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目送這兩妖進了酒樓後,李諾便十分乾脆地轉身離去。

妖族質子胡慕白可是四品吞噬境】妖將,而且還是對氣味最為敏銳的狐妖,哪怕他施展一葉障目】,屏氣斂聲,也是有很大概率被察覺。更何況還有一個讓他都有些琢磨不透的妖師。

望著李諾遠去的背影,胡慕白大感意外道:“飛揚兄,這個李子安好警惕,你的計劃落空了啊。”

妖師:“也罷,算他命好逃過一劫。不過此子不除,本王心中難安。”

這個妖師自稱本王!

他竟是一位妖王!

如此顯赫身份,為何要隱姓埋名佩戴面具為燕王鞍前馬後?

胡慕白對李諾倒沒有什麼敵意,他笑道:“飛揚兄,你之前不是還想著將李子安收入帳下嗎?怎麼現在又改變主意,要置他於死地?”

妖師:“第一,燕王對他深惡痛絕;第二,我昨夜沉下心思對此人特意相了一卦,發現此人擁有帝王之命,這一旦成長下去,隻怕對我們萬妖山不利。既然明知會是大敵,還不如趁其弱小時直接扼殺!”

他也是一個果敢的人物。

在昨夜李諾對燕王動刀之時,他就想明白了,這個人是絕對沒辦法收服的,那就隻能毀滅了。

隻是可惜,這裡是長安城,他暗殺李子安的希望渺茫。

而今日特意設下的圈套,結果人家卻沒上當。

當然,妖師不知道的是李諾的福緣】又更新了——這會變成了“福星高照,持續三十日”。

胡慕白微微嘲諷道:“反正我不摻和你們之間的事。我隻是一個被遺棄的質子。”

“唉!可惜啊,一整夜的佈局到頭來卻功虧一簣。殺陣和殺手,都撤了吧。”

妖師有些失落。

李諾可不知道,這個才見過一面的妖師竟要置他於死地。

他這會兒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晚可是要和晉陽公主約好一起去摘星樓的。他不知那位高高在上的國師大人的性子如何,會不會見他,見了他又會不會翻臉不認人。所以,他必須要做好萬分的準備。

回到城西時也已近黃昏。

李諾站在院中東張西望,隻是那道倩影早已不在。

“夫君今日回來的倒是有些早……”葉箐雨哪裡還不明白自家夫君的心思,便笑盈盈道,“對了,紫鳶姐姐已經回去了。”

李諾稍顯失落道:“娘子,等為夫忙活完手上的桉子,我們便一起去看看她吧。”

葉箐雨眸含笑意:“不知夫君可曾聽過,前朝有娥皇女英共侍一夫的美談。”

看著娘子眼中的戲謔,李諾頓時渾身一個激靈,立刻岔開話題:“咳咳……為夫告訴娘子一個秘密,今日早朝上,天子已下令,三日後便去泰山封禪。”

葉箐雨倒也沒點破李諾的小心思,頷首道:“這事兒早就傳開了,還說四皇子要監國,天子封禪歸來便要立他為太子。”

李諾瞠目結舌:“這訊息傳得還真是快啊。”

“世上哪有不透風的牆。”

葉箐雨猶豫一番,終究還是不吐不快,“夫君,你說這大胤朝還有得救嗎?”

她很想知道夫君的態度。

夫君雖有天下共主】這一帝王命格,但若真要保大胤也是可以的。

立景順帝的子嗣為帝,他做攝政王。

可如此一來,中原王朝的國號還是大胤。那她也隻能將自己前朝公主的身份隱瞞一輩子了。

李諾訝異道:“娘子為何這麼問?”

葉箐雨回道:“天子繼位至今已有十五載,可大胤卻給人一種搖搖欲墜的感覺。北地、西域、南疆……都不太安分,然而天子不思如何安天下,卻要去泰山封禪?他不似太宗那般開疆擴土,又不似宣文治天下,國泰明安,他有何資格去泰山封禪?”

李諾倒沒有懷疑葉箐雨彆有目的。

畢竟,葉長卿一桉中,葉家百來口人可都沒落得好下場,葉箐雨又怎會原諒罪魁禍首景順皇帝?

而他當然要為娘子、還有紫鳶討回一個公道!

所以,他和景順之間的矛盾是根本無法調和的。

隻是……

到現在還沒能找到那個關鍵人物姬長夜,這讓他有些著急。

難道真要去找信王李載鈞幫忙?

當然,這是下下之策。

天策府大將軍,手握天下軍權。

這可是景順帝的逆鱗!

彆看李諾現在這般鬨騰都沒事,甚至還加官進爵,可一旦碰觸這個逆鱗,不管是基於何種目的,景順絕對會毫不留情地將他大卸八塊!

李諾堅定道:“娘子放心吧,為夫一定會給你討回公道的!對了,我現在得去後院準備點東西,莫要讓人來打擾我,今晚我要進皇宮一趟。”

“大胤皇宮堪比龍潭虎穴,夫君可要當心。”

葉箐雨輕抿紅唇道。

不過她心裡可是立刻起了彆的心思。

夫君既然今晚不回來……那她又可以出去大乾一場了!

聽說那個剛從西北凱旋的燕王不太老實,敢對她的夫君出手。哼哼,那就勢必要讓這位王爺知曉,她葉箐雨的夫君,可不是誰都能夠欺負的!

李諾是護妻狂魔,葉箐雨也是當仁不讓。

離約定時間還有一個多時辰,李諾當然要去後院的練功房好好“修煉”一番。

他已經感覺到煉獄塔】器靈甦醒了。

不容易啊!

吞了刑部大牢的那個四品境】洪易的神魂,器靈竟然沉睡了這麼久。

再不醒來,他都要哭了。

不過李諾剛走進後院,便見他的哼哈二將鬼鬼祟祟地躲在草叢裡,也不知要乾什麼。

“你倆蹲在草叢裡埋伏誰呢?”

李諾沒好氣道。

見偽裝術被識破,馬妖和大黑夔便灰溜溜地從草叢裡顯身。

不過大黑夔為了推卸責任,便將馬妖出賣:“老大!都是這個臭不要臉的馬妖,說要向你偷師呢。對了,他還一個勁地說你壞話。”

老馬妖大驚失色,急忙去捂大黑夔的這張臭嘴。

大黑夔哪能讓它得逞,於是兩人立刻打鬥起來。

不過大黑夔的實力到底還是弱了一些,很快被馬妖打翻在地。

嘿!

一直被李諾當做坐騎的老馬妖竟也有一天能夠翻身做主騎彆人。

老馬妖訕訕笑道:“大人,莫要聽這個滿嘴漏風的傢夥胡說八道。”

大黑夔可不服輸,繼續罵咧咧道:“老大,這老馬說你言而無信!”

“你還說!”

馬妖氣急敗壞,恨不得將這傢夥的嘴給撕爛。

李諾使出掌風,將兩人分開,道:“馬面,有什麼話就直說吧,我又不是暴君。”

大黑夔粗咧咧道:“老馬說都好些日子了,可大人您答應它的口糧可都沒兌現。”

老馬妖羞愧地低下了腦袋。

李諾哭笑不得。

這件事,確實是他做的有些不地道。

因為之前降服馬妖時,他確實答應過說馬妖,會給它準備一些品級不差的“神魂”飼料,讓它儘早恢複實力。

隻是進了長安後,一直忙這忙那的,他就給忙忘記了。

不過煉獄塔】裡鎮壓的死囚不能動,那都是器靈的口糧。

倒是刑部大牢那邊,可以操作一番。

“這事兒……確實是我疏忽了。這樣,等過幾日,我帶你去一趟刑部天牢,讓你飽餐一頓。”

李諾笑道,彷佛刑部大牢就是他家開的一般。

不過也差不多了。

在刑部,確實沒人敢惹他。

之前還對他有意見的那位“豹爺”班頭,現在早就夾起尾巴,低調地連李諾都快忘記有這一號人了。

老馬聽到李諾的承諾,笑成了咧嘴怪。

大黑夔則是無比羨慕。

還是妖族牛逼啊,肉、噬神魂就能提升修為,不像他們武夫,隻能一步一步打磨肉身才能修煉氣勁。

這也是天下武夫眾多,但頂尖戰力卻極度貴乏的原因。

武夫,必須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哪怕天資非凡,修煉至四品大宗師】,隻怕也已過了不惑之年。

而像李諾這種棄文從武不過一年就能成大宗師的,

絕對是個例,沒有任何的參考價值。

“好了,你倆給護法吧,我要入定修煉。”

李諾對倆人說道。

大黑夔和老馬則是面面相覷,難以理解,怎麼武夫也要入定修煉?

李諾也沒解釋,直接走入了練功房。

大黑牛茫然道:“大人入定修煉?難道大人開始修道了,要引天地靈氣入體?”

老馬妖眸光灼灼:“應該不是,沒有感受到有真氣波動。可能是大人發明瞭新的修煉方法吧?”

“嘿嘿,那咱們可要守好了。沒準大人一高興,就將這逆天功法傳授給咱們。”

兩人立刻挺直胸膛,警惕地打量起四周,生怕有什麼東西混進來破壞了大人的修煉。

當然,這是多餘的。

有葉箐雨在,誰能偷溜進來?

那個阿骨兒就是前車之鑒。

李諾沉下心神,眨眼間就在原地消失。

煉獄塔最底層。

當李諾恢複意識時,便見一個五官精緻的少女直直看著他。

戀雨,這長的也太快了!

之前還隻是三四歲的樣子,沒想到睡了一覺,就直接長成了豆蔻年華的少女。

“戀雨,好久不見啊。”

李諾笑著打招呼。

戀雨卻摸了摸有些乾癟的肚子:“我又餓了。”

“嘿嘿,放心,今天絕對會給你一頓超級大餐!”說著,李諾從懷裡掏出了那張偽造文書,“這裡一共有五隻四品境】、二十五隻五品境】以及十六隻六品境】妖族的斬立決文書……”

這將近是鎮壓在煉獄塔】裡五分之一的囚犯數量。

不是李諾不想一網打儘,實在是這張偽造的文書裡隻能寫這麼多字。

戀雨聽了,不成器地流出了口水……

李諾笑道:“吃得下這麼多嗎?”

戀雨拍了拍肚子:“我可不是三四歲的小屁孩了,當然吃得下!”

嗯…

哪怕撐破肚皮也要將這些全部吃掉!

李諾:“那就從六品境】開始?先吃開胃菜,再吃大餐。”

戀雨:“快點,我等不及了。”

李諾走進第二層的火海煉獄,看著毛髮都被燒焦了的猴妖,宣讀文書:“赤眼猴妖,於揚州城郊殺害三名采藥童子,斬立決!”

赤眼猴妖滿臉驚恐:“斬妖人,你是斬妖人!求大人饒小猴一命。”

“我饒你,誰來饒恕那三個被你吃掉的童子?”

李諾面無表情地抽出了魚腸劍。

從逍遙王武器庫那裡搞到了三把法器級的武器。

其中玄鐵劍乃是重劍,所謂重劍無鋒,大開大合,非常適合在戰場上衝鋒陷陣。

第二把青鋒劍無堅不摧,當飛劍使喚剛剛好。

而這把一尺一寸長、一斤一兩重的魚腸劍用來抽筋剝皮最好不過了。

赤眼猴妖見難逃一死,絕望嘶吼道:“妖吃人天經地義!”

“嗬!那就要做好魂飛魄散的覺悟。”

李諾運轉氣機,一劍刺穿了猴妖的妖丹。

卡察。

妖丹碎裂。

本就奄奄一息的猴妖便如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不到三息時間就歪了脖子。

戀雨急忙小嘴張開,便將猴妖魂魄強行吸了出來,一口吞下了肚子。

“猴妖屍體不要?”

李諾見戀雨看都不看猴妖屍體,便詢問道。

戀雨急忙搖頭。

它乃高等器靈,隻食神魂,纔不吃這種下三濫的肉食。

李諾當然也沒有吃猴腦的癖好。而且這隻猴妖骨瘦如柴,看著就噁心,不過馬妖應該不挑食吧?

什麼?

馬吃草,不吃肉?

人家是馬妖,不是馬,不可混為一談。

“www.kanshu.com好,那一會我將屍體都帶出來。”

李諾說著,腦海裡的《古纂金書則是一閃而過,刷出了中級修為丹】和一部《猴子偷桃的奇葩功訣……

繼續。

青蟒大妖慘死。

夔馬妖將慘死。

黑麪豬妖慘死。

……

一柱香時間,終於將名單上的妖怪一一判刑斬殺。

而他和器靈的好感度也終於達到了100/100。

器靈吃漲了肚子,再一次陷入了沉睡。

隻要等她醒來,那麼李諾便可放開手腳來煉化煉獄塔】了。

一旦成為煉獄塔】的真正主人,那就真的是四品境】無敵!哪怕遇上三品大老,他也擁有一戰之力!

這時。

被關押在無間煉獄乙字號牢房裡的楊無敵突然睜開了眼睛。

他眉宇緊皺,很是疑惑。

身為武道二品不死不滅】的他,當然也是察覺到了煉獄塔】的異樣。

他還感覺到自己和煉獄塔】的緣分突然消失了。他已經沒有機會降服器靈。

這一生亦無望踏足一品武林神話之境】!

三十年的佈局,到頭來竟然功虧一簣。

不過能成為超級強者,心境自然沒有那麼容易崩潰。

他深深一陣歎息,隨後站起來,將手搭在了牢門上,想要用無與倫比的力量破開牢門。

無主的煉獄塔】,想要鎮壓他這個武道二品】還是有些困難的。

然而這一刻,他赫然發現自己的力量竟無法破開牢門?

這時。

一個人影出現了他的面前,用調侃地語氣對他說道:“楊盟主,好久未見,彆來無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