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是夜。

大胤朝,渝州河,大雨瓢潑。

“大人,奴家修行不易,求你饒過奴家一命。奴家以前沒得選,可現在,奴家真的想做一隻好妖,奴家可以改吃素的……”

岸邊,一悄美人兒淚眼婆娑,楚楚動人。

“你倒是有白娘子的軀表,可惜我沒有許仙的大心臟。”

一身穿蓑衣、手握寒刀的男子自雨霧中顯現,望著眼前這嬌媚的美人兒,惋惜發歎。

美人茫然抬首:“啊,大人,您這是何意?”

“哦,我的意思是……斬蛇我在行,但日蛇……咳咳,我可沒有許仙那樣的癖好。”

話音擲地。

便見一道刀芒於水幕中乍現,宛若驚雷奔閃,瞬間沒入妖女腹部。

憐香惜玉?

不存在的。

美人兒驚愕的表情瞬間凝固。

少頃。

她便癱軟倒地,腹部血流如注,妖丹碎裂。

在雨水衝淋下,女子很快便顯出了本體,竟是一隻食人心肝的白蛇妖。

瞥了屍體一眼,男子腦海裡浮現出一本古書,金纂字元於古書中飛出,沒入蛇妖眉心間,刷出了兩樣物品——【中級經驗丹】和《媚態**》。

【經驗丹】直接吞服,修為暴增一截!

至於《媚態**》……男性無法修煉,他也沒認識幾個女性,便拿來餵養佩刀。

心念一動,古書翻開了一頁——

【金書持有者:李諾

武道修為:五品宗師巔峰

儒道修為:五品辯言初境

戰技:斂息術、奔雷刀訣(雷雨天氣威力加成)、破風拳、千葉掌、無影腳

靈術:指鹿為馬、紙鶴傳書、一葉障目

根骨:文氣入骨(重塑儒道根基),天縱奇才(武道一日千裡)

寶庫:2級(精良)繡春刀,餵養次數99/100(滿值後可進化)、避水珠(水戰威力加成,斬殺鮫妖所獲)、冰心玉(靜心,凝神,斬殺百年雪妖所獲)、五毒珠、鎮魂符……

福緣:禍兮福所倚,還餘七日】

……

“呼!終於宗師巔峰了,也算是有了一份自保之力。”

李諾輕吐了一口濁氣。

武道一途,光打磨筋骨就得十年,更彆提中間還隔著【外勁】、【內勁】、【暗勁】這三道門檻。可以說,五品宗師足以在江湖中搏得赫赫威名了。

當然,想要在朝堂上攪動風雲,還差了很大火候。

談及朝堂,李諾腦海裡又浮現起了那段屈辱的記憶……

一年前。

狀元及第……冒犯皇妃……被貶獄卒……自毀儒道根基……歸途鬱鬱而終……

接盤後,他繼承了身體原主的一切,卻唯獨新科宴上如何醉酒冒犯皇妃的那份記憶模糊不清。

很顯然。

他定是被陷害的。

倒是原主的性情剛烈如火,竟當眾自毀儒道根基以證清白。

這可是一個文人的根,一旦毀去,這一生都將無法儲存文氣,便是自絕儒道與官場。

至於腦海裡的這本《金纂古書》……

經過近一年的磨礪,他也算是摸清了門道。隻要斬殺為非作惡的妖魔,便能從金書裡刷出各種獎勵。

也正是有了這本奇書的存在,他才能在短短一年時間裡踏足五品宗師境,也讓他有了重返朝堂、揪出幕後黑手的底氣。

無情地將蛇妖屍首踢入河中,李諾很快便消失在茫茫雨夜之中。

……

翌日。

雨過天晴,晨曦吐白。

“聽說了嗎?渝州河裡發現了蛇妖屍體,腹部被雷刃切開,妖丹碎裂,慘不忍睹……據說是一隻【六品化身境】大妖呢!”

妖族踏足此境,便可褪去妖的形態特征,與人無異。隻要不運轉妖力,便極難被人察覺。這也是妖女敢藏身於煙花風流之地的底氣所在。

一個粗糙的漢子頂了頂胯,猥瑣笑道:“聽說蛇妖媚態天成,肌膚都能掐出水來,老子還真想嚐嚐那妖女的滋味!”

同伴連連驚歎:“臥槽,兄台!你的口味真是獨特,在下深感佩服……”

“老弟,你是想婆娘想瘋了吧?張大媒婆就在那桌吃豆腐腦呢,還不趕緊奉上一筆媒銀錢讓人家給你介紹幾個細皮嫩肉的小娘子。”

“哈哈哈哈……”

茶肆裡,一時間歡聲笑語。

“太和坊老張家那閨女,年芳十六,五十兩聘禮就能娶過門,問題是你有這個銀子嗎?”

邊桌的張大嬸一溜吸完豆腦,將碗放下,翻了個白眼不客氣道。

那個粗糙大漢大聲嘲笑道:“五十兩?張老頭這是想銀子想瘋了吧?有這錢,老子逛三年窯子都可以不帶重複的。嘿!日日夜夜做新郎,換新娘,要多爽,有多爽!”

“粗俗!”

“無恥!”

“哈哈!”

“對了張嬸,聽說你前些日子給諾哥兒介紹的陳家小姐又沒下文了?聽我的,你就彆打那些深閨大小姐們的主意啦,諾哥兒雖儀表堂堂,可他隻是一個獄卒啊。”

“獄卒怎麼了?獄卒也是吃皇糧的,比起你們這些苦哈哈不是要強的多?更何況諾哥兒詩詞歌賦樣樣精通,渝州河岸還有一間旺鋪呢!”

張大嬸沒好氣道。

為了李諾的婚事,她還真是操碎了心,誰叫李諾曾經有恩於她呢!

被罵的人也不在意,沒心沒肺笑道:“可諾哥兒這獄卒不一樣啊,他是陛下‘親封’的九品獄卒。在官場上,可沒哪個官老爺敢提拔他。”

張大嬸瞬間語噎。

獄卒是吏,哪有什麼品級之分,皇帝此舉確實太膈應人了!

這可不是一個看臉的時代,不然渝州河上那些貌美如花的花魁們都能嫁入豪門當闊太太了。

人們更注重的是一個人的家世。

李諾得罪的可是皇帝,前途慘淡無光,誰還敢與之結親?

不過本地的姑娘不行,外來的女子興許還有機會。畢竟在這個年頭,大凡背井離鄉的,都是出了事的,沒那麼多講究。

記得前些日子,隔壁太和坊不是新搬來一戶人家麼?那小娘子初來乍到雖然蒙著面紗,但看身段似乎也挺水靈,應該還沒許配人家……

想到此處,張大嬸眼前頓時一亮。

……

“咦,那不是諾哥兒嗎?飛魚服,繡春刀,確實一表人材,隻是可惜了啊……”

見李諾臨近茶肆,人們搖頭歎息。

他們渝州城好不容易出了個狀元,卻沒想到落得這般淒慘下場……

飛魚服、繡春刀,自然是皇帝禦賜。

儒道高大上,武夫粗鄙狂。

對讀書人而言,不穿儒衫著武服,這就是赤果果的羞辱!但李諾卻很滿意這套裝扮,整日穿著招搖過市,生怕彆人不知他棄文從武、自甘墮落。

“諾哥兒,你還要媳婦不?UU看書 www.shu.com”

張大嬸走出茶肆,急急迎了上去。

“當然要啊,張嬸又有合適的人選啦?”

勾欄聽曲是一回事,娶妻又是另外一回事。不拱她幾顆水靈靈的大小白菜,哪能對得起自己穿越者的身份?

隻是前幾次相親都不太順利,讓李諾頗為受傷。

“那外鄉的中不?”

張大嬸有些難為情起來,又怕李諾翻臉,急忙補充道,“不過諾哥兒大可安心,小娘子模樣端正,性子溫婉,實乃良配!”

“行啊……”

李諾悅色道。

甭管是哪個年代,本地人娶外鄉人都會矮人一頭,但他並不在乎。

他對另一半無非就兩點要求。

人美。

心善。

當然,若能達到一手方能掌握的地步……那就更好了!

況且,【福緣】還剩下六日,又怎能隨意浪費?這些日子相親接二連三失敗,沒準就是為接下來的良緣做鋪墊。

這【福緣】確實妙不可言。

自毀儒道根基,本是一個死局,哪怕儒聖再現也難以破解,卻沒想到在“禍兮福所倚”的加持下,本該散去的文氣竟融入了骨髓,形成了獨有的、另類的“根骨”。儒道修為更是再進一步,達到了【五品辯言境】!

當然,重塑儒道根基是他的底牌。見過這張牌的,不管是人還是妖,都已經死了。

“好好,老身一定給諾哥兒安排妥當,等老身的好訊息!”

張大嬸歡天喜地的離去,腿腳麻利得像個年輕小夥子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