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這個年輕人確實不得了,是崔家嫡係。雖無官職,但崔家的名頭,在哪裡都很好使。

崔向笛雖然隻是旁係,但死得不明不白,作為本家的當然要過問。

世家門閥即便改朝換代也能屹立不倒不是沒有原因的。

開枝散葉形成氏族隻是其一,其二就是團結!

雖然從小到大與崔向笛也沒見過幾次面,最多也就祭祖大日的時候遠遠見過,甚至對崔向笛跑去混江湖大為鄙視,但人家也算是他的半個堂兄。

這人死了,崔家家主當然要派人來過問,而他正想要下江南散散心,便毛遂自薦接了這個任務。

“那公子爺是在此稍後,還是與我一起去審案?”

林靖城小心問道。

“你自個兒去吧,本公子就在此等你訊息。今晚,一定要給我答案。”

白衣年輕人當然不願意去牢獄那種下三濫的地方。他是讀書人,可不想被染上那些汙穢氣息。

其實他也不在乎凶手是誰。隻要有供詞,有證據,能拿回去交差就行了。

“那下官就先下去了……”

林靖城又一次回到了大牢。

這一次。

他可謂是做足了準備。

萬無一失也!

“李諾,本官再問你一次,你殺了崔向笛和聶遠誌以及胭脂在內的八名青樓女子,你招還是不招?”

隔著牢房大門,林靖城冷冷問道。

李諾不經好笑道:“林大人,我也是幫秦校尉審問過犯人的,知道流程。你呢,有證據就拿出來,沒證據就彆瞎嚷嚷,我不吃這一套。”

“好好好,真是牙尖嘴利!證據當然是有的,不過不先給你一點苦頭嚐嚐,你怕是不知道本官的威名!來人,將此犯拖下去,先打五十大板。”

秦北天那邊有上差擔著,那麼教訓起一個小小獄卒,也就沒多少顧慮了。

林靖城大袖一揮,示意衙役動手。

兩衙役隻得膽戰心驚的走進牢房。

李諾嘴角微微勾起,饒有興致地看著這倆人。

兩衙役微微有些膽寒。

人的名,樹的影。

他們可是知道李諾對煉獄塔裡的大妖行起刑來可是不帶眨眼的。這可是狠人呢,隔著老遠都能聞到人家身上的血煞之氣。

而且,人家又有秦校尉罩著,林副尉能得罪的起人家,可他倆得罪不起啊。

“愣著乾什麼,立刻行刑!”

林靖城大怒。

“得罪了李班頭。”

兩人隻得硬著頭皮上了。

不過就在他倆剛抓住李諾衣襟的時候,李諾運轉氣機,迅速揮出兩拳,直接將倆人打飛出去,撞在了牢門上。

當然,李諾已經手下留情了。

林靖城又驚又怒,大吼道:“好你個李諾,膽敢襲擊官差!”

李諾眸中閃過一絲寒芒:“林靖城,你沒資格審我。要審,就叫陳大人親自來審吧。”

“彆仗著自己有點拳腳功夫就囂張跋扈,毆打官差,罪加一等,本官今日非打你一百大板以儆效尤不可!”

林靖城殺意凜然。

李諾拍了拍衣襟,有恃無恐道:“我雖不入流,沒林大人您的官位高,但好歹這身袍子乃是皇帝禦賜!這兩廝若弄壞我的衣服,可是大不敬之罪,不死也得流放三千裡,我打他是在救他。”

若沒點兒底牌,他哪會傻乎乎就跟林靖城走?

林靖城面色微微一白,一口老血直接憋在喉嚨。

他還真漏算了這一點。

李諾穿著這身飛魚服,他還真不能直接動刑。

可不動刑,又怎讓李諾甘心認罪,這可是殺頭的罪!

一時間,林靖城便陷入了進退兩難之地。

場上氛圍也是立刻變得詭異起來。

“你彆得意,我治不了你,自然有人能治你!你給本官等著!”

林靖城聲色俱厲道。

沒辦法,他隻得去請那位白衣公子來了。

至於為何不去請知府大人……那豈不是顯得他很廢物?

這點腦子他還是有的。

沒過多時。

白衣公子到場。

林靖城立刻附在白衣公子耳邊,訴說了他的難處。

其實白衣公子並沒有聽進去多少,在看到牢房裡關押的犯人時,他原本不耐煩的神色立刻轉為了濃濃的震驚,失聲道:“李子安!”

他萬萬沒有想到,犯人竟然會是李諾李子安!

嗯。

子安便是李諾的字。

不過也就長安那邊的人會稱呼他的表字。

回了渝州城,街坊鄰居們更願意喊他一聲“諾哥兒”。

李諾也覺得眼前人有些熟悉……

直接喊了他的表字,而且口音很明顯來自長安那邊……李諾很快便回憶起這人是誰了。UU看書www.kanshu.com

“崔立言?彆來無恙啊!”

李諾淡笑如風。

林靖城心中咯噔一下,沒想到白衣公子和李諾竟然是老相識?那自己誣陷李諾,豈不是要完蛋了!

不過就在他差點嚇到腿軟時,結果有了大反轉,讓他差點喜極而泣。

白衣男子渾身顫栗,臉上浮現起濃濃的怒意:“好呀,竟然真是你!你敢殺我堂兄崔向笛,新仇舊恨正好一起算,今日我饒不得你!”

“臭小子,我一直教你做人要有雅量,怎麼一年不見,還是這般小肚雞腸?”

李諾笑道。哪會將對方的威脅放在眼裡。

這個崔立言,差點就成了他的小舅子啊。

他是崔婉婉的親弟弟,典型的遊手好閒公子哥。當然,其實崔立言的儒道天賦極高,五歲啟蒙,十歲鑄就儒道根基,十六歲那年踏入了儒道【七品唇槍舌劍境】!

這可是妥妥的狀元之才!

哪知他誌不在此,把往後的時光花在了鑽研墨道機關術上,可是將家裡老頭子氣得差點將他逐出家門。

而李諾當時可是個讀書狂,見不得未來小舅子沒誌氣,故而一見到崔立言就教訓,引得他極其不快。

林靖城見兩人吵了起來,便心中大定。

是仇人就好!

他立刻火上澆油道:“公子,此人就是真凶,不過他仗著有皇帝禦賜的飛魚服而不肯就範。下官也不好動刑啊。”

崔立言破口大罵:“蠢貨!你就不會先讓人指征他,有了這個理由,再去扒了他的飛魚服,不久可以動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