月雖被打入冷宮,但還是皇帝的妃子,可不是他們這些做臣子的能夠議論的。

北月飛槐急道:“我可是有婚約的人……我的心上人是秦怡霜,就是小樓的親姐,她可以作證。”

李諾恍然大悟:“原來如此,你是想非禮秦怡霜!”

北月飛槐:……

秦小樓偷笑道:“北月姐夫,你的劍也許比李子安快,但你的嘴絕對比他笨,你和他鬥嘴,豈不是自討苦吃。”

秦北天繃著臉,努力不讓自己笑出來:“好了,到了,大家上岸吧。”

兩船靠岸。

衙役們立刻四周警戒。

李諾說道:“這樣,你們進寺和老和尚交涉一下。我四周先轉一轉,半個時辰後,我們在大殿集合。”

秦小樓:“我和你一起。”

北月飛槐著急道:“小樓,你還是跟在我身邊吧,我也好照顧到你。”

“我帶著好東西呢,能照顧好自己。”

秦小樓自信滿滿地拍了拍袖口,也不知裡面藏了多少機關暗器。

秦北天:“事不宜遲,那就兵分兩路吧。北月兄,我們上山,老和尚那邊,還需你出示公文交涉,不然他可不會讓咱們搜寺。”

兵分兩路。

李諾在河邊走走停停,若有所思。

綺羅寸步不離,護著李諾。

崔立言在一旁獻殷勤,被綺羅凶凶一瞪,自找沒趣,情緒有些低落。

秦小樓則是饒有興致地看著李諾。

李諾瞪了她一眼:“乾嘛老偷看我?”

秦小樓笑嘻嘻反駁:“你不偷看我,怎麼知道我在偷看你。”

李諾回擊:“還說我伶牙俐齒呢,你更是牙尖嘴利。”

“要吃嗎?

秦小樓拿出一串糖葫蘆遞給李諾。

李諾也不客氣,直接拿過來三下五除二就吃的乾乾淨淨。

“你變了。”

秦小樓露出一個小惡魔的笑容,“李子安,你以前可是不吃糖葫蘆的,說粘牙,會降低唇槍舌劍的威力。”

什麼意思?

這小妞認識他?

李諾突然有些慌。

該不會是身體原主留下的風流債吧。

那可就慘了!

好在秦樓接下來的話讓李諾鬆了口氣。

她繼續道:“你乾嘛裝著不認識我?你真的和婉婉姐姐和離了?”

原來是她……

李諾總算想起這個秦小樓是誰了。

這丫頭和崔婉婉算是閨中密友。

李諾道:“還未成親哪來的和離?小孩子家家的,莫要管這些事情。”

秦小樓挺了挺小胸脯:“哼,我都十六歲了,我看到好些媒婆上我家提親呢。”

“有人向你提親?”

“對呀,不過都被我爹趕出去了嘿嘿。UU看書www.uukanshu.com”秦小樓不好意思道,“我姐很快就要嫁給北月了,我爹可不想一下子就將兩個女兒都嫁出去,肯定想多留我幾年。你彆轉移話題,你還沒回答我呢。”

李諾道:“我已成親了,就在幾日前。”

秦小樓菸嘴驚呼:“啊,你成親了!那婉婉姐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她有她自己的幸福要追求,我和她不是一路人。”李諾無語道,“好了,我不想說以前的事,還是做正事吧。”

秦小樓扁了扁嘴:“哼,負心漢。”

突然間,一道寒芒閃過。

綺羅的劍直接朝著秦小樓砍去。

秦小樓袖口一揮,使出了袖裡刀術,擋住了綺羅這一劍,怒道:“你乾什麼!”

綺羅冷冷道:“我家姑爺可不是負心漢。”

“你家姑爺?”

秦小樓驚訝道。

他還以為這個綺羅是李諾的侍女。

崔立言可不想將此事鬨大,急忙解釋道:“小樓,綺羅姑孃家的小姐嫁給了李子安。”

綺羅道:“姑爺,你以前的風流債我不管,但你已和我家小姐成婚……”

“都彆吵了,不然都給我回去。”

知道綺羅護主心切,李諾倒也不想和她一般見識,隻訓斥了一句,然後繼續在河邊瞎逛。

秦小樓:“你到底找什麼?”

李諾自言自語道:“果然沒在河底了……”

那麼問題來了。

它會藏在哪裡呢?

突然間,李諾想到了一種可能,立刻將視線投到了桃花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