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這還真是捅破天了!

眾儒忽略了皇陵滲水一事。畢竟和先帝屍體不見相比,皇陵滲水桉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誰這麼大的膽子,敢盜取先帝的屍首?”

簡玉衍動怒。

他對先帝還是有很深的感情的,他這個狀元文位還是先帝文宗欽點的呢。

王陽明眸綻厲芒:“定是前朝餘孽了!他們盜取先帝屍首,隻怕是為了做甚邪法來破我大胤朝之國運!”

“此事乾係甚大,可不能隱瞞,否則便是欺君之罪,我等可擔待不起。”

“可陛下身體不好,萬一被刺激到,病情加重瞭如何是好?”

“不妥不妥,要不還是先上報內閣,讓崔相安排?”

眾人議論紛紛。

簡玉衍看向李諾:“子安,你有什麼看法?”

李諾心中早已定計,說道:“此事還請諸位大臣於明日早朝時報奏陛下。陛下必然動怒,會讓刑部徹查此事,屆時,刑部於大人會將這桉子交於我來督辦。”

“子安,你可有把握?若無把握,還是及早脫身的好,否則人頭不保。”

簡玉衍有些擔憂。

李諾給了恩師一個堅定的眼神:“恩師放心,我倒是有些眉目了。”

不搏一搏,如何單車變摩托?

此桉比大禮議還要凶猛。而借這查桉的名義,他便能做很多事情了。

比如,他便有了藉口直接召喚信王李載鈞過府詢問事情。而他的【繡春刀】,也就真的成了尚方寶劍,上斬昏官,下斬佞臣,先斬後奏!

王陽明那個激動啊,他又猛地抬起手……不過這會簡玉衍學聰明瞭,搶先重重拍打了對方的大腿,大聲道:“好!那我們麓山派係就全力支援子安,諸位可以意見?”

山長不出關,自然是以簡玉衍馬首是瞻,更何況眾儒對李諾的感覺都很不錯。

李諾拱手笑道:“多謝諸位師長。那學生就先行一步,還有眾多事情等著學生去處理。”

李諾說完便起身告辭。

簡玉衍將這個得意門生送出了山門,臨彆之時,他壓低聲音問道:“子安,你真支援立‘皇太女’?”

李諾笑問:“恩師,有何不妥嗎?”

簡玉衍打量著李諾:“這不像是你的性子,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瞞著為師?”

李諾點頭:“知我者恩師也!”

“哼,為師人雖老但眼不瞎。你若真有心幫慶陽殿下,那之前的文宴就不會半途離席了。成為女帝背後的男人,這個誘惑力不可謂不大,甚至有機會……攝政!你若真扶持慶陽登上那個位置……而慶陽卻轉身嫁了彆的男子,這豈不是為彆人做了嫁衣?以你的性子,絕對不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簡玉衍冷哼一聲,揮了揮衣袖。

“恩師慧眼如炬,學生佩服!”李諾感慨道,“不過其間事由,還容我先賣個關子。勝,我欣然;若敗,我退隱江湖便是。不說了,恩師保重身子,學生走了……”

望著李諾離去的背影,簡玉衍自言自語道:“如果不是慶陽……難道要扶持四皇子?是了,四皇子品性不錯,從未仗勢欺人,倒是一個不錯的人選,若能得麓山鼎力支援,這根基也就能補足了。”

不愧是簡玉衍。

竟將李諾的小心思分析了個七七八八。

……

李諾踏入長安城門已是月上柳梢,午時一刻。不過長安的夜晚並未宵禁一說,尤其是朱雀大街邊上的康平坊,即便到了子時,某些豔樓裡還會時不時傳出一些嬉笑聲。

當然,李諾可沒興致去逛青樓。

嗯…

自從成親之後,他就恪守夫道!

不過就當他準備回家時,一個披頭散髮,衣衫襤褸的乞丐突然出現在他的視野裡。

咦?

李諾匆眼一瞥,怎麼感覺這個乞丐的容貌看上去似乎有些眼熟啊?

乞丐並未注意到李諾,依然坐在街邊一角,嘴裡低喃著什麼,雙眸渙散無神。

李諾走近一看。

臥槽!

這不是北月飛槐嗎!

這麼搞成這副德行了?

堂堂第一世家的嫡子,怎麼就淪落成了街頭乞丐?

難道是北月世家家變了?

李諾渾然那不知,北月弄成今日這個地步,一切都拜他所賜。

“北月兄?你怎麼……不回家?”

李諾急忙上前問道。

北月這才抬起頭,待看清來者面容時,他茫然的眼中這才閃過一絲光芒,嘴角露出一絲苦笑:“子安,是你啊。”

“北月兄,你怎麼搞成這副模樣?”

李諾哭笑不得,不過也是鬆了口氣。

北月還認得他就好。

北月飛槐搖了搖頭,隨即掏出酒葫蘆灌了自己一口。

“怎麼,你也要學酒劍仙,曆經紅塵,破魔障情劫?”

李諾笑道,沒準這位公子哥真有這個愛好體驗呢!

北月一臉頹廢道:“子安莫要笑話我了。唉,我把她弄丟了……”

李諾茫然不解:“

啊,誰弄丟了?”

北月痛苦道:“我翻遍了整座渝州城,甚至還讓知府幫忙挨家挨戶查詢,卻都找不到湘君。你說,她會不會出了什麼意外?”

額……

李諾嘴角微微抽搐。

之前劉湘君被他贖出教坊司後便說要去渝州投奔姐妹,重頭開始,他也將此事和北月提了提……

可誰知劉湘君最後卻留在了長安,和紫鳶一起在城西開始了新的生活……

嘖嘖,還真是孽緣啊。

李諾感慨道:“UU看書 www.uukanshu.com你是為了劉姑娘才變成這副鬼樣子的?”

北月苦笑道:“修為再高如何?天賦再強如何?卻保護不了自己心愛的女人。”

李諾稍顯疑惑:“不對啊,你之前不是說和劉姑娘止乎於禮嗎?而且你可是秦小樓的姐姐秦怡霜定了親的呀!”

北月自嘲道:“我本以為是這樣的……可是在我發瘋了一樣尋找湘君卻找不到她時,我才發現,我真正愛的人是湘君。”

嘖嘖嘖。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好在自己沒有這個困擾。

想到自家娘子葉箐雨溫柔賢惠,李諾心中大定。嗯,一會回去後一定要好好犒勞犒勞娘子!

李諾又道:“劉姑娘是罪臣之女。”

北月口氣倒是挺大:“那又如何?大丈夫當頂天立地,為所愛女人撐起這片天!”

李諾欣慰笑道:“哈哈,就欣賞你這樣的。告訴你一個好訊息,劉姑娘就在長安!”

“啊?真的?”

北月猛然站起,不可思議道。

“她本來是要去渝州的,後來沒去成……倒是你卻急不可耐地去渝州尋她。我又被一些桉件耽擱,就忘了通知你……”

李諾稍作解釋。

“所以,這段日子的苦,我是白吃了?”

北月無比幽怨地盯著李諾。

李諾拍了拍北月的肩膀,語重心長道:“也不能算白吃吧。起碼你知曉了自己的心。”

“好你個子安,害得我好苦,看招!”

北月怒喝一聲,拔劍起。

一劍光寒十九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