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在和王尚禮的交談過程中,吳駒瞭解了一下目前鋼鐵的產能。

一爐可以煉三百斤!

很多。

但和後世沒法比。

在後世的鍊鋼廠,每一爐都是數以噸計。

但那樣的鍊鋼爐是靠著強勁、發達的工業水平驅動,如果放到現在,怎麼傾翻它,使融化的鐵水流出都是個問題,更彆提加熱問題。

但是鐵器產能和爐子沒關係,畢竟一個爐子不夠就兩個,兩個不夠就三個,建的越多產能自然越高。

重要的還是鐵礦的產量——這纔是限製產能的根本原因。

所以這一次就要看臨邛的鐵礦能帶來多大的驚喜了!

次日,王尚禮便啟程去了蜀郡。

……

殿試結束,吳駒卸任主考官,持續了大半個月的科舉熱度總算有所降低。

即將進入十月,大秦報第七期也已釋出,殿試的訊息占據頭條,披露了一些內容,但總體來說還是圍繞金榜學子們的封賞,包括一部分任職訊息,對殿試內容一筆帶過,初試和殿試時還會放出考生所寫的詩詞,這次也是隻字未提。

這讓許多人十分好奇殿試究竟考了什麼,一打聽才知道是隻取策論一項,在殿試結束時考生皆被囑咐不要對外透露自己的策論內容,所以最終流露出的訊息很少,為殿試這個科舉最高殿堂蒙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

在鹹陽對此進行討論時,有的地方總是要慢半拍。

楚國蘭陵。

三份報紙被送到了縣令府,也就是荀子的府邸。

《大秦報》的辦事處目前還沒建到蘭陵,雖然辦事處的人員結構簡單,僅負責接收從秦國運來的報紙、發售、統計賬目,但畢竟這裡相對於秦國太遠,是沿海地帶。

目前《大秦報》在楚國最遠的辦事處在楚國國都陳郢一帶,其他地區的辦事處也在緊急建設中,預計年底之前覆蓋七國全域,屆時蘭陵也會有。

至於訂閱業務,目前隻在秦國開通,畢竟如果這項業務也要覆蓋全天下,那需要的人手得數以萬計,非一朝一夕之計。

除此之外,報社還在大規模馴養信鴿,希望改良傳統遞送各地新聞的方式,實現更遠距離的傳遞。

荀子這三份是托人從陳郢送來的,是第六期報紙,刊登了金榜的那一份。

他自己一份,韓非一份,小徒弟張蒼一份。

荀子如今很喜歡看報,每每拿到報紙,會認真將上面每一篇文章看完,最專注於政治和文學兩大板塊。

拿到報紙後,師徒三人在一起研讀。

“都進行到會試了啊……”荀子撫著鬍鬚,打量著頭條新聞,對韓非說:“這科舉相較舉薦製,有很旺盛的生命力,秦王敢如此實施,很有魄力!”

韓非點頭,很讚同,說:“吳駒也是天才,竟然想到如此改革官吏選拔製度。”

但隨之而來的是不忿:“為什麼韓國、楚國都不將這些東西學起來呢?楚國體係龐大,派係林立,世家豪族盤根交錯,迂腐至極,韓國奸佞當道,滿朝儘是無能之輩,不思進取,不思變通,也就不難明白為什麼國力衰微,叫秦國打得抬不起頭!”

韓非是韓國宗室,發表這樣的看法,並非一味的指責,更多的是見國家頹靡,怒其不爭。

“楚國的確積重難返,世家豪族力量過於雄厚,以屈、景、昭三家為首,一方面掣肘楚王,另一方面他們更願意守舊,將利益把握在自己手裡,所以變革難度很高,而韓國,倒也未必就是不思進取,起碼韓國丞相張平是聰明人,他看到《大秦報》後,我覺得他會心動,隻是以韓國的狀況,或許不動比動更好吧,起碼不動的話,是一致對外,動的話,就有可能內亂,最終誤了自身。”荀子開口道。

韓非頷首,知道老師說的也有道理,韓王對國內的掌控力遠不如秦王,韓國的情況也比秦國差了太多,內憂外患,這意味著極大的風險。

就像醫者在面對一些病症時,會下猛藥,可是這也和豪賭無異,不賭慢性死亡,賭瞭如履薄冰,賭贏皆大歡喜,賭輸就是萬丈深淵。

偏偏綜合韓國的各項情況來看,賭輸的機率遠超賭贏。

他搖頭,深感失落,這國家病的太重,不知道要怎樣去醫它了。

韓非歎了口氣,拿過一張紙,斟酌了一下,在上面寫下字。

【子房,近來安好乎?】

在詢問了近況,簡述了一些自己最近發生的事後,旋即開始議論國內政局和天下局勢,對秦國最近的科舉等重大政事發表見解與感想。

這是他準備寄的信,寄給韓相張平的兒子,那是個聰明人,

韓非與他很有共同話語,並且覺得他一定會像他的祖父和父親一樣,成為未來的韓國棟梁。

韓非雖然身在楚國,待在老師身邊求學,但一直和韓國國內保持著聯絡,會寫信。

另一邊,小徒弟張蒼被報紙深深吸引住了。

報紙上刊登了一些題目。

數學題!

一共十道,都出自吳駒之手,UU看書 uukanshu.com是他的最新創意,將題目印在上面,加上懸賞,前五個答對題目的人,寫信寄給大秦報總部,便可得到一定的“賞金”。

不過,這錢可不是隨便就能拿到的,那上面的題相較會試的數學題都要高出一大截,難度極高。

在鹹陽,這十道題目前隻被答出兩道。

張蒼很感興趣,在認真研讀。

此前,《大秦報》的初試特輯和會試特輯,張蒼都有拿到,並積極的作答。

他對數學十分感興趣。

這和荀子半毛錢關係都沒有,荀子是搞政治,搞文學,搞教育的,他對算學可沒什麼造詣,所以張蒼拜入師門不久後,荀子發現張蒼對此感興趣,並且非常有天賦後,覺得很奇怪,但也隻能總結為是天賦異稟,送了他一本《周髀算經》。

初試和會試兩次特輯的題目,張蒼都已經答對了,本以為就此結束,還頗覺得遺憾,但吳駒刊登在第六期《大秦報》的數學題卻讓張蒼像打了雞血一樣。

並且這次的題目,相比之前難度高好多啊……

張蒼拿著筆,認真思考。

報紙上寫到:圓有圓周率,為圓的周長與直徑的比例,《周髀算經》曰:“徑一而週三”,謂圓周率為3,但此值並不準確,還可以繼續推導,請繼續計算,若得第二位,可得百錢,得第三位,可得一貫,若得第四位,可得十貫,以此類推。(注:需附帶完整、準確的計算過程)

同時,報紙上附帶了小數的概念,方便計算。

張蒼眼睛一亮,開始在紙上寫寫畫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