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還有一年時間,我再想其他法子,若真不行,也隻好去巫族走一遭了。”

李諾堅定道。

若說之前還有些猶豫,但在得知紫鳶真正身份的這一刻起,他心中便有了抉擇。

紫鳶的性命,他保定了。

這無關聖母不聖母的。

紫鳶現在可是葉箐雨的唯一親人了!

他身為葉箐雨的丈夫,當然要背起這個責任。

“奴家也沒想到,紫鳶姐姐這些年來會過的這般淒苦。”

葉箐雨抿唇歎息。

其實早些年她也隨師父去京城尋過紫鳶,隻是紫鳶早已被人贖身,而且還改了名字,她自然是沒能找到這個唯一的親人。

“唉,紫鳶也是一個苦命人啊,放心吧娘子,我一定不會讓她輕易香消玉碎的,閻王想要她的命,也得我點頭才行。”

“你呀,可不要逞強。”

“嘿嘿,我心裡有數。能遇上你這麼一個溫柔體貼的娘子,是我一輩子的福分。”

李諾說著便緊緊摟住葉箐雨的香肩。

“嗬……”

葉箐雨打了個哈欠,說道,“夫君,夜色已晚,我們早點歇息吧……”

“好啊,讓為夫好好疼你……”

李諾一個餓虎撲羊過去,而後用手丈量。

葉箐雨咯咯直笑:“彆鬨……”

“娘子,你一定是花仙子轉世,不然身上為何這麼香呢?”

“奴家可不是花仙子哦,奴家是花妖精!”

“那就讓為夫檢檢視看。”

……

另一處客房裡,紫鳶翻來覆去可真是睡不著。

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讓她一時間難以消化。

找到了自幼便分散的妹妹本該是件喜慶的事,然而妹妹卻成了自己心上人的娘子。

自己住進了妹妹的家,結果大晚上的被妹夫抱了一個多時辰。

躺在陌生的床榻上,紫鳶抿著紅唇,眼眸迷離,雙腿夾緊,然而不該有的念頭卻一直在她腦海裡徘徊不散……

好在翌日天還未亮時,李諾便被叫去了皇宮,避免了雙方再次相遇的尷尬。

寅時一刻。

看著不是紫袍就是緋袍的朝堂重臣都乖乖在午門外等候著,李諾心裡就平衡多了。

“哈哈,於大人早啊,聽說你不日就要迎娶一房小妾了?”

“咦,府尹大人你也在啊?聽說逍遙王狀告你不作為,王府失竊一案還沒被破啊?”

“唉,這不是‘詩壇聖手’杜大學士嗎?失敬失敬,對了,小子

文宴上作的那首《桃花》可符合你的口味?”

李諾笑意盎然地與認識的大臣們打起招呼。

這一幕落在那些對他不太熟悉的朝臣眼裡,便顯得很是訝異。

這個李子安,什麼時候人脈都已經擴充到這個地步了?

聊天的對象都是三品二品大官。

真是了不得!

真是讓人嫉妒啊!

咦。

這些部堂級大官怎麼都沒給他好臉色看?

敢情是他自作多情啊。

那沒事了。

虛驚一場。

眾人紛紛不屑之。

於尚書嘴角微微抽搐:“子安,早朝上陛下會召見你,本官也會力薦你主事陵墓滲水一案。不過你可要考慮清楚了,一旦接了,若查不出一個讓陛下滿意的結果,隻怕流放三千裡都是輕的!”

“於大人放心,小子心裡有數,一切按照計劃行事。”

李諾點了點頭。

“哼!”

倒是一旁的杜晏,冷哼了一聲,看向李諾的眼神很是不善。

李諾立刻打趣道:“杜大學士看起來精神欠佳啊?難道還在思念故人?”

杜晏氣呼呼道:“好高騖遠!本官看你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哎呀,小子近日又寫了一首桃花詩,要不等下朝後杜學士來品鑒品鑒?”

李諾揶揄道。

杜晏臉色轉青。

公主文宴上一首《人面桃花》讓他心境破防,老淚縱橫,而其間緣由他又不方便為外人道,這都快成眾人笑柄了。

而罪魁禍首便是這個李子安,真是好氣啊!

你說詩寫得爛也就罷了,可偏偏寫的那麼好,直接寫到他的心坎裡,讓他愛不釋手。

唉!

可惜這個李子安偏偏又是他的死對頭簡玉衍的親傳弟子。

如果是他的學生那該多好啊?他一定將平時所學全都傳授給此子。

他雖也教出了一個江南解元,但不論才學還是心性,和李子安一比,簡直就是砂礫之於珍珠。

一時間,杜晏有些心灰意懶了。

這時,雄雞唱韻,午門緩緩打開,諸位朝公排好隊伍有序入場。

李諾雖能和各位大佬高談論闊,但以他的官職隻能排在隊伍最末。若非陛下召見,他連上朝的資格都沒。

沒多時,諸人都進了金鑾殿,開始了早朝。

而李諾還未得皇帝召見,隻能在門外等候。

“李大人,你就在這裡候著,陛下召見時,會有人通知你。對了,除了龍驤侍衛,其他人等都不

筆趣庫

能帶武器上殿,還請您將這刀解下,有老奴保管……”

帶路的太監指了指李諾的刀。

李諾今日上朝自然是身著飛魚服,腰懸繡春刀。

他拍了拍刀:“此刀乃是陛下親賜,可上斬昏官,下斬佞臣,莫非公公也要試一試此刀利否?”

看著李諾不懷好意的笑容,太監嚇得菊花一緊。

聽說,內務府的杜大太監就是被這個李子安一怒之下斬了一臂,杜首領可是【詭道五品】,都遭了殃,他一個老眼昏花的老太監,還是莫要得罪這種狠人了。

能否帶刀上殿,陛下自有主張,龍驤侍衛也會看著,何必由他來做這個壞人呢?

想通後,老太監露出一個諂媚笑容:“那李大人請自便,奴婢先下去了。”

“嗯,公公你去忙吧。”

看著老太監急步離去,李諾會心一笑。

他當然不是故意和這些太監奴婢為難,他這麼做,是要在皇宮中樹立起他的“人設”。

見左右無事,繼續呆著也是打瞌睡,李諾便起身隨處走走。

這時,一個身著華服的小姑娘手裡提著木劍,正在“追殺”幾名宮女,朝李諾這邊靠近。

“呔!賊人休走,且吃本女俠一劍。”

“啊啊啊,女俠饒命,奴婢不敢了。”

“嘻嘻!”

“哈哈……”

李諾遠遠瞥見,原來是晉陽小公主。

這丫頭,倒是挺可愛的。

當然,李諾也是瞬間想起了國師姬夕瑤……

丫頭你追我趕,UU看書www.uukanshu.com和宮女們玩得倒是很開心,李諾剛想出聲打個招呼的,卻見一身蟒袍的燕王出現。

一個宮女一不留神,撞到燕王身上,反作用力直接讓她倒飛出去,摔倒在地。

其她宮女們也是立刻頓步,臉現驚恐:“奴婢一時不察,還請殿下贖罪。”

從戰場上一刀一槍廝殺出來的大將氣勢,哪是一般人能夠擋得住的?

晉陽公主和燕王雖是兄妹,但年紀相差了二十多歲,再加上燕王常年在外征戰,一年也見不了幾回,故而兩人的關係自然不會好到哪裡去。

甚至,晉陽都不認得她還有這麼一個皇兄。

見自己的宮女被欺負了,她立刻跑上前,舉起木劍,小嘴一扁,奶凶奶凶道:“本宮乃是晉陽公主,你又是誰,都嚇到本官的侍女了,還不快快道歉!”

嘿!

晉陽和慶陽親近,倒也將慶陽的威風學了個七七八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