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李諾快速跑過去,藝高人膽大直接開了牢門。

看著裡頭靜坐著的枯瘦老人,他沒好氣道:“妖氣暴虐,煉獄塔震動,該不會是你這老傢夥搞得鬼吧?”

如枯木一般的老者緩緩睜開了眼眸:“非也非也。”

“那為何……”

“貧僧有預感,貧僧很快就能脫困,故而煉獄塔震動,警示守塔之人。”

“脫困?你想多了吧,怎麼可能。”李諾撇撇嘴道,“還有彆貧僧貧僧的自稱了,你充其量就是一個妖僧。”

“妖若放下屠刀,也能成佛。”

老者心如止水道。

“這你也信?”

李諾嘲笑道,“看看你那些同類被佛門感化後的淒慘生活吧,哪個不是做牛做馬乾坐騎的臟活?你真逃出去,肯定也會被當做異端,妖族不能容你,佛門更不能容你。天下之大,卻沒你容身之地,還不如乖乖呆在煉獄裡苟延殘喘。”

這是一隻三品大妖,真身是什麼李諾也不太清楚,不過頭很鐵,竟然登上皇宮之巔找國師夕瑤比試,然後就被擒拿了,關在了煉獄塔裡,享受心魔滋生這一套餐已經五年了。

然而神奇的是,這妖彷彿一夜之間就頓悟了,竟然修其起了佛禪。

彆說,還真被他修出了一些門道。

無師自通,曠古奇才!

當然,老妖修煉佛學一事,也隻有他知道,因為隻有他能自由出入煉獄七層……

“對了,你不是參悟佛法嗎,怎麼連天機道的活也會?還能預言自己可以逃離煉獄塔?”

李諾笑道。

天機道六品為【預言師】。當然,這預言也隻是稍稍將命運的軌跡方向偏離一些,想要真正做到逆天改命可沒那麼容易,葉箐雨三品天命師都沒這個能力。

“阿彌陀佛,世間各大體係林立,但殊途同歸。”

妖僧不喜不悲道。

“看來無間煉獄的心魔困擾不了你,若有朝一日你真能脫困,你想做點什麼?回萬妖山?”

“老衲出去後,想去西域佛宗走一遭……老衲有些困惑,想和佛陀辯論佛法,以明心鏡。”

李諾目瞪口呆。

這妖僧,確實頭鐵!

佛陀可是一品,不是你想見就能見到的。

當今世界,聖尊不出,誰能穩壓佛陀一頭?即便是道門領袖袁天罡,也隻是與他五五開而已。

這妖僧,還想和佛陀論佛?

哪來的自信和勇氣?

而且這一去不就是肉包子打狗嗎?佛宗豈會饒過這種褻瀆了佛法的大妖!怕是還沒進靈山,就被拿下了。

佛法雖說超度萬靈,心中有佛,便可修佛,但那也隻是騙騙不知真相的人罷了。

在佛宗眼裡,妖就是妖,皈依佛門後要麼被騎要麼看門,哪能與他們平起平坐?

所以,佛門弟子虛偽的很!

這也是李諾不喜歡和尚的原因。

“你去佛宗那是找死,還不如便宜給我了呢。”李諾盯著妖僧的大光頭,貪婪道,“讓我斬了你的頭,我能立刻踏入四品大宗師之境!”

妖僧不嗔不怒,淡道:“妖族三品為天外化身,老衲的化身在萬妖山,所以你殺了我這俱軀殼沒什麼用,最多也就損老衲一些修為罷了。”

“我知道,我也就隨便說說。”

其實李諾最初見到這妖僧時,也是很心動的,恨不得立刻嘗試一下,看看金書能不能從妖僧身上刷出點好寶貝。

不過後來,和妖僧相處了一段時間,便發現這妖僧有些另類。

也是那個時候他明白了,並不是所有的妖都要吃人,妖也是有好壞之分的。

“唉,你就安分點吧,我好不容易纔有了三天假期,結果因為你這破事又被知府給叫了回來。對了,你真不知道是誰要救你?”

“老衲不知……但那人,已修出了劍意,實力絕不弱於三品!”

“好吧,回頭帶點好酒給你,今天來的匆忙,先這樣吧。”

李諾關上牢門,出了煉獄,回到衙門。

陳雨彥問道:“如何?”

李諾淡淡說道:“沒什麼大事,就是昨夜有人來劫獄。”

劫獄?

逗我呢?

這可是煉獄塔!

世間有四大至寶之塔,以煉獄塔為首!

聖尊不出,誰人可破?

“陳大人不信?”

李諾道。

知府茫然點頭。

“其實我也不信,誰能有這麼大本事呢!”

李諾聳聳肩。

“好了,沒事彆找我了,我可是有三天假期呢。”

李諾可沒給陳雨彥什麼面子。

知府了不起啊?

若不是他被剝奪了狀元文位,那早就入翰林院了,那可是內閣的秘書,清貴的很。

陳雨彥心中那個氣啊。

不過他拿李諾也沒辦法。

給小鞋穿?

人家都是最低等的獄卒了,而且還乾值守煉獄塔這種苦活臟活,還能怎麼穿?

殺了他?

陳雨彥沒這膽量。

陛下親封他為九品獄卒,擺明就是為了羞辱他,自己若殺了他,豈不是成全了他,得罪了皇帝?

所以,這塊陰溝裡又臭又臟的石頭,他向來都是離得遠遠的。

若非今日情況特殊,他也不會接見李諾。

李諾自然也是摸準了知府的心裡,纔會這麼的有恃無恐。

當然,最主要的是他出自麓山學院,而知府陳雨彥出自國子監。不是同一個體係的。

……

李諾回到老宅,遠遠見著綺羅正搬卸東西,便急忙迎了上去。

“姑爺……”

綺羅看見李諾來了,立馬放下大箱子,楚楚可人地看著他。

“咳咳,綺羅,你在乾活啊。”

李諾渾身一個哆嗦。

這丫頭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太對勁。

好像……

對!

和外邊那些小娘子看他的眼神一樣……

“姑爺今日好俊俏啊,看得奴婢的心砰砰跳,不信姑爺你摸摸……”

說著,綺羅就拉過李諾的手往自己胸口按去。

臥槽!

撞邪了?

“回魂!”

李諾低喝一聲,UU看書 www.kanshu.com用上了一絲浩然正氣。

丫頭這才清醒過來,似乎也知道自己剛纔鬼迷心竅了,竟然對姑爺產生了奇怪的想法,變得滿臉通紅。

好在丫頭沒心沒肺,很快就恢複了,便擦著汗道:“姑爺!你可算回來了!這些都是小姐的嫁妝,老值錢了,姑爺你力氣大,快快幫忙搬到庫房。”

好傢夥,小小侍女倒是敢指使起主人了!

不過這纔是這丫頭的天性!

李諾這才放下心來。

當然,他也沒有什麼不悅。家裡不興上尊下卑這套講究,他也發現,葉箐雨都是將綺羅當做妹妹看待。更何況,這丫頭可是劍道高手呢,葉箐雨的安危還都要靠她呢,可得籠絡好了。

李諾一邊幫忙,一邊問道:“裡頭裝的都是些什麼呀。”

“是名貴的字畫和一些古董寶貝。”

綺羅隨口答道。

“對了,夫人她人呢?”

“小姐還在鋪子那邊收拾,我這邊弄完後也要去幫忙。”

“她獨自在鋪子?這幾日那邊可有些不太平。”

李諾有些擔心。雖說讓那小子整合雷刀門的殘餘勢力了,但沒個十天半月可彆想全部搞定。保不齊有不長眼的傢夥會衝撞到葉箐雨,那後悔可就來不及了。

“姑爺放心。小姐她……額,陳木匠和他的幾個學徒都在那邊,小姐說要改造鋪子。”

綺羅差點就說漏嘴了,幸虧反應的快。

“好了,家裡交給你了,我去接夫人回來。”

李諾很快忙完這邊的活,然後就立刻去了渝州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