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你還說!”

慶陽鳳眸一瞪,冰冷道。

李諾急忙轉移話題:“公主的宮殿到了?外面守衛多不多,我怎麼出去?”

“等著!”

慶陽走出車輦,一個命令下去,在場的所有宮女太監多退了出去。

清場後。

慶陽這才讓李諾下了車輦。

隨即,她伸出藕臂,指向邊上的一套衣服:“換上。”

“這是,太監服?”

李諾伸手取了衣服,有些疑惑。

慶陽一邊往裡走,一邊說道:“不然你一個大男人隨便進出皇宮?真當皇宮大內的羽林衛是擺設?你信不信,你若敢踏出慶陽宮半步,隻需一刻鐘,你的人頭就會落地。”

跟著慶陽進了一座偏殿,李諾也不忌諱什麼,立刻換上了太監服。

慶陽一看,忍不住噗嗤一笑:“這套衣裳與你倒也般配。李子安,今後混不下去了,不如就進宮來服侍本宮,這也是一條出路嘛。嗯,名字都給你想好了,就叫‘小安子’,如何?”

“原來公主是想男人服侍了啊?難怪急著舉辦擇婿文宴呢!不知公主可挑選到心儀的駙馬了嗎?”

李諾自然不會吃虧,立刻反擊道。

慶陽面色一滯,心情頓時就不那麼愉快了。

文宴到最後自然是草草收場……

李諾得了便宜,倒也沒有得寸進尺,便道:“公主殿下,時候不早了,還請指路吧,冷宮在哪個方向?”

慶陽沒好氣道:“掖庭宮在皇宮的北面。地形複雜的很,說了你也找不到,再過一會,本宮帶你過去便是。”

“公主果然人美心善,我沒看錯你!”

李諾拱了拱手。

“不要拱手,儘量不要說話,哪怕說話也要簡短一些,還有,這背不要挺那麼直,走路也彆大步流星,要踮著腳尖,小碎步,懂嗎?”

慶陽在教李諾做一個太監該有的動作姿勢。

不過期間卻也夾帶了一些私貨。

一巴掌拍在李諾後背上,差點沒讓他內出血。

“嗯,也不用如何精通,差不多能過個樣子就行了。汝自個兒在此練習一會,本宮先去沐浴,遲些再來尋汝。”

報複完,慶陽得意地離開了,隻留下李諾一個人在這空曠的偏殿。

李諾此時有些尷尬。

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這個慶陽,絕對是在故意報複他!

半個時辰後,慶陽終於姍姍而來,這倒是讓李諾鬆了一口氣,他還真是有些怕慶陽使小性子不來了呢。

那他真是進退兩難了。

這也給了他一個教訓。

以後不論做什麼事情,都要考慮周全了,可不能隨意衝動,率性而為。

“慶陽殿下,您可算來了!”

李諾用上了敬語。

慶陽換了一身輕簡的裝扮,洗儘鉛華,素面朝天。她嫣然一笑:“讓你久等了。”

李諾急道:“那現在是不是可以出發了?”

慶陽這會自然不急。

她眸中閃過一絲狡黠,道:“今日文宴上你可是文采飛揚,兩首詩文才壓眾士……”

“哪裡哪裡……”

李諾謙虛道。

慶陽輕啟檀口道:“不過,你的儒道根基已毀,這作詩……自然還是不能讓人信服。好多人都說,這是你以前的存貨。這樣吧,限你半柱香之內,當場給本宮做一首詩。本宮滿意了,就帶你去冷宮。”

“這不是為難我嗎?”

李諾頓時不樂意了。

慶陽平靜道:“不做?那你自己個兒去冷宮吧。之前本宮隻答應帶你進皇宮。”

這個慶陽,還真是小心眼。

行!

這仇先記下了。

李諾立刻道:“先給你半闕做定金,剩下半闕等我見完薑秋月之後再說。”

“可以!但要在十息之內作出,計時開始。”

慶陽樂道。

“何需十息,你聽好了……”

李諾張嘴就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凋飾……”

慶陽一聽,再加上李諾那火熱的眼神在她身上打量,羞意立刻上湧。

這個李子安,可惡!

這半闕詩,明顯就是在描繪她出浴後的美貌……

“公主,這半闕可還入得了你的眼?”

李諾揶揄道。

慶陽正了正神色,恢複了端莊的模樣,道:“一會路上不要說話。等到了冷宮,你必須在那邊呆上一晚,翌日卯時一刻,本宮會派人去接你出來,然後安排你直接出宮。”

“多謝殿下。”

“無須客氣,彆忘了,我們可是盟友。對了,之前文宴上,你給杜大學士寫了什麼詩,為何他看過之後差點就失態了。”

“失態?”

李諾有些好奇。他其實也隻是隨便試探一下,沒想到杜老頭子這麼不經試啊?

“本宮見他老淚縱橫,

言語哽咽,好像是想起了什麼傷心事。”

慶陽當時也很驚訝。

杜大學士可是四品真意境大儒,什麼詩,能讓他這般破防?

李諾偷笑:“沒什麼,可能是想起了往事吧。”

慶陽皺眉:“到底做了什麼詩,可否也讓本宮也欣賞一下?”

李諾搖頭:“那首詩已經送給杜大學士了,UU看書 www.shu.com公主若想知道,隻能去找杜大學士。”

慶陽微微有些氣惱,隨即冷哼一聲就轉身離去。

李諾急道:“殿下,不會生氣了吧?”

慶陽反擊道:“天黑了,還不趕緊跟上?還想不想去見你的‘心上人’了!”

李諾尷尬,隻得快步跟上。

殿外。

整齊列隊著十幾個宮女和太監。

他們見了李諾,也沒露出驚慌訝異的神色。

排在最末尾的一名太監還給李諾使眼色,示意他趕緊入隊。

隨後,一行人便默不作聲地離開宮殿。

李諾低著頭,跟著大部隊走了一會,見四周沒有侍衛,便低聲詢問前邊的小太監:“這位小兄弟如何稱呼?”

小太監:“李公子,奴婢姓鄧,你叫奴婢‘小凳子’就好。”

“你認識我?”

李諾大驚。

小太監輕聲道:“李公子不用驚慌,奴婢是殿下的心腹,很多事情都是奴婢出面張羅的。”

李諾點點頭:“殿下這要去哪裡?”

“去陛下那邊問安。”

小凳子恭敬回答,並未做任何隱瞞。

“去見陛下?那我豈不會暴露?”

李諾深吸一口涼氣。

慶陽這膽子也太大了吧,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小凳子:“李公子多慮了,我們隻能呆在殿外,哪能進去?陛下是不會注意到我們的。”

“嗯嗯,一會有什麼注意的地方,你千萬要提前和我打招呼。”

李諾的心還是高高懸起。

這萬一讓景順帝知曉自己偷潛入皇宮,還要去見廢妃薑秋月,怕是簡玉衍出面都保不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