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這個美若天仙、心思單純的狐妖並未說謊,她確實是來找胡慕白的。

不止中原王朝的人類會定娃娃親,萬妖山的妖族也會有這樣的行為。

妖族這番出使大胤,狐媚兒也是以妖族使者的身份混入了隊伍中,不過在進入大胤境後,她便等不及了,私自脫離了隊伍,先行一步去往長安,去尋她的未來夫君。

哪知她遠遠低估了旅途的凶險,差一點就被斬妖除魔衛道的第一劍給殺了,幸虧她用本命神通幻術迷惑了第一劍,從而獲得了一線生機。

不過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剛逃離了虎口卻又進了狼窩。

隻能怪她太單純了。

妖族中狐族是一個十分特彆的種族,他們身為妖界皇族,天生就高妖一等,他們絕大多數都很狡猾警惕,“狡猾如狐”這個詞語便脫胎於狐族。但他們中間也有極少一部分的心思單純得如白紙一般。

這個狐媚兒就屬於後者。

而像她這樣的妖女,若沒妖護著,一般是活不過三集的。

其實她也是幸運的,關鍵時刻碰到了李諾。雖被鎮壓在煉獄塔】下,但也沒了生命危險。

渝州城。

煉獄塔。

沒有了李諾這個包攬煉獄塔所有事物的斬妖人,獄卒們的苦逼日子便重新降臨了。

在李諾離開渝州的這些日子裡,他們中已經有好幾個人巡視煉獄塔時因吸入過多的陰煞氣而亡。

這一日。

又逢巡查之日。

輪值的獄卒硬著頭皮巡視時,赫然發現第一層刀山獄的一間牢房裡突然多出了一個貌美如花的妖女,嚇得他急忙轉身逃跑。

他慌裡慌張地跑去了府衙,將此事報於知府大人。

這裡多說一句。

原來的渝州知府陳雨彥和校尉秦北天都已調職離開了渝州。

新知府是國子監派係,走馬上任後,內心則是非常的惶恐。

知渝州府,最重要的職責就是看管煉獄塔】。可他哪能想得到,才上任沒多久,便遇到這麼讓他膽顫心驚的事兒。

就在數日前,煉獄塔】出事了!鎮壓在塔內將近四分之一的妖魔欽犯無緣無故消失了。

這讓他驚恐到難以理解。

誰能有這個本事,無聲無息闖入煉獄塔】救走五十多個欽犯?

他猶豫不決好些天,都沒敢將此事向朝廷彙報。

而今日,又有獄卒來報,說煉獄塔裡突然又多出一個狐妖來?

到底是誰?

能輕易瞞過值守獄卒,隨意進出煉獄塔】?

隻怕三品境】強者都做不到這種令人驚駭的地步吧?

咬了咬牙,他知道不管能否搜捕到那些“逃走”了的欽犯,都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不然彆說頭上的烏紗帽不保,怕是連這條小命都要丟了。

於是,他急匆匆地寫了一份奏摺,八百裡加急,送往長安。

想了想,他又覺得心裡還不踏實,便施展飛鶴傳書】神通,將此事提前告知於他在朝中做官的恩師,希望在恩師能夠拉他一把。

……

長安以東一百裡。

天子車輦。

“陛下,妖族大使不日就要進長安,秦王殿下缺乏經驗,隻怕處理不好此事。”

邊上,一直寡言的崔相忽然說起了此事。

今時今日,中原王朝和妖族的關係十分的微妙。稍有不慎,就會引起兩國大戰。

景順帝的面色不太好,精神也不佳,一副行將就木的樣子。他半合著眼簾,說道:“這是朕對他的考驗。”

崔相動了動喉嚨,不過最終還是放棄了說話。

他與景順共事三十餘年,親自將景順扶上九五至尊的位子。

而今,這帝相之間的裂縫已現,人力是無法縫補的。

天子這哪裡是給秦王的考驗?

這是沒有任何執政經驗的秦王可以處理好的?

天子分明是想著待泰山封禪回來後,便以此事為由,將秦王廢掉。

當然,秦王也可以逃避責任,事無钜細都請示天子,但如此一來,他這監國也就名存實亡了。

崔無悔也是感覺自己心有餘力不足了。

景順此行泰山封禪是想求得長生,他能不知?

但人之生老病死,乃是天道循環,人力又豈可改之?

哪怕是踏足一品境】,那最多也隻能增壽幾百年而已,更何況景順的修為實乃平平。

但他也明白,景順已被矇蔽了心智,在這件事上,不撞破南山是絕不會回頭的。

這彷佛就是一個魔咒。

中原曆代王朝中,不乏前期勵精圖治,晚年昏聵求長生的天子。

不可一世的秦帝出海尋蓬來仙島求長生,

卻病死於海上;中興之主明皇晚年煉仙丹求長生,最後把自己毒死……

然而,明明已有前車之鑒,但後世皇帝卻飛蛾撲火,求長生的各種花樣層出不窮,不僅玩死了自己,還玩壞了老祖宗留下的江山社稷。www.shu.com

景順帝去泰山封禪,隻怕這一封,便是大胤國勢衰敗的開始。

嗚呼哀哉。

曾幾何時,這位帝王是多麼的英明神武、雄材大略!這也是崔無悔願意輔左的原因,甚至不惜將整個崔氏押注到他的身上。

時至今日,這位帝王的雄心壯誌已然泯滅,甚至昏聵到去求長生!

崔無悔有些心冷了。

操勞大半生,大胤卻沒能在他手中變得更加強大繁華,反而有些搖搖欲墜……

見崔相突然沒說話了,景順帝倒也不想寒了這位陪伴自己數十年的老臣的心,便轉移話題道:“愛卿,你說李子安此人到底如何?”

崔無悔:“陛下為何有此一問?”

“朕看不透他,總覺得他彷佛換了一個人似的……”

景順帝還真是目光如炬。

李諾確實換了一個靈魂。

“既然陛下不信任李子安,為何又將如此重要的皇陵滲水桉交於他來查?”

崔無悔當然知道景順帝的心思,但有些事情,也要假裝自己不知道。

“因為李子安不怕得任何罪人!皇陵山先帝屍骸不翼而飛,定是有妖孽作祟,將之盜取,未得便是毀掉大胤的國運。李子安隻要查下去,那些人一定會狗急跳牆。屆時,朕重返長安,將之連根拔起。”

景順澹漠說道,眼裡閃過絲絲殺意。

崔無悔又是沉默以對。

他並不反對景順的計劃。隻是這把刀殺了人之後,就必須要摧毀,給天下人一個交代。

所以李子安不管能否將此桉辦得妥當,待景順封禪歸來後,他便難逃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