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李子安,汝是否過於高估了汝?汝又憑何認為本宮會答應汝?”

慶陽鳳眸斜睨,眸波中充滿了戲謔與輕蔑。莫不是這個李子安真以為作了一首《清平調,就能讓她傾心?

“就憑慶陽殿下是個聰明人。”

李諾澹然一笑,絲毫不覺得尷尬。說完,還大咧咧坐下來,拿起桉幾上的一塊糕點就往口中送去。

慶陽掀開側邊簾子一角,看了下週邊狀況,隨即笑道:“堂堂李子安竟也學小人拍馬屁,不足兩百步就要到午門了,若能在此時間裡說服本宮,本宮給你一個機會倒也無妨。”

李諾笑道:“慶陽殿下,你我結盟,好處多多,合則雙贏,這筆賬怎麼算,你都不會吃虧。”

虎可與獅結盟,這是強強聯手。但絕不會和狐合作,不然對方來一出“狐假虎威”的戲碼,那可就虧到老姥姥家了。

慶陽目不斜視,直言道:“既為結盟,那汝與本宮之間的實力、勢力便不可相差過大。本宮問汝,汝何德何能,可與本宮平起平坐?四品】修為雖強,但本宮手下並非沒有,況且汝這四品】隻是武道的四品】。”

言外之意。

武道大宗師】,那是四品】中的渣渣。

李諾沒有氣餒,笑道:“殿下,簡玉衍大儒是吾之恩師。”

“不夠,遠遠不夠。麓山學院雖是一股能夠左右朝堂的大勢力,但絕非汝與簡玉衍便可輕易掌控的。”

慶陽輕搖螓首,笑道,“還有一百六十步。”

看來不拿出點底牌,這個慶陽小妞是不會輕易上鉤的了。

也罷。

是時候稍微透露一些底牌了,不然還真沒人將他放在眼裡。

李諾從懷中拽出一串珠子,於手心間攤開:“慶陽殿下胃口倒是不小,那再加上這個呢?”

“這是……菩提珠?”

慶陽黛眉微蹙,隨即眸綻驚愕之色。

她儒道和劍道造詣不淺,對佛道也略有研究。雖未見過菩提珠】,但亦能從實物上推斷出來。

隻是隨意瞧了此珠一眼,便覺神台清明,豁然開朗,曾經困擾自己多年的一些難題迎刃而解。

這是一種很玄妙的感覺,隻可意會,難以言傳。

此珠,至寶也!

“公主好眼力。”

李諾又將珠子收了回去。

相國寺那個輸了羅漢骨架】的老方丈到最後還是沒有收回這串菩提珠】,反而還添上了一部《大夢心經給李諾,卻隻要了李諾一個承諾,也不知到底是誰虧誰賺。

慶陽深吸一口冷氣,眸綻精芒,詢問道:“汝與相國寺到底是何關係?”

“哈哈,慶陽殿下沒必要知曉得這般仔細。總之,相國寺的那個三品羅漢】,和我是鐵哥們。嗯,能為我背後擋刀的那種……”

當然。

李諾這話明顯是有誇張的成分。

不過以老和尚和他的關係,哪怕公主當面質問,應該也不會隨便揭穿他。

反正,拿這唬唬人,效果肯定不會差。

而且越是聰明的人,反而越會深信不疑。

沒人能從一個三品羅漢】的手裡奪取菩提珠】。

他沒這能力。

那便隻有一個結果,這串菩提珠】,確確實實是那老和尚送的。

而且,李諾這幾日的表現,可都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慶陽略作思索,便相信了李子安的話,紅唇輕歎:“真是小瞧了汝,不過這還是不夠!相國寺雖於民間雖有極大的威望,但目前還無法介入朝堂爭鋒之中。”

換言之。

相國寺能讓老百姓們有了希望與寄托,確實起到了穩定社會的作用,但在爭“國本”上,這股勢力就顯得有些乏力了。

“殿下,你這是得寸進尺。”

李諾瞥了慶陽一眼。

這妞,還真是不太好湖弄。

不過這也讓他興奮起來。

慶陽越是認真,那就代表著……一旦認可了他,那他從慶陽這邊獲得的幫助也就越多。

慶陽鳳眸上下掃量著李諾:“若汝發誓效忠本宮,倒也可以。”

“要不你先睡會?夢裡什麼都有。”

李諾撇嘴道。

慶陽笑道:“再拿出一些東西來,不然,這同盟是不可能的。汝所剩時間不多了。”

“既然如此,我攤牌了!”

李諾歎了口氣,隨即從懷中掏出一枚袖珍小木劍。

這舉動很大膽!

相當之大膽!

但李諾在賭!

他賭慶陽絕對不會去和國師姬夕瑤對質。

慶陽這會終於動容了,她嬌軀輕顫,眸凝震撼:“這是劍符!誰給你的劍符?”

李諾玩味一笑:“要不公主猜一猜?”

慶陽怒道:“李子安,把話說清楚,否則……”

“否則你待如何?”

李諾冷笑道。

敢威脅他的人,基本上都被他處理乾淨了。

隻是慶陽的威脅,有些與眾不同,讓他措手不及。

慶陽竟然直接撕開了她的衣襟:“否則天下人還會再次傳頌你……去歲冒犯西楚公主薑秋月,今朝死性不改,又侵犯了慶陽公主!不知你那剛娶過門沒多久的娘子會不會相信你!”

李諾嘴角微微抽搐。

這個慶陽,果真奇女子也,太生猛了!

雖然隻是一霎那的芳華,但那精緻白皙的鎖骨,還是被他一覽無遺。

慶陽迅速整理好衣襟,彷佛沒事一樣,冷冷道:“還有二十丈……”

“慶陽殿下你夠狠,你是第一個敢威脅我還能全身而退的人。”

李諾哭笑不得道,“我坦白,這枚劍符】是國師送給我的。”

“國師為何會送你劍符】?”

慶陽還是沒想明白,國師姬夕瑤怎麼會和李子安產生交集?

李諾露出一個很傻的笑容:“因為我和她是好朋友呀。朋友之間護送些禮物很正常吧?”

“不可能!”

慶陽輕搖螓首,面色發冷,“世間鮮有男子能夠入得了姬夕瑤的法眼,你還差得遠了呢。”

李諾心思一轉,笑道:“對了,皇宮裡是不是有一個姓杜的太監。”

“內務府倒是有個叫杜敬賢的,汝問此事為何?”

慶陽眉梢挑起一絲疑惑。

李諾點頭道:“公主若是有心,去查查那個杜太監的手臂是怎麼斷的,你就知道,我和國師為何能成為好友了。”

慶陽不明白,但此事先記下了。

得空了一查便知,如果李子安撒謊,她自然是有千百種手段將他折磨得生不如死。

她頷首道:“姑且相信你一次。”

李諾露出燦爛笑容:“殿下,這下應該夠了吧?”

慶陽沒好氣瞪了他一眼,道:“馬上進宮門了,趕緊躲好吧。”

李諾訝異道:“躲?守門的侍衛還敢搜你堂堂大公主的車輦?”

慶陽瞥了李諾一眼:“除了我父皇,不論誰進宮都得搜查,你不知此事?”

“那我躲哪?”

李諾有些懵。

還真是失策了!

這車輦內部倒是很空曠,但沒地方躲藏啊。

難道……

躲車底?

是不是還要再握一瓶香檳?

阿杜能做這種傻逼一樣的事情,但他不能啊。

真當侍衛眼瞎嗎?

慶陽身子稍稍僵硬,臉上呈酒紅色。

她以為李諾既然敢衝駕,應該就知道如何躲藏,結果都快到午門了,纔跟她說,不知道?

不過這會兒讓他出去也來不及了。

越接近皇宮,守衛自然越是森嚴。

即便是四品大宗師】,也做不到在那麼多雙眼睛的注視下遁走。

慶陽端莊地坐直身子,指了指自己身後的宮服裙襬,貝齒輕咬紅唇,擠出三字:“快、進、去!”

李諾一臉懵逼。

慶陽……這是要讓他躲在裙子底下?

今日慶陽乃是盛裝出席,這宮廷服侍可講究了,裙襬確實夠大,拖尾的那種。而且她此時正襟危坐,自己若躲在她的裙襬裡,除非侍衛進車輦仔細搜查,不然視線確實會被阻擋。

“慶陽殿下回宮。”

前面。

開路的太監已經出示了令牌,開始和守衛交涉。

李諾這會也隻能委屈一下自己,暫且做一回公主的裙下之臣吧……

他咬了咬牙,掀起裙子衝了進去,躺平。

慶陽轉過螓首,將裙襬收拾好。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隨後,她整了整衣冠,捋了捋青絲,面容恢複了威嚴。

但她的內心,還是泛起了絲絲漣漪,根本無法平靜。

李諾這會兒可不敢動彈。

好在這套宮裝極為繁瑣,裡面套了好幾套絲紗,這也將他和慶陽公主的嬌軀稍稍隔開了些。

雖有絲絲芬芳透過衣服間隙,直撲鼻尖,但他還能勉強忍得住,努力保持氣息不紊亂。

少頃。

便有一名侍衛在車輦外恭恭敬敬道:“慶陽殿下,卑職得罪了。”

慶陽沒動。

她不能動,不然就暴露了。她澹澹說道:“雲兒,打開車簾,讓侍衛進來吧。”

侍女得令,便將車簾掀開。

公主乃是千金之軀,侍衛當然不敢進來。

他隻在外面,隔著車簾檢視了下,這才抱拳道:“慶陽殿下,卑職職責所在,還請勿怪。”

說完,他就退了下來,大手一揮,“慶陽殿下回宮,立刻放行。”

車輦自然是有驚無險地進了皇宮。

李諾剛想出來透口氣,卻見慶陽一巴掌拍下來,示意他莫要動彈。

得。

到了人家的地盤,還是乖乖聽人家的話吧。

皇宮戒備森嚴,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就這麼一會兒功夫,便有數支巡邏守衛出現。

甚至,李諾還感應到,有一四品境】的羽林衛大統領與車輦擦身而過。

大概過了兩刻鐘,車輦終於停下。

慶陽壓低聲音:“還不出來!”

李諾隻得尷尬地掀開裙子滾了出來:“抱歉抱歉,是我考慮不周,我真沒想到會是這種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