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安和坊。

香閨中。

一盞昏燭搖曳,兩道剪影朦朧。

“小姐,你真的確定姑爺今晚就能回來?”

瞄了一眼門外大院中教主親自備好的用來去除黴運邪氣的火盆,綺羅滿眼好奇,撅著小嘴兒問道。

天機道本就神秘,教主親自施展天機道神通的機會又很少,她對天機道的瞭解也不比彆人多。

葉箐雨挑了挑燈芯,讓燭光明亮了些,臉上露出天下之大唯我獨尊的氣勢:“我說能,他便能,閻王來了也不好使。”

“嘖嘖嘖,儒道高手口含槍劍定人生死,佛宗大能舌綻金蓮言出法隨,但和小姐比起來,還是要差上許多啊!”

綺羅崇拜道。

就喜歡教主這種俾睨天下的氣勢!

葉箐雨輕搖螓首,也沒過多解釋,隨後問道:“對了,清月樓那邊對雷刀門殘餘勢力處理的如何了?”

“哎呀,我正想著和小姐說此事呢,結果姑爺這檔事給一攪和,我都忘記了。”

綺羅微微有些懊惱地拍了拍自己的額頭,趕緊補充道,“百曉生那邊接到命令後就第一時間派出了得力戰將,可惜沒能收攏雷刀門勢力。”

“哦?”

葉箐雨微微訝異,“不該啊……百曉生辦事一向牢靠,這次怎會……莫非有人從中作梗?”

綺羅點了點頭,嚴肅道:“嗯。他說另有一股勢力搶了先機……如果他這邊還要硬上的話,必然會發生兩敗俱傷的局面,他詢問小姐您,接下來如何處理。”

“到底是何人蔘與了此事?”

“聽說是原來漕幫的一個堂主……那人很講義氣,手底下聚攏了一股不小的勢力,不過平日裡十分低調,不和人鬨矛盾,也不知怎的,在崔向笛被殺的那一晚,他立刻搶占了先機……”

“倒也是個人物……這樣,你明日回覆百曉生,此事就此作罷。畢竟清月樓的強處是打探訊息,不宜將武力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

葉箐雨雷厲風行地做出了抉擇。

清月樓是以江湖幫派的形式出現,關係著魔教對整個大胤皇朝的佈局,目前還不能暴露太多的武力值,不然一定會被官府剿滅。

這也是官府對江湖門派勢力的底線。你可以存在,但不能出挑,否則就揍你。

沒多時。

葉箐雨心念一動,立刻朝著大院走去,笑道:“夫君回來了,快去開門。”

倚羅凝神一看,臉上也是露出欣喜的笑容,立刻跑去開了門,又用氣機引燃了火盆,說道:“姑爺,你可算回來了,快跨過火盆除除黴運,這可是小姐親自為你準備的呢!”

“哈哈,還是我娘子考慮都周到!”

李諾將食盒丟給綺羅,隨即大步跨過火盆,一把將葉箐雨擁入懷中。

葉箐雨嬌軀發軟,面色泛紅:“彆鬨,綺羅還在呢。”

李諾轉頭瞪著丫頭,做凶勢道:“沒聽見娘子說的嗎,死丫頭機靈點,趕緊回屋睡覺!”

綺羅翻了翻白眼,拎著食盒就去了後院廚房。

很難想象,曾經那個殺伐決絕的教主,竟會像一隻溫順的小貓咪一樣偎依在一個男人的懷中。

愛情的力量真的這麼大,能輕易改變一個人?

她心中泛起一絲漣漪,也很想嚐嚐愛情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滋味呢!

見綺羅離去,葉箐雨哭笑不得地錘了李諾幾下:“你這人!連綺羅都嚇唬!”

李諾纔不管三七二十一,在綺羅乖乖消失後,就一把將葉箐雨橫抱起來,大步朝著內院走去,哈哈大笑:“**一刻值千金,咱們可不能浪費時間啊。”

葉箐雨頓時羞紅了臉。

自家夫君真是一點都不正經!

難道這是棄文從武的後遺症?

……

翌日。

李諾早早起來就趕去了府衙。

而他前腳剛走,後腳崔立言便出現在了他的宅院附近。

“哼!敢瞞著我姐成親,我倒要看看你娶的女人到底有什麼本事?”

李諾離開後,崔立言自然就恢複了膽大包天的本性。

他直接上去敲門。

“誰呀,一大早的來敲門!”

綺羅面色不悅地開了門,見是一錦衣公子,便沒好氣道,“你找誰?”

崔立言有點懵。

怎麼李子安家侍女的脾氣都這麼大?

不過長得挺可愛的,圓圓的臉蛋,讓人有種想捏的衝勁。

“喂,問你話呢,不說我可關門了?”

綺羅凶凶瞪了崔立言一眼。

“姑娘,小生有禮了……我找你家夫人!”

崔立言趕忙緩神,整了整衣襟,十分嚴肅道。

“找死!”

綺羅面色一變,眸綻殺意,兩指合攏,捏了個劍訣,朝著崔立言的脖子刺去!

崔立言直接嚇傻住了。

他是【七品唇槍舌劍境】,

其實還是能稍微反抗一下的,可哪知這個侍女這麼凶猛,一言不合就殺人,根本沒給他反應時間。

“停手。”

一道清亮的聲音從大院內傳來。

接著。

一個妙曼的身影移著蓮步走出。

此時。

倚羅的指尖都已碰到了崔立言的喉嚨!

葉箐雨若是製止的再慢一些,崔立言便成一具屍體。

“小姐!這登徒子羞辱你呢,讓奴婢宰了他吧。”

綺羅不滿道。

“莫要給夫君惹麻煩……”

葉箐雨安慰了倚羅一句,UU看書 www.kanshu.com隨即對崔立言道,“不知這位公子找我所為何事?”

“好、好美……李、李夫人……小生崔立言……”

崔立言有些語無倫次,不知是被葉箐雨的美驚豔到,還是被綺羅給嚇到。興許兩者皆有之。

“公子認識我家夫君?”

“認、認識……”

“真是抱歉,我家夫君剛離開,去衙門當值了。你現在追去還來得及。家中現在沒有男人,不太方便,恕我不能招待公子。”

葉箐雨淡淡說道。

不遠處,好幾個街坊鄰居正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她這裡呢。

一旦讓男子進入家中,甭管有的沒的,一定會謠言滿天飛。

綺羅立刻重重關上大門,讓崔立言吃閉門羹去。

崔立言則是有些失魂落魄。

他輸了。

不。

是他姐姐崔婉婉輸了……

李子安啊李子安,你這桃花運怎麼就這麼旺盛呢?

不過也不知怎麼回事,他並沒有離去,而是在附近徘徊。

小半個時辰後。

葉箐雨帶著綺羅出門。

崔立言見狀,鬼使神差地尾隨其後。

“小姐,那登徒子又跟來了。”

綺羅沒好氣道。

“路又不是咱們一家的,隨他吧……”

葉箐雨倒是表現的很大度。

當然。

她已檢視過崔立言的人生命格。

這隻不過是一個被寵壞了的世家公子罷了。在他身上有很多的小毛病,但並非大惡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