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武夫一怒,血濺三尺!

滾燙的鮮血飛濺到了林靖城的臉上。

而李諾施展的氣機修為……隻有八品外勁!

很顯然,他的刀術絕非凡品!

拔刀術。

雖然名字平平無奇,但能被李諾看上且時時修煉的,又怎會是普通貨色?

據說練至大圓滿境界,可以一刀開天門!

“你、你、你敢殺人。李諾,你這是想要造反嗎?”

林靖城擦了擦臉上的血跡,渾身哆嗦了一下,尤其是對上李諾那淡漠的眼神。

他忽然覺得,自己這個七品內勁,也不夠李諾一刀砍的……

未交手,心先怯。

林靖城很明顯已經落入了下風,在李諾刻意佈置的氣勢中已然搖搖欲墜。

“雖然穿著官府,但你還代表不了朝廷。殺你,如殺雞屠狗。”

李諾當然不會給林靖城任何翻盤的機會,隨即又是朝著林靖城一刀劈出,寒芒炸起。

“住手!”

崔立言也反應過來,大驚失色。

他忽略了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怎麼就忘了李子安可是一個超級大狠人呐!

這可是一個連皇帝都能硬剛的男人啊!甚至不惜在金鑾殿上當著一乾文武大佬的面,自毀儒道根基!

這樣的男人,即便虎落平陽,可又豈會受林靖城的羞辱?

這絕對是要暴起殺人的節奏,纔不管站在面前的是誰呢,砍了再說!

要救下林靖城,崔立言此時也隻能施展【唇槍舌劍術】。

文氣湧動。

一把長劍於他口中噴出。

隻是……

他唇槍舌劍的威力……

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而他整整四年時光都在鑽研墨道機關,一張崔氏名帖到哪都是座上賓,這唇槍舌劍塵封了那麼久,老早就生鏽了……

便聽咣噹一聲!

李諾一刀劈散了他的唇槍舌劍。

崔立言連退數步,握著嘴巴,很是憋屈。

好像在李諾面前,他從未占得過一絲便宜啊……

以前是被摁在地上打。

現在,人家都棄文從武了,可以說是從頭再來了。可是自己還是被按著摩擦啊。

狹路相逢勇者勝。尤其是對武夫來說,一旦失了膽氣,那離大敗也就不遠了。

而敗……對林靖城來說就是死!

又是拔刀術。

一道寒芒乍現!

林靖城脖子一歪,瞬間斃命。

他至死都不敢相信,李諾真的敢殺他這個朝廷命官……

其實他原本有好幾次可以逃的機會,但他被嚇破了膽,都沒能抓住這一線生機。

崔立言吞了吞口水,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我猜陳夫人那邊拖不了秦北天太久,你說呢?”

寶刀歸鞘,李諾大搖大擺從牢房裡走了出來。

崔立言尷尬道:“你殺人了。才一年不見,你的脾氣更加大了!”

李諾拍了拍刀鞘,笑嗬嗬道:“這是陛下禦賜秀春刀,殺個小小副尉又有何妨?”

李諾當然都算計好了的。

若秦北天不能趕來,那就用皇帝禦賜之物當做擋箭牌。

除非陳雨彥親自出手。

知府乃是一州之尊,是替陛下牧守一方,和林靖城這種武夫副尉根本就是兩個概念,即便皇帝要治罪,那也必須得先剝了文位和官位,然後經過三司會審方可問斬。

但他算準了陳雨彥絕對不會因為這件事和他翻臉!

陳雨彥和秦北天一樣,都是外調來的,和林靖城這個土生土長的不是一路人。

又過了一會,秦北天終於帶著人趕來。

不過看到大牢的這幾俱屍體時,他懵逼了。他也沒想到這位小兄弟的脾氣這麼火爆……

“李老弟,你把林靖城他們都殺了?”

“嗯,這幾個對皇帝大不敬,我便用秀春刀殺了他們。喏,這位是崔家嫡係崔立言,他可以為我作證!”

秦北天趕忙拱手道:“見過崔公子。崔公子是舉人吧,儒道【五品辯言境】以下不能撒謊,否則文心蒙塵,我自然是相信崔公子的,還請公子開個尊口……”

“咳咳,林靖城捏造證據,誣陷李諾殺害崔向笛,也確實對皇帝大不敬。”

崔立言說道。

他還能怎麼辦呢?

隻能和李諾同流合汙了。

心裡有陰影啊。

當然,這也不是說謊。

李諾可是穿著飛魚服呢,然而林靖城一上來就準備打他板子,這不是大不敬是什麼?

要怪隻能怪皇帝。

本來是用飛魚服和繡春刀來羞辱李諾的,哪知人家已經換了個靈魂。性格雖然還是很剛,當剛的方嚮明顯不一樣了……

有了崔立言背書,秦北天也是鬆了口氣,不然事情可真是要鬨大了。

這樣,你先回去養精蓄銳,明日卯時來府衙報道,有重要事情要交代你做。”

秦北天還需李諾幫忙呢,所以這爛攤子必須他來收拾。

“那這裡就交給秦校尉了,明個兒見。”

李諾拱了拱手笑道,隨後拎起地上的食盒大搖大擺地走出了大牢。

崔立言緊跟而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讓李諾忍不住嘲笑起來:“什麼時候你也變得這般嬌氣了?”

崔立言粗紅了脖子:“真沒想到,你變化好大!”

“不好嗎?”

“說不上來。以前的你,UU看書 www.uukanshu.com讓人煩,現在的你,讓人感覺可怕。”

“怕就趕緊回去吧,天色也不早了。”

說著,李諾加快了腳步。

崔立言頓住了腳步,隨即又對李諾大喊道:“子安,你雖走了武道,但我看好你!隻要你踏足三品……”

“踏足三品,又如何?”

李諾回首,笑眯眯道。

大胤以儒為基,以道為尊。至於修煉人數更多的武夫……那都是炮灰。

不過武夫雖被文人不恥,但若能踏入三品,那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任何體係的三品,那都是大佬!

武夫三品,也能在朝堂上位列公侯!

崔立言咬牙道:“你若能入三品,就可以娶我姐,這樣彆人也無話可說!”

李諾搖頭笑道:“你以為三品說入就能入啊?當今武林,也就百年前的楊無敵入過三品。更何況,我已成親!喏,這是我娘子親自為我做的晚膳。”

說著,李諾舉了舉手中的食盒。

什麼!

崔立言滿目震驚,隨即化為濃濃怒火:“李子安,你焉能成親?”

李諾擺擺手:“回去告訴你姐,我和她不是同路人,緣分已儘,讓她也早些嫁人吧。”

對崔婉婉,他的感情是有些複雜的。

崔婉婉擁有一切大家閨秀的素質。但崔家乃是名望世家,和皇室的關係也是很深很深。

而且崔婉婉祖父可是內閣大學士,官拜相國,是皇帝的得力乾將!

所以註定了,他和崔家走不到一起。

除非崔家背叛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