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上千學子跟隨吳駒等人進入殿中。

現在宮殿的設計還不興明清時金碧輝煌的那一套,而是以青色、灰色、黑色等並不鮮豔的顏色作為主色調,青磚黑瓦,氛圍莊重森嚴,蔚為壯觀。

考生們無論出身世家還是寒門,皆是第一次進宮,不免瞳孔震顫,為之恢弘壯麗而驚歎。

兩側文武百官站立,為首的是金印紫綬的相邦呂不韋、國尉王齕,上卿蒙驁,亞卿麃公,緊接著是銀印青綬的祁農、焦樵等九卿級官員,之後是銅印黃綬的眾官,秩序井然。

而在大殿儘頭的寶座上,子楚正襟危坐。

“稟大王,殿試考生已帶到!”吳駒拱手一揖。

上千學子拱手作揖:“拜見大王!”

“平身!”子楚聲音洪亮,隨後起身:“既然如此,殿試便開始吧!”

吳駒頷首,轉頭說道:“殿試規則很簡單,沒有題目也沒有試卷,唯有兩個字,獻策!”

“每人向國家獻一條策,可以從任何方面出發,政治,律法,穀貨,農桑,製度,戰爭,都可以,寫出來的內容除了自己就隻有閱卷者和大王知道,不傳第三者耳。”

“殿試的一切和會試排名毫無關係,甚至會顛覆會試的成績,所以在殿試失誤的人也不必難過,殿試依舊有重來的機會。”吳駒說道。

聽到前半句話考生們面露思索,後半句話卻讓他們目光灼灼,兩眼放光。

尤其是像排名第七的衛叔顯這種著名偏科人士,聽完後整個身體肉眼可見的挺拔了。

哈!不考數學,那爺直接衝個前三給你看!這是衛叔顯的心聲,他要不是數學考得差,前五總是不成問題。

可惜殿試沒有排名,但這也不妨礙衛叔顯準備大展拳腳。

之後,殿試便正式開始了,考生被帶往宮中設置的考場,每人都有最普通的一張桌子、椅子和一張紙一支筆,隨後就是長達四個小時的考試。

考場四面築起高台,外高內矮,子楚、吳駒和一眾朝臣在此監考。

當中最為感慨的是甘羅。

他昔日同樣在這些才子之列,甚至是排名最靠前的幾人之一,但這次因為沒參加科舉,未能提名於金榜。

“我要是參加科舉,一定能摘個狀元回來!”甘羅對身邊的吳駒說道。

他對此頗為遺憾,認為少了個證明才華的機會。

吳駒嗬嗬一笑:“這麼自信,我出的那些算術題你都會了?”

甘羅的雄心壯誌頓時卡殼了。

“狀元可沒人能十拿九穩,你觀博聞現在身為狀元,威風八面,可他和榜眼白皓也就差了三分,是險勝。”吳駒說:“你還是彆凡爾賽了,你羨慕他們,他們何嘗不羨慕你?”

甘羅現在可是秩比一千五百石的平準丞,一部的實權長官,隻要他能在這個位置上做出成績,再往上升一升,爬到平準令的位置,邁入銀印青綬的行列!

這個位置遠超同齡人,身為前三甲的博白龐三人都與之很有距離,所以哪怕甘羅沒拿到狀元,他也依然是佼佼者,光芒萬丈,照耀鹹陽眾才子。

甘羅想了想,倒也確實是這個道理。

子楚在考場周圍巡視,不時駐足觀望。

時間一晃而過,到了中午,殿試終於進入尾聲。

“考試結束!各位可以停止作答了,記得檢查試捲上的姓名!”

吳駒揮揮手,示意一旁數十名小吏去組織收卷,試卷被統一收起,封入箱中,貼上封條。

隨後,考生再度進入鹹陽殿,子楚親自為金榜前列的考生授予爵位和賞賜。

博聞,白皓,龐士安三人授公大夫爵位,賞五百金,子楚還分彆賜予三人三件寶物,分彆是一把劍,一塊玉璧和。

劍是一把青銅劍,劍身錯金,吹毛斷髮,削鐵如泥,由吳越鑄劍名家打造,劍鞘上鑲著玉珠與寶石,雖然不是純鈞、太阿那樣的名劍,但子楚告訴博聞,這把劍他早年曾經使用、佩戴過很長一段時間,這分量瞬間就不一樣了,乃是君王佩劍,可見子楚對博聞寄予厚望。

博聞雙手接過,躬身謝恩。

白皓得到的玉璧,與大名鼎鼎的和氏璧出自同樣的地方。

當年和氏璧被卞和從荊山開采而出,獻於楚厲王,楚厲王命人檢視,卻被告知是一塊石頭,大怒,遂以欺君之罪砍去卞和左腳,厲王薨,武王即位,卞和又獻玉,武王命人檢視,卻又得知是石頭,卞和因此又失去了右腳。武王薨,文王即位,卞和抱著璞玉在楚山下痛哭了三天三夜,淚儘而繼之以血。文王得知後派人詢問,曰:“天下之刖者多矣,子奚哭之悲也?”

卞和曰:“吾非悲刖也,悲夫寶玉而題之以石,貞士而名之以誑,此吾所以悲也。”

於是,文王命人剖開這塊璞玉,見真是稀世之玉,遂命名為和氏璧。

卞和得以洗脫冤屈,荊山也因出美玉而被大幅度開采,但或許是孕育和氏璧就已經耗費了荊山的全部靈力,此後荊山出玉不少,美玉卻寥寥無幾。

白皓的這塊玉璧就是出土於荊山的美玉,玉質與和氏璧相差無幾,隻是體積要小許多,也是至寶!

龐士安得到的是一件瓷器,是天青釉瓷器。

自瓷器廠開窯以來,有吳駒為其指明方向,將後世已經出現的各種釉色以及粗略的製作方法傳授給工匠,致使技術進步神速。

其中一個窯口一直在研究天青釉,正是“天青色等煙雨”的那個天青,汝窯的巔峰之作。

天青釉的成型條件十分苛刻,在火候上極難把控,材料更是需要加入瑪瑙,一直是重大難題。

一個月前,偶然一次開窯中,得到了七件瓷器,是目前顏色最純正的天青釉瓷器,有三件被子楚收入寶庫,賜給龐士安的就是其中一件。

瓷器廠雖然每個月都要出售大量的瓷器,甚至出口到六國,但都是青瓷、白瓷為主,那些稀有釉色的瓷器難得一見,如子楚賜予龐士安的天青釉瓷器,吳駒送給呂凝的胭脂水釉瓷器,都已經是當世當之無愧的頂級奢侈品!

龐士安得到的這件寶物,儘管沒有伴隨過子楚,也不是來頭很大的寶物,但價值卻半點不差。

除了前三甲以外,前十的其他七人也都得到了一件寶物,並被授予官大夫爵位,賞二百金。

這讓參與儀式的其他考生都投來羨慕的目光。

再往下一層的第十至第五十名是“大夫”,賞百金,但不是子楚親自獎賞,而由吳駒代為主持,在這一列的有鄭祺、江奉等人,當然,還有那個酒後亂性的遲攸之,子楚這幾天一直在思考是不是應該把這個完蛋玩意的功名直接取消,但思來想去還是壓下了,決定再觀察觀察。

第五十至第二百名是“不更”,賞五十金。

至此,金榜題名的二百人都得到了獎賞,也為殿試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近兩千考生在官吏引導下出了宮門。

……

就在殿試進入尾聲時,鹹陽城一處富麗堂皇的宅子中,正在進行談話。

與會者有數人,皆是鹹陽世家豪族的家主、族長,當然,不是全部,隻是一小部分,相互關係很密切,來往頻繁,有著相同的利益,更是進行了通婚。

而會議的主題,則是科舉。

“老夫以為,文家這次的失敗,在於他們采取了不正當手段,最終導致了文家覆滅。”一個白髮老者說道。

“做就做了,關鍵是活太糙,害人害己。”一箇中年男人淡淡的說。

“這話說得倒是,且看老鄧,這幾天閉門不出,說要研讀經文,未免太慫了。”另一邊的人說。

他們說的老鄧正是鄧家家主,科舉答案泄露案案發後,這些參與在內的世家紛紛夾起尾巴做人,今天的會也沒有參加。

“不要管老鄧了,為今之計是吸取教訓,為下一次科舉做打算。”

眾人皆點頭。

科舉答案泄露案牽扯了一大批人,當時他們也膽寒過、噤聲過,可過了幾天,金榜放榜,引出的巨大利益卻讓他們眼熱不已,心思再度活絡了起來。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這是人的本性,世家更是如此。

“我們要采取正當手段!”有人在為這次談話定下了基調。

“比如?”

之前批判文家活糙的中年男人發話了,他是陳家家主,素來多智。

陳家的中年男人說:“我前幾日偶然見到了吳駒,給我很大靈感,吳駒身為科舉的主考官,你們看他此次多麼威風,我相信以吳駒現在在考生中的聲望,隻要他願意,振臂一呼便是一個巨大的黨派,而主考官不可能一直由同一個人任職,我覺得我們應該爭奪一下主考官的位置!”

眾人眼睛一亮,聽起來像個不錯的主意啊!

“可是……大王會把主考官的位置給我們世家?吳駒群而不黨,潔身自好,從不參與黨爭,深得大王信任,連任兩屆問題不大,再不濟還有宗室、有其他勢力,我們爭取到的希望不大吧?”

“隻要我們聯合,糾整合一個足夠有話語權的團體,選出一名代表,當然是有可能的。”

“再不濟,主考官選不上,那不是還有三個副考官嗎?”陳家的中年男人說。

“副考官不行,我們就想辦法和下一屆的主考官或者副考官達成利益交換!總會有方法。”

嗯?!

這個聽起來靠譜啊!

這不正是他們擅長的嗎?

“好,就這麼辦!”他們達成了共識。

一時間氣氛十分快活,各大家主族長都在暢想下一次科舉。

談話結束後不久,殿試也結束了,從吳駒口中親口說出的訊息傳了出來。

科舉沒有下一屆!

躊躇滿誌的各大家主、族長們沉默了。

……

子楚大概是能想到那些世家在想什麼幺蛾子,說句難聽的,那些人一開口子楚就知道他們要放什麼屁。

隻要有利益,他們就不會消停。

但是問題不大,老子不搞下一屆了!

這就是釜底抽薪,無懈可擊,隻要我不出招,你就沒法反製我。

什麼破世家,破貴族,該上哪玩上哪玩去,寡人纔不陪你們鬨。

同時,子楚也不禁歎氣,UU看書 www.uukanshu.com下一屆的科舉大抵就是秦國統一天下之後了,寡人在位時,是否能看到那一天呢?

現在想這些還是太早。

子楚繼續投入到工作中去。

殿試結束後,開始整理那些答卷。

殿試的題目是獻策,並且不限主題,在這群大秦頂尖才子的筆下,必然能湧現大量有價值的計策。

子楚的打算是將每一篇答案都認真研讀一遍,批卷組要做的則是分出三六九等,按照重要程度粗略的排列出先後順序就好。

批卷組是很輕鬆,但呂不韋、吳駒這些人就沒那麼輕鬆了。

子楚在研讀策論時,也會將他們叫來一起討論,誰閒著就叫誰,尤其是吳駒這個無業遊民,被連著抓了好幾天壯丁。

金榜考生也被一一召入宮中,子楚在章台宮接見他們,讓其對在會試和殿試的策論答案做深度解析,進行討論。

當然,也不是每個人子楚都會接見,僅僅是那些策論寫的好、有可取之處的纔會被召入宮中。

這項大工程一連持續了一週時間,子楚才把近兩千篇策論一一處理完。

雖然辛苦,但確實收穫頗豐,讓子楚對如今的秦國有了許多新的想法。

或許這些考生的看法淺顯膚淺,或是脫離實際,天馬行空,畢竟他們沒有實踐經驗,但卻給予了更多的可能性,個彆想法可以提取一部分使用,還有一些可以取長補短,撮合在一起,便成了十分優秀的計策。

子楚找來一個小冊子,將一些策論總結起來謄抄到上面,留待日後慢慢完善,慢慢實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