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秦王殿下的心性其實還是有些純真的,這與他生長的環境有關,畢竟上頭有那麼三個實權在握的皇兄壓著,他自知這輩子是無法觸及那至高皇權的,甚至不能動這個念頭,故而也學逍遙王叔一般瀟灑過日子,如此便可安皇兄們的心。

李諾和府尹兩人聯手做局,他便直接敗下陣來,不敢再打探靈真和尚的訊息。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秦王再修養個幾日便能完全康複,李諾也不再有其他想法,又坐了一會後,這才起身告辭。

他心裡還是有些擔心紫鳶的。

離開秦王府後,他又去了紫鳶那邊一趟,不過紫鳶仍未甦醒,他也是無奈,便隻好先回家。

天色漸晚。

躺在床榻上,李諾卻無心睡眠。

過於擔心紫鳶的病情,他最終沒能忍住,便對葉箐雨說道:“娘子,如果一個人的生命力在不停流逝,天機道的符籙可能醫治?”

葉箐雨螓首靠在李諾胸膛上,溫順的像一隻小貓咪,輕柔道:“符籙又不是萬能藥,奴家要看到具體病症才能診斷。夫君,是誰得了這種怪病嗎?如果很急的話,明日一早奴家便跟你過去診斷一番。”

“咳咳……一個普通朋友,我也就隨便問問,不礙事。”

李諾稍微有些心虛。

葉箐雨知道男人要面子,故而也沒點破,輕聲說道:“哦,那快睡覺吧,天色很晚了呢!明早我想去一趟相國寺,來長安這麼多天了,還沒去過相國寺呢。”

“相國寺啊,如今可是多事之秋呢,不過你去也無妨,讓綺羅陪著就好。”

李諾點點頭。

靈真和尚背了黑鍋,這相國寺的名譽自然是在某個勢力的推動下很快就恢複如初了。

李諾一直有關注相國寺的動靜,也是聽人們說起過,相國寺的慧覺和尚坐牢礪誌,苦儘甘來,竟然學會了【法相金身】。

李諾相信,這【法相金身】的出現,逍遙王一定會追查過去。

他心裡倒是為慧靜默哀了一遍。

慧靜啊慧靜,誰叫你六根不淨,心腸又懷呢。

他可是答應過方丈要關照相國寺的,所以這樣不守清規戒律的和尚,還是借刀殺之比較好,以免贓了自己的手。

這一夜,李諾心事重重,自然難以入睡。而南城也有一人和他一樣,翻來覆去睡不著覺。

被嚇尿了一褲子的許雲釧回到家後,便將西市發生的事情和兄長許雲廷說了下,著重表明是李諾當街殺了他的四個家仆,將他給欺負的狠了,本想著兄長會為他報仇,卻引來兄長一頓拳腳伺候。

許雲廷心中那個氣啊。

他正在追求李諾家中的那個小侍女呢,結果倒好,隻會拖後腿的親弟弟許雲釧卻將李諾得罪死了,看來這門親事是徹底告吹了。

他不甘心啊。

數日前意外得知綺羅竟是蜀山大劍主的弟子時,他真是高興壞了。

一旦娶了綺羅,那就等於有整個蜀山在背後撐腰。如此一來,便能加重三殿下在朝堂上的籌碼!

近日來,朝堂重臣可都是在議論著立太子一事呢。

大殿下深得文官擁護,原本是最有機會被立太子的,然而禦下不嚴,雖然那桉子被湖弄過去了,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孫家那個女兒的作風,除了陳、孫兩家被矇在鼓裏,其他人誰還不知是怎麼一回事啊,隻是一直以來沒抓住把柄將之捅破而已。

大殿下也因此桉而失了不少分。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三殿下為了“東宮之位”,這些日子也是遊說朝堂大臣們,投他一票。

不過這還不夠。

但如果有蜀山劍宗在背後支援的話,那絕對能夠在關鍵時刻扭轉乾坤!

隻是可惜啊……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甚至,他們還會被李諾給記恨上。這簡直就是在給三殿下拖後腿。

這個弟弟,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而許雲釧雖然受到驚嚇和毒打,但心裡還是很不服氣。

他承認,李子安是牛逼,但那隻是人家修為高而已,四品大宗師,確實能夠橫行霸道,所以大家才忌憚。

但李子安可是得罪過陛下的,故而才混了一個九品獄卒的小官吏而已。

俗話說得好,官大一級壓死人。那麼隻要在官職上將之碾壓,李子安還能翻出什麼浪花來不成?

所以,許雲釧越想越是氣憤。

當時,他是被人家的氣勢給嚇到。現在回想起來,李子安真敢當街殺他嗎?

不可能!

家仆的命那是賤命,能和他的命一樣?

他兄長乃是天子親軍五品振威校尉。

他爹可是三品指揮使。

李子安哪怕膽大妄為,也不可能當場殺人。

所以那一會,是故意嚇他的。結果他經不住嚇,被得逞了。

不行!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口氣絕對不能這麼輕易嚥下去。

這個場子他一定要找回來!

兄長不幫他,那他就叫彆人。

長安四霸的另外三霸可是他的好哥們呢。現在他被欺負了,做哥們的豈能不出頭?

想到此處,許雲釧便興奮起來。

隻要搞定李子安,那麼那個大美人兒還不是手到擒來?

……

翌日清早。

李諾順路又拐入了紫鳶家中,看著疲憊虛弱的紫鳶,他臉上浮現起一絲傷感。

劉湘君和紅雁則在門外聊著:“李公子重情重義,如果知曉小葉子是因為他而沒了生機,隻怕公子會深深自責啊。”

紅雁心情低落,歎道:“我瞭解小姐,她肯定是不願將此事說出來的,可越是如此,我便越覺得上天不公。”

劉湘君安慰道:“等小葉子醒來再說吧,倒是我們也勸勸她吧,李公子很有本事,也許真能找到治好她的辦法。”

紅雁點頭道:“希望如此吧。”

“我去衙門當值了,遲點再來。”

李諾從房內走出,和兩女打了個招呼後便匆匆離去。

將“銀僧桉”搞定後,這幾日刑部倒也沒多少事情。

如此,三日一晃而過。

然而李諾並不知道,他這幾日一副心緒不寧的樣子,又如何瞞得過葉箐雨?

“小姐?那個姑娘真是姑爺之前的紅顏知己?”

裝作無意的樣子路過紫鳶的宅院,綺羅目瞪口呆。

“我讓清風樓查過了。她叫紫鳶……曾是渝州城的……大花魁!”

葉箐雨澹然道,不見絲毫怒色。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