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哈哈哈,公主擇婿之宴,天下各路英才豪傑皆彙聚於此,豈能隻看個人文采,卻不考慮修為實力?這未免對其他體係也太不公了吧?”

大好局勢被李子安一詩而破,智清黔驢技窮,正準備灰頭灰臉地回去,哪知一白衣劍者卻站出來表示不服,給了他希望。

仔細一瞧,說話之人正是巴山劍場的傑出弟子楚笑風!

這位和北月飛槐身為同門但卻玩不到一起的傢夥,直接仗劍從站席一躍飛到百人席上。

氣宇軒昂、一表人才。

隻是眸中偶爾閃過一絲陰翳,顯示此人心胸並不那麼寬闊。

比起密宗喇嘛,楚笑風對李諾的恨意更加濃烈。

昨日若無李子安突然橫插一腳,那他雖無法破除【佛國】,但也情有可原。畢竟【佛國】之強大,舉世皆知。

他雖敗猶榮!

但誰能想到在那最後時刻,李子安卻力挽狂瀾,這豈不是顯得他們都是廢物?

他今日來參加文宴,倒也有自知之明,對慶陽公主並沒有特彆的想法。來此無非就是走個過場,結識一下天下有誌之士。

但看著李子安兩首詩文就將場上所有的目光都奪了去,這讓他心裡就很不舒服了!

他這話一出,倒也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認同與支援,尤其是站席上的千餘人。

畢竟,若隻比試文采,他們這些人確實不如百席上的那些世家門閥子弟。

但若比自身的修為實力,他們自信也不差啊!

憑什麼那些人能坐著,而他們這些人就隻配站著?

公主殿下,在場諸人除了個彆如胡慕白和智清之外,可都是大胤王朝的子民,你不能厚此薄彼,否則讓人心寒啊!

“楚少俠說得對!公主殿下,您不是說邀請天下有誌之士共同赴宴嗎,怎麼隻將心思放在了儒士身上?這對我們非儒道體係之人確屬不公!”

“我也支援楚兄所言,不能全都隻比詩詞歌賦吧?也要比一比個人的道法神通!”

“此言甚妙!君子儒道文采確實重要,但也要有仗劍殺敵的能力,不然,如何報效朝廷?”

正在一邊看熱鬨的崔立言也是目瞪口呆,對身旁的北月飛槐道:“北月兄,這個楚笑風真是你的同門師兄弟?”

北月飛槐面無表情道:“我是我,他是他,可千萬彆將我們混為一談。”

崔立言忍俊不禁道:“北月兄,你這師弟的腦袋是不是缺了一根筋?”

“他心中藏不住話,在劍場那會也得罪過不少師兄弟,但他劍道天賦確實高,深得劍場老一輩的歡心。”

北月飛槐歎了口氣。

這位師弟比他小了四歲,但在劍道修為上,卻強壓了他一頭。

場上。

慶陽公主笑道:“不知這位公子如何稱呼?”

她自然是認得楚笑風的,昨日楚笑風的表現也是讓人眼前一亮。隻是對於這種不知進退的二愣子,慶陽著實沒有好感。

這確實是她的擇婿之宴沒錯,但豈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大咧咧說出來?

有些東西,大家心知肚明即可,但千萬不能將這層紙捅破啊!

當然。

讓她最反感的是,這傢夥說話不經過腦子嗎?

當著智清的面這麼說,豈不是給智清抓了破綻?

智清可是【四品禪師】,如果他要下場,那贏面極大,然後再來一句他可以還俗,那自己如何收場?

楚笑風還不知自己已被慶陽記恨上了,他露出一個自以為很謙遜的笑容,拱手道:“在下巴山劍場弟子楚笑風,見過慶陽殿下。”

“楚公子,依你的意思是要和在場有誌之士比試一二?”

“天下英才彙聚一堂,在下確實有這個念頭,還望慶陽殿下成全。”

“也罷,便如你所願。在場諸位,不知誰願意與這位劍宗弟子比試一番?”

公主自然不能拒絕,不然就是將其他體係都給得罪了。她綻起眸波,環顧四周。

而這一看,立刻讓底下人熱血沸騰起來。

有戲?

文人相輕,但武無第二!

若能給公主殿下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即便當不了駙馬,但也好處多多呀!

便有一個善使鐵爪的江湖人士走上前,對楚笑風拱手道:“在下飛鷹幫首席大弟子柳青元,還望楚少俠不吝賜教!”

“請。”

楚笑風抱劍,單手做了個“請”勢。

“飛鷹幫的柳青元,我認得此人,【武道六品巔峰】,一雙鐵爪打遍長江以北無敵手,實戰能力勝過大黑夔!”

《獨步成仙》

“嘿嘿,他就是憑這雙鐵爪爬上來的,千萬彆小瞧了他!”

就在眾人吹噓這個柳青元怎麼怎麼厲害時,卻見一道寒芒閃過,一大截頭髮從柳青元頭上散落下來。

“承讓!”

楚笑風寶劍歸鞘,笑道。

柳青元羞愧難當,速速掩面退走。

臥槽?

這就完了?

一招敗北?

“還有誰!”

楚笑風一臉傲然。

幾個道門弟子見楚笑風這麼傲氣,也是忍不住登台比試,不過都失敗了。

楚笑風依舊笑面春風,氣息平穩。

車輪了十餘人後,卻沒有人再願上去比試了。這也助長了他的囂張氣焰。

胡慕白、王瑾丞等人倒沒出手。他們當然不是怕了,而是實在沒必要和一個二愣子計較。

慶陽公主一代女中豪傑,又怎會喜歡一個莽夫呢?

“嘿嘿,你這師弟厲害呢,身為師兄的你,不上去教訓教訓他,莫要這般目中無人?”

崔立言慫恿道。

北月飛槐冷冷瞥了崔立言一眼:“

贏了他又如何?我又不娶公主。倒是你,至今還沒定下一門親事,這會可要抓緊機會,不如用你生鏽的【唇槍舌劍】上去一試?沒準慶陽殿下就看上你了。”

崔立言訕訕一笑,立刻轉移話題:“你說子安會不會上場?”

“不會!”

“為何這般篤定?”

“子安身為四品大宗師,這上去挑戰,太跌價了。”

“那倒也是。嘿嘿,還是看看咱們這位公主殿下如何收場吧。”

崔立言有些幸災樂禍。

這時,智清見時機成熟,終於出聲了:“阿彌陀佛,貧僧願意領教施主高招。”

楚笑風一臉懵逼。

這個智清喇嘛腦子有病?

之前一首詩,不是已經得到好處了嗎?

乾嘛還來挑戰他?

該不會真對公主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想法吧?

後知後覺的楚笑風也終於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智清還以為楚笑風怕了,便澹笑道:“施主不必緊張,此番比試,貧僧不會施展【掌中佛國】……”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UU看書 www.kanshu.com

楚笑風臉色微微一變,怒道:“智清法師,這裡是公主擇婿之宴,你一個出家人來攪和甚,這兒沒你的事!”

智清大笑:“哈哈哈……若慶陽公主看得上貧僧,貧僧還俗也亦無不可!施主是怕了嗎?也罷,貧僧會將修為壓到五品,再讓施主一隻手……”

臥槽。

這話真是有些大逆不道!

場上立刻喧嘩起來。

左侍郎剛想站起來嗬斥,卻被杜晏一把拉住,對其搖了搖頭,示意靜觀其變。

智清是佛道【四品禪師】!

場上雖有兩千餘人,但誰能與之匹敵?

楚笑風咬緊牙根,渾身青筋暴起。

他出身寒門,自幼便知想要出人頭地,必須付出比彆人百倍千倍的努力,故而在拜入巴山劍場後,他修煉是最刻苦的。

智清很顯然就是看不起他!

楚笑風暴怒,立刻捏起劍訣,向智清的腦袋斬去!

五品境!

他自詡不懼任何人!

隻是……

飛劍進入智清身前一丈時,卻突然停滯,隨即失去控製一般,咣噹一聲跌落在地。

智清竟然食言了!

他壓根就沒壓低修為!

身為【四品禪師】,他這一身佛力極其雄厚,隻口綻一句佛言,便有蓮花盛開之象,切斷了飛劍與楚笑風的聯絡。

而後。

身影一晃。

眾人根本沒看清是怎麼回事。

他已一掌推出。

佛光乍現!

楚笑風被推飛至懸崖邊上,若再退半步,便將墜落懸崖。

輸了。

楚笑風輸得很徹底。

一招敗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