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連綿了數日的微雨於今日晚間驟停,夕陽探出雲層,放肆傾瀉輝光,渝州城的上空,揚起一道七彩長虹。

安和坊。

一青衫男子屈膝坐於長塌上,身子挺拔如鬆,甚至到了僵直的地步。案幾上,茶水都涼了半晌,但男子卻未飲一口,臉上神情看似有些緊張、忐忑。

可萬千彆小覷了這位青衫男子,如今在渝州的名號非常響亮,他便是漕幫幫主陸翊鴻。

隻是,這般豪傑人物,在面對葉箐雨時,卻渾然沒了膽氣,比鵪鶉還要溫順。

“陸幫主,我家夫君不願站在人前,那便隨他。夫君兩日前傳來書信,要奴家也跟去長安落戶,渝州城李的這番基業可不能丟了,故而還要麻煩陸幫主仔細守好了。夫君讓你坐上這個漕幫幫主的位置,自是倚重你,看好你,你可莫要讓夫君失望。”

主位上,葉箐雨用淡漠的語氣說道。

李諾離了渝州,葉箐雨的似水柔情便沒了對象,便恢複了本尊面容。

一個小小的江湖門派,她彈指之間便可灰飛煙滅,能親自召見陸翊鴻,已是很給面子了。

“夫人,屬下遵命。這個渝州城,屬下一定會守好,絕不會讓公子的產業受到任何損失。”

陸翊鴻抱拳表忠心。

“如此便好。此盒你拿回去,盒內之物需貼身藏好,足你防身之用。不過切記,非萬不得已,還是不要動用此物為你妙,以免受人於把柄。”

葉箐雨給了綺羅一個眼神示意。

綺羅捧著盒子,走到陸翊鴻跟前:“陸幫主,這是夫人賜予你的寶貝,接著吧。”

陸翊鴻道了一聲喏,急忙接過,捧在懷中,比對待婆娘還要溫柔。

他雖沒第一時間打開盒子,但依然能感覺到裡面的東西絕非凡品。

其實陸翊鴻到了現在這一刻,他這心裡還如做夢一樣。

十日前。

就在李諾離開渝州的第二日清晨,一名心腹來報,說渝州河岸【人間緣】鋪子的老闆娘請他過府一敘。

底下人不知這位老闆娘的真實底細,但他哪能不知啊?

公子纔剛離開渝州,公子夫人便召見他,定是公子走的匆忙來不及傳達,便依夫人之口吩咐於他。

他哪敢怠慢,便急急忙忙跑去了安和坊。

之前,在渝州河案那會與公子夫人也有過幾面之緣,吳王世子和韓逐空來找麻煩,也是他親自帶著兄弟們上去套麻袋毆打。那時,公子夫人給他的感覺是溫柔大方,與那些大家閨秀並無二致。

可萬萬沒想到,公子夫人召見他後,也無其它動作,隻是淡淡瞥過他一眼,那透出的氣勢便強到讓他根本升不起一絲反抗之心!

他也算是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人物,即便面對公子,他都沒有過這種恐怖的感覺。

公子夫人召見他,並無多餘贅言,直接開門見山,要他收服渝州城的其他江湖勢力。

這讓他十分為難。

漕幫雖強,但還沒有強到一家獨大的地步。

要收服其他江湖門派,火拚是少不了的,甚至一旦冒出這個苗頭,其他幫派肯定會聯合起來,將他們漕幫拖入泥潭,那局勢可就沒法控製了。

哪知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他差點沒能繃住。

心態直接破防了。

鐵拳幫幫主夜宿胭脂閣、血刀門門主在青平坊金屋藏嬌……一個個十分隱秘的訊息傳到了他的手中,讓他輕而易舉就對其他門派的首領敲了悶棍。

一個江湖門派,一旦群龍無首,那離分崩離析就不遠了。

當初的雷刀門亦是如此,否則哪有他上位的機會?

也是在那一刻起,他才真正明白這位夫人的恐怖!

要建立如此精準的情報係統,可不是三五年就能成的。

再看看夫人身邊的這位圓臉侍女,才十八之齡,竟已是【六品劍道】高手,讓一隻手都能分分鐘吊打他。

他哪還敢生異心?

就這麼不到十日時間裡,渝州城的各大門派都被他清洗了一遍,吞併的吞併,驅逐的驅逐,敢反抗的,套麻袋丟渝州河餵魚。

這就是吃人的江湖。

隻留下渝州城南郊的一個斧頭幫瑟瑟發抖。

依夫人的意思是,留下一個,有利用他們漕幫幫派發展。不然真要一家獨大,官府怕是會坐立不安了。

雖然陳知府、秦校尉等人與自家公子的關係很融洽,但據聞這兩人很快就要調任了。

為了不給新任知府找藉口打擊,這個斧頭幫明面上還是要留下來的。而且,還必須大力扶持起來,與漕幫分庭抗禮。如此, www.kanshu.com官府纔會安心。

“今日交代的,你照做便是。城東酒坊那邊,你派人暗中守護即可。行了,你下去忙吧。”

葉箐雨端茶送客。

“屬下定不辱使命。”

陸翊鴻如獲大赦。

走出安和坊後,他的心境才穩了下來,隨即打開盒子一觀究竟。

竟是十張【符籙】!

感受著氣息的波動,至少是五品以上的威力!

陸翊鴻咧嘴大喜。

這還真是護身符呢!

有了這些符籙,在渝州城裡,應該是沒人惹得起他們漕幫了!

宅中。

綺羅將大門關上,一臉不解道:“小姐,有必要這麼扶持漕幫嗎?那個陸翊鴻的實力也不怎麼樣嘛。那些【符籙】價值連城,給他會不會太浪費了?”

“能力倒還是其次,主要是忠心。我們明日就要啟程去長安,必須要將渝州的事情全部處理好。渝州是咱們的大本營,有他守著,放心。”

葉箐雨淡然道。

陸翊鴻和黃九劍一樣,也擁有【忠義無雙】這一命格,不然,她豈會放心將夫君在渝州的這份基業交給他打理?

綺羅撇撇嘴:“姑爺倒是瀟灑,這一走就十多天,也不心疼小姐。”

葉箐雨笑道:“夫君去長安又不是去遊玩的。再說了,他不是用【飛鶴傳書】帶了訊息回來嘛。”

綺羅不滿地皺了皺鼻。

那封傳書的內容她沒看見,但看小姐當時的模樣,信箋的內容一定非常肉麻。

不然小姐為何看了信箋後滿臉通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