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李諾沉入湖中沒遊多久,赫然發現幾十個牢籠浮於湖底,裡面還關押著好些個修煉者。

不過基本上都已沒了呼吸。

很顯然,這些應該都是被逍遙王抓來,給水怪當口糧的修煉人士!

如此行舉暴戾殘忍,實乃有違天和!

逍遙王,真是該死!

妖族吃人也就罷了,那是種族的對立性。

可你堂堂中原王朝的人族親王,竟然這樣做,這真是喪儘天良,大逆不道!

看著最後一個籠子裡奄奄一息的傢夥生機並未完全消逝,李諾心生不忍,直接將牢籠劈開,將人救出。卻發現這人還是有過兩面之緣的江湖漢子大黑夔。

李諾對這粗糙的江湖人印象頗為深刻。

在多日前的朱雀門下,智清祭出【掌中佛國】時,是這個大黑夔第一個跳出來闖關,結果不到三息就被丟了出來。

還有一次是在驪山腳下,被他忽悠說慶陽公主是在考驗武道修煉者的意誌力,結果這個大黑夔真的便以一人之力攀爬驪山。

至於有沒有登頂,他不得而知,他在中途就退席了。

這個大黑夔確實是黴神纏身。待他好不容易登上山巔後,文宴已經結束……

無奈之下,他隻能原路返回。

心灰意冷的他,對長安城也是失望透了,天一亮就動身離開長安,準備前往移花宮。

哪知在半路上與人起了爭執,最後也不知是誰將他打暈,當他醒來後,正被五花大綁地丟入湖泊,關在了湖底牢籠。

若非他練過閉氣功,早就一命嗚呼了。

按下大黑夔悲慘的遭遇不提,李諾此時已對逍遙王厭惡到了極點。

不過以他目前的身份地位,是沒法子一下子扳倒逍遙王。打蛇不死,必遭反咬。

但若給逍遙王製造一些麻煩,那還是沒問題的。

心念一動,從魔教假張玉身上刷來的【青龍使令牌】便出現在他的手上。

然後,他隨手一丟,落在了湖底淤泥中。

逍遙王不是蠢人,應該能順著線索查出刺客並非是真的和尚……等他們尋了湖泊,必會發現這枚令牌,從而將注意力放在魔教上。

聽說魔教的青龍護法實力深不可測,是《天榜》第三,絕對能順著這枚令牌的氣息,尋到逍遙王府。

屆時,雙方都是有理說不清。

嘿嘿。

讓逍遙王對上魔教,自己則坐山觀虎鬥,絕對美滋滋!

栽贓手段完成後,李諾便摻扶著大黑夔朝著湖底湖水流動的方向繼續前行。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他們終於露出湖面,重見天日。

李諾仔細打量了下四周環境,這是一個很大的湖泊,湖水冰冷刺骨,很明顯已經出了長安城。

而長安城附近能有這麼大一個湖泊的,隻有一處——驪山湖。

逍遙王果然是有謀反之心!

待進入酷暑之際,景順帝帶著妃子們來驪山避暑,這守衛的力量自然不如皇宮,那便給了逍遙王行謀逆的機會!

不過這事,李諾打算壓在心裡不透露。

他拍了拍大黑夔的臉頰,又掐了掐人家的人中穴,可大黑夔還是沒能醒來。

人工呼吸?

算了。

能將這大黑夔救上岸已經是仁至義儘了,至於這廝會不會腦子進水成了植物人,那就不是他說了算的。

被泡在湖底,換做一般人早就淹死了。

這大黑夔修煉過閉氣功,不過也是彈儘糧絕了,若非今夜碰到李諾,隻怕他也撐不到明天天亮。

不過就這樣丟著,也不是辦法。想了想,李諾決定還是先帶回府再說。

李諾運轉內勁,一把提起這個百五十斤重的大漢子往長安跑去。

兩刻鐘後。

他溜回了城西。

好在城西和逍遙王府足夠遠。不然他提著這麼一個大漢子,目標過於明顯,還真難逃脫搜捕。

回到宅院,李諾也沒客氣,直接將這個大黑夔丟到後院柴房。

老馬妖立刻貼了過來:“大人,這大個子是誰呀?”

李諾不由得樂道:“你看著他。對了,你嘴大,正好可以給他做人工呼吸……嗯?不懂?我教你”

見老馬一臉懵逼,李諾便比劃了一下:“就是嘴對嘴,使勁吹氣,讓他將胃裡的水吐出來……”

老馬一臉的生無可戀:……

李諾訓斥道:“必須做,若這大黑夔有點閃失,我拿你是問!不過你放心,絕對虧待不了你的,隻要你勤勞辦事,我便給你說一門媳婦,也讓你一展雄風。

什麼?

有媳婦?

老馬眼前一亮。低頭看著這個黑臉大漢子,似乎也順眼了很多。

他裂開馬嘴,長長的舌頭一卷,就朝著大黑夔的啃去……

嘔……

李諾忽覺胃部有些翻湧,UU看書 www.uukanshu.com立馬轉身回了內屋。

脫了夜行衣放好後,他躡手躡腳,動作輕柔地爬上床,生怕將娘子驚醒。

床榻上,葉箐雨心裡也納悶著呢。

她都回來大半個時辰了,可夫君怎麼還沒回來?

難道是沒能出來,還被困在陣中?

不可能啊。

她觀察過,除了找出陣眼,開虛門出來,還有一個辦法離開,就是湖底通道。

這湖水明顯是活水,也就代表和外面某個湖泊是相通的。

她還不放心,又用神通悄悄檢視了下夫君的命格。

命格依然金光閃爍,十分旺盛。這就代表夫君相安無事……

現見夫君終於回來了,她才放鬆下來。

“夫君,這麼晚纔回來嘛?”

葉箐雨翻了個身,裝作被吵醒的樣子,迷迷湖湖道。

“吵醒你了。今夜逍遙王府有刺客潛入殺人放火,整個府衙都被驚動了,街上到處都是衙役和侍衛,這才被耽誤了一些時間。”

李諾找了個藉口道。

葉箐雨心中偷樂。

夫君,不老實!

她裝作驚訝的樣子道:“有刺客啊?哎呀,夫君昨日剛得罪逍遙王,會不會被人誤會這刺客就是你啊?”

李諾義正言辭道:“怎麼會!凡事要講證據!我聽說,是有兩個刺客,一男一女,女的身份不明,不過應該是道門或者劍宗的修煉者,那男的,會【法相金身】,應該是個和尚呢。”

“原來如此……夜深了,夫君趕緊睡吧。”

葉箐雨打了個哈欠。

“嗯,讓為夫抱著你。”

李諾摟住葉箐雨的腰肢。

一夜無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