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綺羅咋舌道:“姑爺當初……原來這麼風流啊。”

葉箐雨:“人不風流枉少年,更何況夫君英俊瀟灑,才高八鬥,試問世間哪個女子能拒絕得了?”

綺羅歪著腦袋,好奇問道:“小姐難道都不生氣嗎?”

葉箐雨輕搖螓首:“我為何生氣?我纔是夫君明媒正娶的妻子,她們真要進李家的大門,可還需經過我這個大婦的同意才行。”

綺羅提了提劍:“豈能讓小姐委屈,不如讓我去將那女子一劍宰了。”

“好呀,快去快回,我在門口等你。”

葉箐雨玩味笑道。

“哎呀,小姐也跟著姑爺學壞了呢!”

綺羅扁了扁嘴。

讓她殺一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她哪有這樣的壞心腸。

“走吧,目前還不是和紫鳶見面的時候。”

葉箐雨歎了一聲。

夫君什麼都好,就是那個【豔福不絕】的命格太愁人了。

她之前明明動用天機道神通將之斬斷,卻沒想到,抽刀斷水水更流。

罷了。

順其自然吧。

……

這一日。

紫鳶醒來。

“紫鳶,感覺好些了嗎?”

床頭,李諾端來大補藥,小心翼翼餵給紫鳶。

紫鳶卻搖了搖頭:“李公子,不用浪費精力在奴家這個將死之人身上。”

李諾吹了口氣:“乖乖把藥喝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紫鳶低聲道:“此生能認識公子,是奴家之幸。但公子既已成親,還需與奴家保持一些距離纔好。”

這話說的有些絕情。

李諾將藥碗遞給紅雁,示意她來喂紫鳶喝藥。然後道:“等你身子好了,我介紹娘子與你認識。”

李諾想過了,身正不怕影子斜。

娘子溫柔大方,絕非妒婦,哪怕知曉他曾經有過這麼一個紅顏知己,也不會大發醋意。

紫鳶憔悴的容顏上凝露出一絲愧疚之色:“公子,是紫鳶對不起你。”

李諾柔情笑道:“你沒對不起我。”

紫鳶沉思再三,最終還是決定說出實情,不然於心何安?

再說了,她也隻有一年可活了。

將死之人,還有什麼好怕的?

她回憶道:“公子,你還記得襄州府嗎……”

李諾臉色微微一變。

果然,紫鳶便是參與者。

紫鳶苦笑道:“是奴家使計讓四殿下昏迷的,公子可怨恨奴家?”

雖然心中早有預感,但紫鳶親口說出,李諾還是有些難受的,他問道:“為什麼?四殿下與你無冤無仇吧?”

紫鳶歎道:“奴家亦是身不由已。”

李諾:“殺害皇親國戚,這可是誅滅三族的重罪。”

紫鳶卻微微自嘲:“奴家這一生顛沛流離,哪裡還有什麼三族?”

李諾心情複雜道:“其實你可以不說的。沒有證據,誰也拿你沒辦法。但現在我既然得知,又如何能夠當做不知道。”

他希望紫鳶坦白說出真相,卻又不想聽到這個真相。

這種矛盾,讓他心煩意亂。

紫鳶坦然笑道:“那就請李公子抓我去坐牢吧。殿下隻是昏迷,沒有死,奴家想來隻需坐牢不用殺頭吧?”

她這半生,哪一天不是在坐牢?

“等等,你是說……你隻是讓四殿下昏迷?”

李諾突然問道。

紫鳶頷首道:“嗯……那位大人隻是吩咐奴家這麼做,四殿下最多兩個月就能醒來,也正是因為奴家知道四殿下不會有生命危險,這才願意做,不然奴家寧願自儘也不會害四殿下的,因為奴家知道,四殿下是由公子你護送的,又怎能將你連累。”

“最多兩個月就能醒來?不需任何解藥?”

李諾面色有些泛白。

“奴家隻是給他下了一種極為特殊的迷幻粉。”

紫鳶苦笑道。

也是天意弄人啊。

誰能想得到,就因為她的這個行為,卻使得自己的本命蠱蝶被李諾斬殺了,從而導致她隻有一年可活。

當然。

紫鳶明白,此事要徹底帶到棺材裡去,可不能讓李諾知曉。不然以李諾情重義的性子,隻怕會愧疚一輩子,這是她不願意看到的。

兩個月就能醒來!

根本無需任何解藥!

既然如此……

那靈真和尚為何還要多此一舉?

難道是為了和秦王府打好關係?

這理由,太牽強。

那麼。

靈真到底有什麼企圖!

唉。

可惜靈真已被殺人滅口,不然通過一些特殊手段,他還是能夠問出一些事情來的。

《大明第一臣》

等等……

李諾忽然想到一個疑點——

血丹!

靈真和河童一樣,都會殘缺版的佛門功訣,這確實可以用“血丹”將兩者聯絡起來。

但是。

給秦王服用血丹?

這就有些天方夜譚了。

那些煉製的丹藥,可都是經過長春道人和禦醫的檢驗,是不是血丹,是能夠分辨出來的。

李諾又走入了死衚衕。 www.uukanshu.com

但他不知道,這條死衚衕的儘頭其實已經開了一個小洞,隻要挖開,那麼便可真相大白。

可惜。

沒有【探桉如有神助】的他,對於破桉始終是差了一些火候。

李諾深吸一口氣,緩過神來,道:“是誰指使你的?”

“奴家不知。”

“你既不知,為何要聽他的?”

“公子,是這樣的……”

紅雁心疼自家小姐,便替她回答道,“小姐之前被那個人從教司坊贖身救出,後來去西域住了一段時間,再後來纔來到渝州。那個人勢力非常大,小姐也是身不由己,她若不答應,就會死啊……”

李諾眉宇緊皺:“你家人犯了什麼事,怎麼連累你進教司坊?”

紫鳶搖頭:“不知,奴家受過傷,七歲之前的事情都記不得了。”

“你先好好養身體,我去查一查,你放心,不管幕後黑手是誰,我都不會讓他好過的,相信我!”

疑點重重,李諾自然是要差個水落石出。不管是誰在幕後操縱著紫鳶,他都不會放過。

紫鳶卻急忙拉住李諾,哀求道:“公子,無需為了奴家冒險,不值的。”

李諾終於男人了一回,反手握住紫鳶的手,堅定道:“相信我!”

看著李諾堅決的眼神,紫鳶心頭一暖,一滴幸福的淚珠流過臉頰。

“養好身子,等我!”

李諾說完便轉身離去。

紫鳶的事情,他決定管到底!

他沒心思去管朝堂大事,但自己身邊的人,他必定會用刀劍來守護,誰敢伸手,剁之!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