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咳咳,這東西,彆擺在外面,萬一被人看見了影響不好。娘子你先將它收起來,等為夫晚上回來再說。”

李諾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說道。

“夫君這是要出門嗎?”

葉箐雨憋著笑意,問道。

李諾點點頭:“嗯,今日還要去刑部當值呢。”

綺羅都了都嘴,不樂意道:“姑爺不是說今天帶我們玩遍長安嗎?”

“改日,改日,哈哈哈……”

李諾現在哪裡還有心思逛街啊,他得趕緊去想辦法搞定這個【佛國】。

隻有三日,時間緊迫呢!

……

去刑部點了卯後,他便直接騎著老馬直奔相國寺。

酒劍仙李太白和國師姬夕瑤,這兩人就彆指望了。

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也不知身在何處,他都來長安這麼久了,動靜也鬨得那麼大,卻也不見這位爺過來請酒吃。

另一個,他目前可不敢見。畢竟被逆推的那一晚,他都不知是怎麼回事呢。見面太尷尬了,而且他對姬夕瑤一點都不熟悉,萬一人家要殺人滅口,他也無處喊冤。可不能讓娘子守寡……

那麼,隻剩下相國寺這個羅漢了。

好歹也是【三品】,而且還是和尚,找他瞭解佛門至寶的情況總歸沒錯。

不到半刻鐘。

老馬馬蹄都給磨裂了,帶著李諾來到了相國寺。

李諾快步登上山門,很湊巧遠遠就瞥見了慧空、慧靜這對難兄難弟。

不過人家倒也聰明,看清來人是李子安後就立刻轉身溜之,根本不給他打招呼的機會。

李諾哭笑不得。

其實若隻是打賭輸了,這兩人最多也就心有不甘而已。但李諾大發神威破了讓眾人都束手無策的【掌中佛國】後,這兩人就明白,李子安,不是他們能夠得罪得起的。

而被密宗那麼一鬨騰,相國寺這些日子的香火確實差了許多。

雖有李諾力挽狂瀾,打敗密宗,續了一口氣,但還遠遠不夠。

畢竟李諾是“武”服人。

而信徒們最在意的是誰的佛法更高深。

水陸道場那會,相國寺可是一敗塗地。

如果說密宗以大欺小也就算了,可偏偏,雙方派出比試佛法的弟子修為水平都是同一個級彆。

此事暫且按下不表。

李諾快速穿過大雄寶殿,再一次來到了後山那片小院……

這一會,小沙彌可沒敢攔李諾,笑臉迎對:“李公子您來啦,前幾日方丈還唸叨你呢……”

“方丈在裡面嗎?”

“在的,您直接進去吧,小僧就守在外邊。”

李諾進了後院,輕叩僧房木門。

篤篤篤。

沒動靜?

老和尚睡著了?

李諾這會也不顧及規矩不規矩了,他輕輕一推,門開了。

而僧房裡面,空無一人!

“方丈?你在嗎?”

李諾各個角落都找了一遍,連床底下都沒放過。

老和尚,不見了!

總不會是上茅房去了吧?

李諾疑慮重重地回到院外,剛想詢問小沙彌是什麼情況,但到嘴的話又嚥了回去。

小沙彌則是奇怪問道:“李公子,今日這麼快就出來了?”

李諾點點頭。

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

方丈在後山禪房養傷,怎會無緣無故消失?而且連守門的小沙彌都不知道。

這事若泄露出去,相國寺估計要大亂了。

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

正當李諾準備回去時,數百餘渾身繚繞煞氣的甲士氣勢洶洶地衝上了山,將相國寺包圍。

這真是驚呆了寺裡所有人。

這裡可是相國寺,未經得天子同意,誰人敢帶兵圍寺?

不要命了?

卻見為首的將領運轉氣機,怒喝道:“慧空,給本將滾出來!”

轟轟轟!

相國寺上空,立刻迴盪起這道雷鳴轟響般的聲音。

這是找慧空和尚的?

山寺裡,信徒香客們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隻是慧空沒出來。

興許也是被嚇到了。

這讓將軍很生氣,他緩緩抽出陌刀,刀鋒指向山門,殺氣騰騰道:“相國寺方丈何在?若不將慧空交出來,本將可就要帶兵殺進去了!”

“殺殺殺!”

他身後的將士們也是紛紛抽刀,動作整齊劃一,刀鋒凜冽殺意大綻!

這讓寺中香客們著實嚇了一大跳,紛紛四下逃散開來。

終於。

相國寺裡,走出了一名【六品戒律】和尚,他雙手合十,做佛揖:“

阿彌陀佛,不知這位將軍如何稱呼,為何帶兵包圍相國寺,莫不知此乃犯了朝廷律法?”

將軍大笑:“哈哈哈,你個禿驢跟本將軍談朝廷法度?那本將軍倒是要問問你了,你們相國寺藏汙納垢,違背佛門清規戒律,www.uukanshu.com那又該當何罪?”

和尚壓下怒氣,問道:“貧僧不知將軍此話何意?”

來將眸綻凶煞:“把慧空慧靜這兩個禿驢叫出來,否則休怪本將無情,殺無赦!”

“施主,貧僧兩位師弟正在閉關修煉,若無大事不會出來。你有事與貧僧說也是一樣的。”

“哈哈哈,本將軍不怕丟臉,但若說出來,丟臉的可就是你相國寺了,你可想明白了!”

這……

和尚感到為難了。

他就一個【六品戒律】,仗著有點資曆,在相國寺混了箇中級乾部,但讓他背鍋擔責,那可不乾!

正在看熱鬨的李諾心中泛起古怪之意。

莫非……

竹林三人行被人發現了?

他上前問道:“敢問這位將軍可是姓陳?”

將軍打量了下李諾,見他精氣十足,便知是個練家子,便道:“本將陳誠,清安守備!”

還真是他!

禮部左侍郎陳大人的兒子,那個孫氏母老虎的綠帽丈夫!

不過,綠帽陳不是在剿匪麼?他怎知曉他婆娘與慧覺他們……

人群中似乎也有人認出了陳誠,便好心提醒道:“陳將軍,你私自帶兵圍困寺廟,陛下那邊可不好交代,還是冷靜一下吧。”

“今日不殺那兩畜生禿驢,如何消本將心頭之恨!”

陳將軍咬牙切齒,怒不可遏。

李諾很明白人家此時此刻的心情。

聽聞陳誠也是一個老實人,這平日被婆娘欺負也就算了,但戴綠帽子……這是所有帶把男兒都接受不了的事情。

所以,老實人一旦爆發起來,那就是山崩地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