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事情既然牽連到自己的堂弟,北月飛槐此時也不得不出面了。

雖然此舉與他性格嚴重不符,但人活一世,總會有妥協的時候。他既然姓“北月”,那麼就不能真正的隨心所欲,必須要為整個家族考慮。

他雖對燕王不喜,但燕王對大胤王朝也確實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北月飛槐整了整淩亂的髮梢和衣襟,臉上的醉意也是消去,正色道:“燕王殿下,天色已晚,你從西北風塵仆仆趕回長安,還是儘早回府歇息吧。”

燕王眼中流出濃濃的驚訝,這個“乞丐”在對他說教?

嗬。

倒是有點意思呐……

北月又是眸光一綻,盯著挑撥離間的北月佑鵬,怒喝道:“佑鵬,你立刻給我滾回家去,不然休怪兄長無情!”

北月佑鵬。

首先也是北月世家子弟,其次纔是燕王的小舅子,這個順序可不能搞反了。

而北月飛槐乃是嫡長孫,自然是有權管教這個惹是生非的堂弟。

然而北月佑鵬卻有些膨脹了,自己有燕王這個姐夫撐腰,他還怕誰啊?

他剛準備出言嘲諷幾句,卻看到北月飛槐臉上的寒意,總算是清醒了過來。

他揉了揉眼睛,難以置通道:“你是……大堂兄?”

北月飛槐澹漠道:“還以為你翅膀長硬了,不認我這個堂兄了!現在,我以北月家族嫡長孫的名義命令你,立刻給我滾回家,禁足一個月!”

北月佑鵬緊咬牙根,又驚又恐!

年少時,他和這位大堂兄的交集並不多,但每次相見時,他都是被人家狠狠修理。

記憶猶深呐!

北月飛槐,簡直就是他童年的惡魔。

不過他現在長大了,哪裡還能屈服於北月飛槐的淫威之下?更何況,他的嫡親姐姐可是嫁給燕王做了王妃!

他真的不想繼續活在北月飛槐的陰影之下了。

他要奮起反抗。

他要將這個惡魔的影子徹底從腦海裡殺死!

於是。

他鼓起勇氣,第一次對北月飛槐說不!

北月有些訝異。

這個混小子,還敢反抗?

是不是太久沒修理了,給他產生了一種自己不會再揍他的假象?

北月飛槐直接提劍,眸中凜冽寒芒,道:“北月佑鵬,彆逼我動手!”

面對北月飛槐那令人窒息的威勢,北月佑鵬雙腿戰栗,他很想轉身逃跑,但硬生生遏製住了這個丟人想法,咬牙道:“北月飛槐,你莫要多管閒事!更何況燕王殿下在此,容不得你放肆!”

燕王笑嗬嗬道:“原來這位便是北月世家的嫡長孫北月飛槐啊?哈哈,真說起來,你也算是本王的大舅子,都是一家人,莫要傷了和氣,快快將劍收起。”

北月飛槐纔不願和燕王攀親戚,直接無視了燕王的好意,說道:“燕王殿下,時候不早了,我那堂妹應該在府上等急了吧,殿下還是儘早回府。”

北月佑鵬粗紅著脖子:“那是我親姐!”

“閉嘴!”

北月飛槐眸中綻起一絲殺意。

這個混球,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呢!

真以為李子安是個普通莽夫?

朝堂上的國本之爭,隱隱是李子安在幕後推動著呢!

真得罪了李子安,隻怕他家族定會放棄這個經常惹是生非拖後腿的傢夥。

他北月家男丁甚多,多一個少一個可沒多大影響。

“大舅子啊,佑鵬也是有些心切,不礙事的。”

燕王當然也不願得罪北月世家這個嫡長孫,畢竟北月世家乃是他的支援者。

倒是對這個李諾,他卻怎麼也喜歡不起來。

強勢的人,自然不怎麼待見同樣強勢之人。

換句話說,燕王和李子安天生就八字不合。

若葉箐雨在場,便會知曉真正原因。

她的夫君可是擁有【天下共主】這個頂級命格,而大凡親王都有【勝者為王】這一命格,更何況離九五至尊之位幾乎隻有一步之遙的燕王?

這兩人碰在一塊兒,不拚個你死我活已經算是很客氣了。

燕王看向李諾:“李子安,本王也不以多欺少。既然大家都認可的實力,不如就在此做過一場。本王手下有飛熊、赤虎二將,你隨便選一人做對手,不管勝負,你與北月佑鵬之間的恩怨就此一筆勾銷如何?”

便見赤虎和飛熊一左一右出列,殺氣騰騰地盯著李諾。

嘿。

不愧是從戰場上拚殺出來的燕王,喜歡用拳頭講道理。這正符合他之心意啊。

李諾挑眉笑道:“和你手下單挑?”

“怎麼,你怕了?”

燕王嘲笑道。

近日來,軍師經常在他耳邊提起李子安這個名字,說是如何如何厲害,他耳朵都聽出老繭來了。

今日既然這麼湊巧遇上了,那就稱量稱量。

若真有本事,那麼收入帳下聽用倒也可以。

可若名不副實,那就彆怪他不客氣了。

李諾將視線投向北月飛槐,笑話道:“北月兄,

看來你搞不定啊,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哦。”

北月飛槐急道:“子安,燕王殿下身份高貴,手握軍權,能不得罪還是彆得罪。”

“你何時也變得這麼市儈了?你應該瞭解我的為人。”

李諾臉色的笑容冷卻下來,絲絲殺意顯現。

北月飛槐還想再勸一句,可李諾根本不再給他機會。

便見李諾指著右邊的騎士,說道:“就選這個拿刀的吧。”

燕王大樂:“真選赤虎?彆怪本王不提醒你,他可是【四品大宗師】!本王知道你有些本事,UU看書 www.uukanshu.com但還是要奉勸你一句,千萬要考慮清楚了!”

李諾緩緩抬手,伸出一指,面無表情道:“赤虎是吧?我也不欺負你,隻要你能接下我一招,我便認輸。”

赤虎翻身下馬,大步走到大街中央,猖狂大笑起來:“哈哈哈,小子,你是在夢囈嗎?”

李諾澹漠道:“莫要說廢話,隻問你敢還是不敢?”

“好小子,真是囂張啊,不過老子喜歡。好!老子也不欺負你,就不閃不避接你一招,若你能逼得老子退後三步,或者能傷到老子,便算你贏!”

在戰場上正面廝殺出來的將士,哪裡能受的了李諾這番激將?

他甚至為了公平,還扒開了身上的黑甲,露出比石鐵還硬的肌肉,然後抽出不知飲了多少敵人之血的【泣血刀】,直指李諾的腦袋,冷笑道:“此刀隨本將征戰十餘年,殺儘敵人滾滾人頭,你可要擔心了!”

李諾心中暗暗一笑。

他選擇赤虎為對手,還用了這種激將法,自然是有目的的。

飛熊的武器是槍,塊頭雖大,但一眼就能看得出來,人家並非武夫,修的是兵家之法。

李諾對兵家瞭解並不深,隻知兵家神通是層出不窮!

挑選對手,當然要挑一個自己熟悉的。

這赤虎渾身血煞氣繚繞,妥妥的武夫啊!

再激將一下,一招定勝負,那自己便立於不敗之地。

他的【繡春刀】,他的《拔刀術》,絕對是單挑中的王者,尤其是在對手不閃不避硬抗的情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