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哦,剛纔不小心撞到了彆人。”

“真的?”

“比珍珠還真,我怎麼敢騙娘子?不信你問問街坊鄰居,大夥兒可都叫我誠實小郎君。”

李諾可不想深討這個話題,急忙轉移道,”你剛纔在大殿怎樣,那老和尚講的佛經還行嘛?”

葉箐雨嫣然一笑:“這位住持可是得道高僧呢!所講佛法令人徹悟,難怪靈隱寺的信徒不比相國寺的少。”

其實這位住持可不的了,修為精湛,法力深厚,乃是佛門【四品禪師】。

不過天機道體係更為神秘,即便葉箐雨不做任何偽裝,彆的體係也極難發覺她的身份。

所以,葉箐雨大搖大擺進來,這位四品禪師也隻當她是普通訊女,結果感化不成,反被葉箐雨給薅了一把羊毛。

“你感興趣就成,以後得空想來便來。現在天色將晚,是看夜景還是回去?”

眼見夕陽墜山,餘輝斜照,李諾便問道。

“出來一天了,還是回去吧。”

兩人再次泛舟返回。

大概過了小半個時辰,便回到了安和坊。

在家裡吃著晚膳,其樂融融。

夜幕降臨。

夫妻倆回了主院,隻留下綺羅鬱悶地收拾碗筷。想她堂堂劍道高手,這手以前都是用來握劍,舞劍,一手【四季劍訣】令多少江湖豪俠聞風喪膽,卻哪知現在要乾洗碗的活。

唉,可悲可歎。

不過轉眼一想到自家教主也要下廚做飯,她這心裡又平衡了許多。

然後……她又為教主感到不值……

過著普通民婦的生活,教主真沒怨言?

問世間,情為何物……

十八歲的丫頭,竟也多愁善感起來。

內屋。

紅燭熄滅。

又是一夜纏綿。

不過這一夜李諾有那麼一點點不給力。

他思緒有些不寧。

一是【冰心玉】沒了,讓他心裡空落落的,還沒能適應過來。畢竟戴了大半年,已經習慣了靜心凝神的感覺。

二是他一直在想著,那個想要橫推他的女人到底會是誰!

修為:道門四品、甚至是三品(劍符也有可能不是她親手煉製的)。

性彆:女。

年齡:未知。道門煉的【駐顏丹】可延緩衰老,你看她二三十歲,但其實七老八十也有可能。

而且禦劍飛行這項神通,除了道門,劍宗弟子也會……

劍宗的開派祖師,原本就是道尊的小徒弟,後來道尊神秘失蹤,她又因為一些事情與道門大師兄發生了衝突,一氣之下便自立門戶,開創了劍宗一派。

所以,範圍有些大,女子的身份還挺難猜的!

他隻祈禱千萬彆是七老八十到足以做他奶奶的老女人……

言歸正傳。

三日婚假很快就結束了。

鋪子那邊的裝修也開始動工了,葉箐雨每日都去盯著。

這一日。

葉箐雨帶著綺羅早早就去了店鋪。

李諾換好飛魚服去了衙門當值。

剛踏入衙門,便見秦北天一臉憔悴地往外走。

“秦兄,數日不見,怎變得這般憔悴?”

李諾訝異道。

“是李老弟啊……你倒是好命啊,有那麼漂亮的新娘子陪著踏青遊湖,老哥我這幾日老慘了,都將整個渝州城掘地三尺翻了個遍,可還是沒找到凶手,陳夫人震怒,陳大人便將怒火轉移到我身上,唉……”

秦北天苦笑道。

“也許……凶手那一夜得逞後就逃離了吧。要不我去和陳知府說說?”

李諾稍稍有些愧疚。

雖說崔向笛並非直接死在他手上,但歸根結底,問題還是出在他身上。

秦北天搖頭道:“這倒不用……陳大人已將這案子移交給了林副尉。”

“林靖城除了拍馬屁還能乾嘛?知府大人該不會是嫌你辦事不力吧?”

李諾心中偷樂。

既然有林靖城背鍋,那他心中的愧疚立刻就煙消雲散了。

“長安那邊來了大人物,有案子要調查,需要我跟進。”

“好吧,你這是剛脫離苦海,又跳入火坑啊。”

被李諾打趣了會,秦北天的心情也是舒暢了許多,他笑道:“等辦完這個案子後,我可能就要被調任了。反正我把話放這兒了,這案子你可得幫我!”

李諾警惕道:“小弟實力卑微,無能為力。”

秦北天低聲道:“這案子涉及到妖族。而你對妖族天生有剋製,你不幫我?是不是兄弟!”

“斬妖除魔,吾輩之任,豈能推脫。秦兄放心,小弟儘力而為!”

李諾立刻化作了正義使者。

心裡則是偷著樂。

“那你準備下吧,這幾天就會用到你,我去上差那邊商討下計策。”

秦北天離開。

李諾則去牢房巡查了一圈。

不過剛回到班房,卻見林副尉趾高氣揚地走來。

其實三年前原本是他接任渝州府校尉一職的,哪知空降了一個秦北天過來。

而李諾來了後也是和秦北天勾肩搭背,狼狽為奸,

把他都快架空了。

現在得知秦北天很快就要被調走了,他哪能不樂?

有仇不報非君子。

他搞不過秦北天,但搞一個小小獄卒班頭……

他可不是文官係統的,不用像陳知府那樣顧忌自己的聲望,所以,他準備給李諾點苦頭吃吃。

那麼最好的辦法……當然是將李諾牽連進崔向笛被殺案裡,哼哼,不死也得脫層皮!

“李班頭,崔向笛被害前夕,有人看到你和他有過爭執,請你跟我走一趟吧。”

“你這是在審我?”

李諾眯了眯眼。

林靖城眸中閃過一絲恨意,冷冷道:“請注意你的言辭,你這是什麼態度,本官好歹也是副尉。”

李諾回道:“這事我早已和秦校尉說過了,他知道。”

林靖城爭鋒相對:“現在這個命案由本官做主,本官要重審!UU看書 www.kanshu.com”

“如果我說不呢!”

“那就彆怪本官不念同僚之情。來人,將李諾拿下!”

“喏!”

便有四名衙役抽刀圍上。

“你們住手!諾哥兒是冤枉的,你們莫要無中生有栽贓嫁禍!”

身邊老獄卒黃九劍急忙上前攔在捕快面前,眸中閃著憤怒。

“爾等敢以下犯上?”

林靖城震怒。

不入流的小小獄卒也敢攔他正兒八經的官?

話音一落,他便五指一張,一巴掌呼扇過去。

這力道,一旦被扇實,絕對會將整邊牙齒崩壞。

李諾可不想老黃受傷,他猛然衝上去,運轉氣機,將林靖城的手握住,淡漠道:“不必連累他人,我跟你走便是,不過請神容易送神難,你可彆後悔。”

雖說他也算是半個凶手,但很明顯,這個林靖城並沒有找到什麼證據,就是單純想要搞他!

“哼!帶走。”

林靖城冷笑道。

進了他的地盤,他就不信李諾能熬得住!

李諾將腰間佩刀解下來交給老黃手上,又給他使了個眼色,趕緊去找秦北天。

自己則是很快被帶到了一間大牢裡。

他有些哭笑不得。

自己是獄卒,巡查牢房,結果現在反倒是成了階下囚。

當然,他並不在意。

這事兒肯定會捅到秦北天那裡。

老秦又有求於他,哪會容許林靖城亂來。

當然,若林靖城頭鐵,想要一條路走到黑,那他不介意將他的頭給砸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