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十月一日。

(注:周朝的春節在十一月,秦朝的春節在十月,本書是套用公曆曆法,方便敘事)

吳駒走在章台宮前的階梯上,手裡拿著奏章,是關於鹽業的事,吳駒來尋開陽公主,順便遞到章台宮。

結果剛到殿門前,就聽到殿內傳來一陣劈裡啪啦的打砸聲,緊接著是子楚的怒喝:

“趙丹,趙勝,無能匹夫!安敢如此!”

吳駒驚得駐足,需知子楚是很少發火的人,很會調整自己的情緒,吳駒認識他這麼久從沒見過他如此失態。

趕忙拽來站在殿門前的宦官,詢問發生什麼事了。

宦官苦著臉,說:“前段時間大王派了一支使團去趙國,想要迎回公子政,換取秦軍三年不攻打趙國,今天剛傳回了訊息,趙國漫天要價,又是約定十年不開戰,又是歸還上黨,這種要求怎麼可能接受,當然是談崩了!”

吳駒恍然大悟,原來是因為嬴政。

不禁扶額。

說起來,這裡面也有他的事,或許是他引動的蝴蝶效應太嚴重,導致現在發生的許多事已經和曆史相比發生了偏移,比如平原君趙勝尚未逝世,本該在這個時間歸秦的嬴政與趙姬也還沒有回來。

子楚對嬴政母子十分在意,這在秦國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事情,這次迎回質子嬴政,他先禮後兵,先是派遣使者去交涉,隨後眼見談崩,又屯兵邊境,進行威逼,但趙相平原君趙勝不知道打了什麼雞血,這次態度出奇的剛硬,一力主張不歸還質子,支援這一決議的還有假相廉頗,平陽君趙豹等人。

這都是趙國朝堂上的重量級人物,最終趙王采納了他們的提議,拒絕歸還質子。

這問題可就大了!

如果秦國沒有太子,就始終是個問題,何況嬴政對於下一階段的秦國至關重要,不可或缺。

尤其是子楚在曆史上死於在位的第三年,也就是公元前247年,而現在已經是前248年,子楚在位的第二年了!隻剩下一年不到的時間。

史書不載其死亡原因,吳駒為其檢查過不下數十次,見其年富力壯,身體倍棒,絕不像因病而死。

偏偏子楚的父親,先王秦孝文王在位三天後,暴斃而亡,父子二人一個在位三天而亡,一個在位三年而亡,不由引人思考,箇中是否有什麼隱情。

但起碼吳駒眼下看不出子楚身體有問題,所以他也無能為力,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話又說回來。

秦國這邊太低估嬴政的重要性了,當然這也是因為他們對未來的事情一無所知。

且不談未來嬴政的雄才大略,統一七國,君臨天下,就放眼目前,如果子楚的死無法避免,吳駒也未能阻止,那誰來繼承大統?

成蛟?還是不到一歲的子嬰?亦或者是子楚那十幾個年紀比子嬰大不到哪去的兒子?或是不成器的兄弟?

吳駒在思慮,暗自下定決心。

或許有些事,應該我去做!

他有一個構思了很久的計劃……

……

“我進去看看吧。”他對宦官說。

進入殿門,吳駒便看見滿地狼藉,掀翻的桌案,一地的奏章和文書,灑在地上的茶水,有宮女正在收拾。

子楚坐在椅子上,捏著眉心,睜開眸子看了一眼,說:“吳駒來了啊,坐吧。”

吳駒看了一眼椅子。

我還是站著吧。

他說:“這是大秦鹽業和六國鹽商協會上個月的營收情況,請大王過目!”

宦官上前從吳駒手中接過奏章。

吳駒又說:“除此之外,上一次和十二鹽商簽訂協議已經是二月份的事情了,算上提前簽訂的時間,再有兩三個月就要簽訂新的一年的代理權,

UU看書 www.kanshu.com秦鹽一本萬利,鹽商們賺的盆滿缽滿,我們也該坐地起價了!”

該割韭菜了!

子楚點點頭,這是能讓此刻的他心情好些的訊息。

“待寡人看完統計的賬目再考慮吧。”子楚說,他沒心情考慮這些。

吳駒欣然頷首,又說:“還有一件事,臣打算請個假。”

“嗯?有什麼事嗎?”子楚問。

吳駒說:“打算去一趟趙國邯鄲。”

子楚皺眉:“現在這個時候去趙國非明智之舉啊,兩國將要開戰,況且若是趙王知道你在趙國,指不定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

“所以臣打算隱姓埋名,而非招搖過市,沒人知道我去了趙國,大概會在年前返回秦國。”吳駒說。

子楚摸著下巴,思量了許久:“好吧,寡人準假了,不過你務必要保證安全!”

吳駒頷首:“大王放心,我有魁首近衛相護,在趙國也有些力量,無論是商業上的,還是醫家、小說家上的,都可保我平安無事。”

子楚點頭:“那好,若有需要,可以對寡人說,寡人告訴你一個地址,在邯鄲遇到任何麻煩都可以讓他們幫助你,切記,你的重要性高於一切,務必慎之又慎!”

“是!”

吳駒離開了。

子楚站在轉瞬間再度被打掃的整潔乾淨的章台宮殿門前,看著吳駒的背影遠去,嘶了一聲,問一旁的蒙毅:“寡人為何感覺吳駒此去會有大動靜呢?”

吳駒能有什麼大動靜呢?

無非打算帶一個人回家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