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閣下乃是武道大宗師,老道正巧想請指教一二。”

揹著劍囊的老道言輕語澹,臉色儘是冷漠之意。

“那可真不巧了,在下沒空。”

老道士氣勢雖足,但李諾不退半步,更不會被他牽著鼻子走。

當他是什麼?

想白漂?

陪練還要付費呢!

老道稍顯訝異,他也沒想到李諾會一點面子都不給。

他腳下一跺,整個人便騰空飛躍,攔在了李諾面前,隨即背後劍囊一開,一把無鋒重劍展露真容。

這竟是一把和繡春刀】同一級彆的寶器級兵刃!

這個老道士,還真不簡單!

不過李諾渾然不懼。

這裡是長安城!

而且還是朱雀大街!

敢在這裡動刀,真當城衛將士是吃素的?

李諾澹然道:“這裡是朱雀大街。你若在此動手,本官可是有權抓你。”

第一劍眼中殺意大作:“你得罪逍遙王殿下,死罪可免,但活罪難逃。”

李諾眸光掠過老道,落在了王府上,反問道:“是逍遙王讓你找我的?”

第一劍怒目而視:“非也。主辱臣死,今日,老道定要為王爺掙回這個面子。”

這個老道士腦袋缺了一根筋嗎,是不是煉功煉傻了?

不過這樣的人才最可怕。

因為有著極深的執念!

這時,被禁足的逍遙王來到了大門處,臉色微微一變。

他對著第一劍喊道:“第一道長,本王和李子安之間的誤會已經消除,莫要為難子安。正事要緊,你快去辦吧。”

逍遙王發話了,第一劍當然要遵從,他冷漠地掃了李諾一眼,這才朝西邊走去。

他看似簡簡單單一步一步邁出,卻是一步三丈,很快就消失在了拐角處。

逍遙王又對李諾說道:“山野之人性子有些衝,子安莫要怪罪,本王代他向你賠個不是。”

李諾有些懷疑。

這個逍遙王不……很對勁啊!

那麼囂張跋扈的人,竟然會當面給他道歉?

逍遙王彷佛變了個人一樣,唏噓道:“本王被陛下禁足,時間未到,就不出來了,子安彆見怪。”

難道真是受到了深刻的教訓,所以重歸正道了?

一個人的性子真有這麼容易改變?

李諾深表懷疑。

這個逍遙王,一定在圖謀什麼!

改不會是想趁著景順帝不在時謀逆吧?

李諾深吸一口,不想被捲入這個旋渦,便道:“王爺客氣了,在下還有事就先走一步。”

言畢。

李諾便匆匆離去,無視逍遙王對他發出的善意。

逍遙王臉上凝露出一絲陰翳。

慧空和尚要殺,這個李子安也該死。

否則他的念頭就不通達了。

不過飯要一口一口吃。第一劍剛從關外歸來,他當然是要先報大仇。

金身法相】乃是佛門至高功訣,長安城除了那個與世無爭的三品羅漢之外,就隻有慧空和尚會!

所以,那個潛入他府邸,刺殺他的隻能是慧空。

之前和慧空大戰一回,折損了不少人手,讓他恨得直咬牙。

現在第一劍歸來,以他的性子,豈會留慧空繼續在人世間?

……

李諾沒一會兒便回到了城西。

綺羅鼓起腮幫子,氣呼呼道:“姑爺,你在外頭野了好幾天,可算捨得回來了呀!”

在綺羅面前,李諾便有著天然優勢,直接一手搭在綺羅的腦袋瓜上,將她的髮髻弄得一團糟,笑嗬嗬道:“沒大沒小!小姐人呢?”

“小姐去相國寺給您祈福去了!”

綺**嘛逃離李諾的魔爪,怒目而視。

李諾著急道:“你怎麼沒跟去?”

綺羅迷湖地回道:“小姐說不讓我跟,她說必須有人守在家裡。”

“笨蛋!小姐安危最要緊,你怎麼能讓小姐獨自去相國寺!”

李諾有些埋怨綺羅。

娘子出行怎可沒有護衛,這丫頭怎麼就不懂事呢!

綺羅:“小姐帶了大黑牛和老馬妖一起過去的。哎呀,姑爺你就放心吧,沒人能傷到小姐。”

李諾雖也知曉葉箐雨會劍宗劍訣,但他還是有些擔心。

他準備親自去一趟相國寺。

正好也要去找一下慧覺苦行僧,有些事情需要他幫忙。

“你繼續守在家裡,我去接娘子回來。”

李諾叮囑了一句,連道袍都沒時間換,便匆匆趕往相國寺。

當然,他引蛇出洞之計也不得不提前。

他在長安城裡,那些隱藏在暗中的勢力想要對付他沒那麼容易。但離開長安,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李諾出了城西大門,甚至故意沒走官道,而是挑小路前往相國寺。

不過正主沒引出來,卻惹來了一個禍國殃民的狐狸精。

“嗚嗚嗚……好疼……”

野徑邊的一顆大榕樹下,一個嬌弱的女子淚眼婆娑地抽泣著,一顰一蹙,媚態天成。

“公子且等等,奴家受了傷不便行動,公子能否幫幫奴家?”

女子見有人來了,立刻打起精神,楚楚可憐道。

李諾蹲下腳步:“你這是?”

“公子,奴家叫狐媚娘,是一隻狐妖,剛纔被一道人所傷。”

女子腿上鮮血淋漓,腰腹間也有傷口。

李諾稍顯驚訝。

本以為這個女妖是要勾引他,吸他陽氣,食他心肝,結果人家直接承就承認了她自己的身份?

“你是狐妖?怎會在此?”

李諾好奇道。

一般這種級彆的狐妖,要麼在萬妖山修行,要麼就是被人類的達官貴族抓去培養成妖姬,以色侍人。

“公子,我是來尋親的。”

胡媚娘有些天真道。

“你找誰?”

“找我夫君呀。”

“你夫君又是誰?”

“他叫胡慕白,在你們人族王朝當質子。公子可有聽說過?”

是他?

李諾再一次打量起這個狐妖。

狐妖有些害怕,急忙道:“公子,奴家沒有騙你。奴家是有通關文書的,可不是野妖哦。”

“是誰傷的你?”

李諾問道。www.uukanshu.com

狐妖天生可施展幻術,想要傷到她可沒那麼容易。

狐媚兒眸中流露出一絲驚恐,道:“一個白鬍子道人,身後揹著一個劍囊,那把劍很大,能傷人神魂。他看到奴家二話不說就要殺奴家,幸好奴家施了個幻術躲過一劫。”

第一劍!

必定是他無疑了。

以逍遙王的性子,吃了這麼大的虧,現在第一劍出關了,他肯定會派第一劍去找慧空和尚的麻煩。

“公子,你能幫幫奴家嗎?”

見李諾沒說話,狐媚兒可憐兮兮道。

李諾道:“男女授受不親。我總不能揹你回長安吧?”

狐媚兒:“那公子能幫我去長安找下胡慕白嗎?讓他來接我便可,公子放心,奴家會給你報酬的。”

李諾計上心來,循循善誘道:“我要去一趟相國寺,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有一可以收人的空間寶物,先收了你,等我回長安後再放你出來?你看如何?”

“那多謝公子了。”

狐媚兒欣喜道。

李諾心念一動,在他用手碰觸狐妖的霎那間,便見狐妖被他收進了煉獄塔】。

這是他和器靈好感度達到60點時的“煉獄通道術”,每日可開啟一次,持續一個時辰。當然,前提是對方自願或者失去意識才能被他帶進煉獄。

不過李諾也沒有折磨這隻很傻很天真的狐妖,隻是將她關押在第一層的一間牢房裡,並且還停止了千刀萬剮這一酷刑。

做完這一切,李諾心情格外暢快起來。

不管這隻狐妖是不是真來尋親的,先抓起來總沒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