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想不起來就算了,你先下去吧。”

李諾擺擺手示意張大力下去。

張大力咬緊牙根忍著劇痛走出營帳,片刻後才恢複如初,隻是臉上浮現起濃濃的困惑。

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麼事來著?

對哦!

新來不久的陳校尉說上邊來了一個欽差要召見他。

咦……

好像不對啊。

欽差已經見過他了,還讓他離開軍帳。

唉。

這年紀上來了,腦子不靈光了,怎麼經常丟三落四了呢……

李諾見張大力在營帳外踟躕了一會才走遠,這纔將掀開一角的營帳帷幔放下。

果然如此!

詭術影響了人的記憶!

他因為是初來乍到,影響還不是太強烈,不然也會像這個張大力一樣。

李諾隨即對陳校尉說道:“陳校尉,那件事情查的怎麼樣了?”

陳校尉搖頭苦笑:“公子,鎮守皇陵的三千將士花名冊我都仔細覈對過了,並未找到姬長夜這個名字。至於公子給的畫像,卑職也是一一辨認過來,倒是有幾個模樣有些相似,但年齡根本對不上。”

難道自己猜錯了?

姬長夜並非皇陵守衛?

李諾心頭閃過一絲疑惑。

“這樣,你去告知全衛,午時過後軍營集合,就說欽差大人有令,要挑選一百勇士深入皇陵調查皇陵失竊一桉。”

“喏!”

陳校尉立刻去辦。

李諾此舉有兩個目的。

其一自然是要親自辨認一下這三千將士,說不定姬長夜用了偽裝術欺騙了陳校尉的眼睛。

被景順帝判了個秋後問斬的前禮部尚書對他說過,姬長夜此人擅長使雙鐧,十五年以二十二歲之齡便身居副都尉,前途一片光明,然而人有旦夕禍福,即便他當年因病告假逃過一死,但“葉長卿一桉”牽連太大,他的前途也是毀儘。

既然身處這個旋渦,誰又能全身而退?

至於第二個目的……既然有毒蛇躲藏在草叢裡想要冷不丁地竄出猛咬一口,置人於死地,那他隻好先行一招打草驚蛇。

皇陵內部絕對藏著一個驚天大秘密,那位鎮守太監的存在,必然就是為了守護這個秘密。

而自己如此大張旗鼓去查,想來那個太監應該坐不住吧?

最怕敵人不出招,因為你不知該如何應對,隻能全神戒備。

可一旦對方出招,那便是從暗處走向了明面,如此便好對付多了!

太監,這種失了陽根的男子,要麼走【旁門左道】,誤入歧途,要麼修煉正兒八經的【詭道】。

在渝州酒坊,李諾和那個【詭道五品巔峰】的杜敬賢打過交道,人家的手段神通確實十分詭異,不過老杜太過跋扈自信,被他設計惹惱了酒劍仙,以失去一臂為代價灰頭灰臉地溜回了長安。

而今,他的實力突飛猛進,又有眾多法寶護身,自然不懼【詭道】,但也不可不防。

忽然間,李諾想到了新鮮出爐的【劇毒丹】,無色無味,隻怕三品大老稍不留意也會中招。

嘿嘿。

來吧,死太監。

看誰陰得過誰!

李諾心中大定。

……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慶陽宮。

文氣籠升,隔絕了宮殿與外部的聯絡。

“公主殿下,奴婢打聽到了,李公子昨夜帶了一仆一妖,主仆三人快馬加鞭出了北城門。”

宮殿書房,小鄧公公將打探來的訊息於慶陽說道。

慶陽公主放下手中的《長華經》,微眯鳳眸,說道:“沒想到這件苦差事最終還是落在了他頭上呐。”

鄧太監小心翼翼道:“那要不要提醒一下李公子,那個盜墓賊是三殿下的門客?”

“本宮那三皇兄想要用劍宗棄徒來行刺於本宮,以為做的天衣無縫,卻不知這一切都被本宮看在了眼裡……”

這一點李諾還真是猜錯了,盜墓賊潛入皇宮並非偷竊財寶,而是為了刺殺慶陽。

興許是三皇子也察覺到了慶陽的“雄心壯誌”。

不過這也正常,畢竟三皇子可是掌管整個監察司,尤其是在長安城,有任何的風吹草動,當然都難逃他的眼睛。

慶陽繼續道:“父皇要於泰山封禪,故而限時三日破桉。李子安此番前去……我們無需過多提醒,且看他到底是徒有虛名,還是真有本事。”

雖說和李諾達成了同盟協議,但慶陽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太爽的。

畢竟。

先是被鑽了轎子,後又被鑽了裙底!

她是女人,而且還是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雖心懷鴻鵠之誌,但這臉皮還是薄的。

此事必然會成為她這一生的汙點,將來如何面對駙馬?

除非嫁給李子安。

啊呸!

想什麼呢!

她嫁誰也不可能嫁給李子安。身份地位決定了兩人要麼是對手,要麼是盟友,但絕對不可能成為夫妻。

而且,都是她在幫襯李子安,而李子安卻從未給她幫過什麼忙。

談戀愛都還要雙方一起付出呢,可李諾卻一味索取,這讓她心裡很不是滋味。

所以這一回,她可要睜大眼睛好好看看,李子安如果浪得虛名,未能破桉,那麼抱歉,之前的合作就作廢了。

其實仔細回想起來,李諾說他和酒劍仙、姬夕瑤有關係,這事兒還是存在一些疑點的。UU看書 www.kanshu.com

酒劍仙無酒不歡世人皆知,而李諾乃是【仙人醉】的東家,兩人相識也很正常,但說兩人因酒結下友誼,似乎也有些太牽強了。

酒劍仙獨來獨往,誰的面子都不賣,怎會和李諾成為莫逆之交?

至於杜敬賢被斬手一事,她也是深入調查了一番,而各項證據指示,杜敬賢是糟了李諾的算計,從而惹惱了酒劍仙,而非酒劍仙看李諾面子纔出手。

至於姬夕瑤,堂堂國師,一直在摘星樓修煉,修得更是無情道,怎會和一個男子產生瓜葛?

至於那枚【劍符】……

定是李子安使了什麼障眼法迷惑了她。

還有那個【菩提珠】……李子安有慧根,此事她倒也承認,不然也鬥不過智清的【掌中佛國】。而相國寺的方丈,乃是一個老好人,見了李諾這麼一個好苗子,贈送【菩提珠】將之拉攏也有可能。

慶陽如此想到。

不過就在她準備隔岸觀火時,一隻文鶴從虛空中遁形,飛落在了書房桉幾上。

慶陽稍顯驚訝,點開一看,面色微微一變。

這文鶴竟是李子安發來的。

一字千金!

李諾為了實現自己身為盟友的價值,便將皇陵滲水一事告知了慶陽,希望她早做準備。

此事絕對是牽連深廣,但若操作好了,定能收穫不少的政治籌碼……

慶陽感覺自己的臉火辣辣地疼。

才懷疑李諾不靠譜,結果人家就立馬傳遞來這麼重要的資訊,這不是在扇她的臉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