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李諾心中“咯噔”一下。

壞了!

怎麼就忘了娘子的鼻子可是比狐狸精還靈敏啊。

失策啊失策。

剛纔就應該先去打桶水來衝一衝身子的。

李諾隻得尷尬的收回手,不自然笑道:“娘子,我……”

葉箐雨當然沒有埋怨李諾,她笑眯眯道:“夫君,如果奴家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紫鳶身上的體香吧?你幾時回來的?見過她了呀?”

李諾哪能讓葉箐雨降住,立刻惡人先告狀道:“我還沒說你呢!怎麼把她接回家裡住了?剛纔我在前頭花園看見她在賞花,便上去交談了一會。”

葉箐雨打趣道:“怎麼,讓你的老情人住進咱們家裡,你還不開心嗎?”

李諾訕訕笑道:“娘子,你可莫要胡說,紫鳶姑娘早已從良,而且為夫可是個正經人,街坊鄰居都稱我為……”

“都稱你為‘誠實小郎君’是吧。”

葉箐雨風情萬種地翻了個白眼,然後提了提從肩上滑落的肚兜絲帶,笑道:“你之前說的一個朋友染了奇怪的病,便是她吧?”

李諾將外衫和鞋子放好,上了床榻,點頭道:“真是什麼都瞞不過娘子的這雙慧眼。確實,長安城裡的名醫都找過了,都說紫鳶的壽命最多隻有一年。對了,剛纔和紫鳶聊了幾句,她說你有辦法醫治她?”

李諾當然不願意看到紫鳶就此香消玉損。

葉箐雨也是哀歎了一聲:“奴家倒是能製作一些護住心脈的【符籙】,但最多隻能拖延一兩個月,想要根治也是無能為力,除非……”

“除非什麼……”

李諾立刻打起了精神。

隻要有法子能救紫鳶,哪怕是讓他夜闖皇宮也絕不會皺一下眉頭。

葉箐雨卻按下這個話題,笑道:“這個先不提。夫君,我問你,你可知道紫鳶的真正身份嗎?”

“她還能有什麼身份?不就是風塵女子從良了嗎?”

李諾不假思索道,不過很快便想起劉湘君曾提起過紫鳶的身份,他便眼前一亮。

“對了,你去了紫鳶家,應該有見到一個叫劉湘君的女子吧?我之前聽她說起過,紫鳶家裡好像也是做官的,不過全家都遭了罪,她這才進了教坊司,後來沒多久就被人給贖走了,再後來便在渝州河上的醉月居做了花魁。這身份也算清白吧,有問題嗎?”

葉箐雨貝齒微露,笑道:“果然夫君的心還是太容易相信彆人了。”

“此話怎講?”

李諾不動聲色道,心裡在想,難道娘子也知道紫鳶害過四皇子?

葉箐雨說的當然不是這件事。

她神秘一笑:“夫君,其實奴家和紫鳶之間也有一段無法剪斷的緣分的。”

“啊?”

李諾眼裡浮現出一絲驚恐。

娘子她……

難道揹著他和紫鳶好過?

百合?

拉拉?

這可是如何是好?

看來隻能憑自己無與倫比的體魄和超凡入聖的魅力好教娘子回頭是岸,絕不能讓娘子在蕾絲邊的路上越行越遠!

葉箐雨哪會知曉夫君的思維竟跳躍的這麼厲害。

她和紫鳶聊了很久,從最開始的無硝煙之戰到了後面的無話不談,更是知曉了她們之間的關係。

紫鳶,還真是她貨真價實的“姐姐”呢!

而夫妻本為一體,她當然不能什麼事都瞞著李諾。

若非她還肩負著推翻大胤王朝,重現大周風華的使命與責任,隻怕早就想告訴李諾,她就是前朝遺孤、聖教教主。

“夫君,如果奴家有些事情瞞著你,你千萬不要生氣好嗎?”

葉箐雨靠近李諾,如藕般的雙臂繞上李諾的脖子,一副楚楚動人的模樣說道。

“你是我娘子,哪怕將天捅個窟窿出來,那為夫也會為你把天補好。”

李諾分外心疼,立刻將她湧入懷裡。

唉。

百合就百合吧。

娘子都這麼說了,難道自己還忍心拒絕嗎?

不過今後怎麼睡覺?

單號在主屋陪我?雙號去紫鳶那臨幸?

那還不如大家一起大被同眠呢!

三人行……

啊呸!

我可是正人君子李子安,怎能做出這種傷風敗俗的事情!

波。

葉箐雨卻在李諾臉上親了一口,笑靨如花道:“那奴家可就如實說了哦……夫君,我們相親之前陳嬸應該有告訴過你,奴家的祖父是葉長卿吧?”

“娘子放心,我一定會幫祖父翻桉的,現在已經有了一些眉目了。”

李諾摸了摸被紅唇吻過的臉頰,心跳加速了幾分。

葉箐雨笑道:“這個不急。都十五年了,也不差這麼會。我想說的是,其實……紫鳶纔是葉長卿的嫡孫女。”

“什麼!”

李諾難以置信。

紫鳶纔是葉長卿的嫡孫女?

那娘子又是誰?

石頭裡蹦出來的?

不對啊。

他之前還特意拜托駐守嶺南梅關的師兄任天行查過,葉長卿確確實實隻有一個孫女,名為葉箐雨!

“夫君不用驚訝,

聽奴家細細說來……”

葉箐雨解釋道:“十五年前祖父遭受牽連,家中所有男性都要流放嶺南,而女子則要充入教司坊。紫鳶那時還不到七歲,便進了教司坊。而奴家的父親和葉長卿乃是忘年之交,奴家父親離世前,便讓葉府收養了奴家。事發後,奴家非葉家嫡係,且年幼無人照顧,便隻能隨祖父一起流放嶺南。”

原來如此。

不過已過去十五年了,而且因為某些特殊原因,這個桉子被塵封了起來,所以真正的知情者很少。

所以……

自己忙活了那麼久,都白忙活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額。

也不能這麼說。

好歹葉長卿也是養了葉箐雨數年,而且中間還夾了一個紫鳶呢。

他真能為葉長卿翻桉,兩女都會開心。

李諾感慨道:“真沒想到,這兜兜轉轉十五年,你和紫鳶竟又相逢了。對了,當時你和紫鳶分開時才幾歲,而且紫鳶也說不記得七歲之前的事情了,你是如何與她相認的?”

葉箐雨笑道:“我們當然是有信物的呀。”

“信物?”

“嗯。祖父給了我們一人一片玉葉子吊墜。”

“原來如此,不過都沒見你戴過,不然我早就……”

李諾乖乖閉嘴。

咳咳,花前月下談心的時候,他是見過紫鳶胸前的這枚葉子形狀吊墜。

不過這話哪能對娘子說。

葉箐雨翻了個白眼:“夫君,你心裡還是有紫鳶姐姐的吧?”

李諾羞愧道:“娘子,不是說了不提這事了嗎!我心裡隻有娘子一人。”

三人行是會翻車的!

葉箐雨歎道:“紫鳶隻有一年的壽命了,不如這段日子,夫君就好好陪陪人家吧。”

“打住!你剛纔不是說還有辦法的嗎?”

李諾急忙道。

葉箐雨瞭解李諾的性子,所以猶豫再三,最終還是決定說出來:“我之前跟隨師父遊曆天下時,去過巫族的地盤。巫族有一種十分特殊的蠱蟲,若能將之煉化成本命蠱,便能和蠱蟲同壽。”

“巫族……”

李諾神色凝重起來。

巫族的地盤可是人類的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