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第179章抱歉,好久未殺人了,有些手生

混跡於人群中的李諾收斂著氣息,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場上,心情稍顯複雜。

他內心深處希望紫鳶隻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女子,可總總跡象卻告訴他,紫鳶便是那個刺殺四殿下,並讓其陷入昏迷的刺客。

也罷。

今日既然遇見了,總歸是要一個結果的。

長安衙役雖然有些偏袒三女,但讓三女趕緊收攤回家顯然沒能成功。

衙役頭頭不停地給紅雁打眼色,哪知紅雁根本就不領情。非要較真賠償事宜。

這讓他很是無奈。

他確實很欽佩這些女子能夠不依靠男人而自力更生,但同時也暗歎她們真是有些不知好歹。

而他的這般行為,便成了兩頭不討好。

許雲釧又不傻,哪能感受不到衙役息事寧人的想法?他立刻上前,一腳將其踹飛:“滾一邊去,彆擋本公子的道。”

其他衙役們見狀,亦是敢怒不敢言,隻得往邊上一讓。

“一群沒用的廢物,難道不知誰纔是真正的主子嗎?”

許雲釧不屑地打量了衙役一番,隨即往三女走去。

他一把推開了攔在前面的紅雁和劉湘君,雙眸盯著身段最為妖嬈的紫鳶,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摘掉紫鳶的面紗。

“美人兒,就讓本公子好好好好你的盛世容顏。”

“奴家是個本分人,靠雙手磨豆腐自力更生,公子切莫自誤。”

紫鳶並未退卻,不悲不喜,不卑不亢,表現得非常平靜。

而越是平靜,看得李諾越是心如刀割。

換做沒有能力的女子,遇到這種被人欺壓的事情,恐怕早就哭天喊地了。可反觀紫鳶,不見心情起伏,如此平靜,便代表她定足以有化解此難的後手。

李諾長歎一聲,終歸還是付錯了人啊!

不過……

李諾不由自主握緊了刀柄,眸中凝露一絲決然。

紫鳶是生還是死,他說了算!

還輪不到外人來欺侮!

就是這麼蠻橫不講理。

這就是他。

不服?

那就做過一場!

“讓開。”

李諾低喝一聲,一股寒意綻出,攔在他前面的人群紛紛朝兩邊避讓。

李諾大步穿過人群。

今日,他於城北清風茶館送彆陳校尉,故而未穿飛魚服,隻著了一身青衫。

不過他身形高大,氣勢完全綻開後,便如鶴立雞群一般顯眼。

許雲釧並不認得李諾,但見有人膽敢破壞他的好事,自然不會同意。

也無需他做甚吩咐,場上的那四個彪形大漢便衝了上來,將李諾擋在外面。

“啊,是公子!”

紅雁見狀,不由得驚呼一聲,神色十分激動。

劉湘君也是喃喃道:“李公子來了,他一定會幫我們……”

紫鳶眸中充滿了複雜的情緒。

其實同住城西一坊,她和李諾原本是有很多機會相遇的,但她心懷愧疚,無臉再見李諾,故而逃避。

卻沒想到,今日原本應該去刑部當值的李諾,竟在早上己時就回了城西。

這種相遇,並不是她想要的。

李諾的眸光掠過面前四個惡漢,面無表情地看著許雲釧,澹漠道:“城西這條街,我罩的。”

之前被許雲釧被踹飛的衙役當然認得李諾,畢竟李諾經常穿著飛魚服上下班,與他們打過不少照面。

故而衙役們見這位爺來了,面色驟然大變。

完蛋鳥!

現在誰還不知道這位爺的暴脾氣啊,這發起火來,連天都能捅出個窟窿來。

細數一下這位爺的戰績……

戰鬥力極其驚人呢!

孫長史家的那兩位夠囂張了吧,尤其是有長安母老虎之城的陳孫氏,結果栽在這位爺手裡,連個屁兒都不敢放。

密宗傳人智清和尚更牛逼了吧,一座【掌中佛國】力壓長安群雄,結果被這位爺大殺四方,隻得灰溜溜滾出了長安。

還有公主文宴,他們這些底層人雖沒機會親眼見證,但也聽說過,這位爺在文會上文壓眾士,連詩壇聖手杜晏大學士都被他的詩文感動到老淚縱橫。

總之,這位爺萬萬不可得罪。

可現在……

這位暴爺卻偏偏和許家二公子對上了,這可就難辦了。

不論哪位,在他們的地盤上擦破點皮,他們都吃不了兜著走啊。

衙役頭頭連衣裳上的腳印都沒來得及拍掉就跑了上去,點頭哈腰道:“李公子,此事還請交給小的們來解決,您看成不?”

“你們兜不住的,站一邊去。”

言畢。

李諾再一次看向許雲釧:“再不滾蛋,彆怪我刀下不留情。”

正好。

這個許雲釧的兄長許雲廷不是覬覦綺羅嗎?

今日先收拾了許雲釧,讓許雲廷知道,有些主意是不能打的,趁早熄滅。

這叫做殺雞儆猴。

至於監察司的許指揮使?

監察百官如何?UU看書 www.u

朝廷三品命官又能如何?

他見過的三品官難道還少了嗎?

長安府尹、禮部陳左侍郎、刑部於尚書、杜晏大學士……這些不是三品就是二品,但在他面前,最多也就擺一擺長輩的譜子。

身為長安四霸之一的許雲釧,這回真是被氣到了。

他上下打量著李諾,這儒士不像儒士,官宦子弟不像官宦子弟,江湖人又不像江湖人的傢夥,他壓根就沒見過。

既然自己沒見過,那就是沒背景的了。

更何況,城西雖有一個繁華的西市,但真在城西混的,也牛逼不到哪裡去。

還不都是泥腿子嘛!

他所處的圈子可以說是長安最頂級的二代圈,這也決定了他能隨意欺壓九成九的年輕人。

想到此處,許雲釧也不想和李諾廢話,免得被拉低了檔次,便直接吩咐手下:“給本公子打,生死勿論。”

四大惡漢得令,兩人繞後斷其退路,另兩人一前一後夾擊李諾。

這番分工配合,一看就知是老油條了。

哪知寒光一綻,他們便覺神情一恍忽,自己怎得飛上了天?隨即意識陷入了黑暗……

四顆大好頭顱飛滾出去,鮮血四濺,而四人的軀體還依著慣性朝前跑了數步,這才轟然倒地。

“好久未殺人了,抱歉有些手生,讓血濺了一地。”

李諾澹然地將刀往屍體的衣服上擦了擦,這才歸入刀鞘。隨後冷漠地看著許雲釧。+ 加入書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