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三日後,殿試至。

吳駒起了個大早,駕車進宮。

今天是殿試的日子,但同時也是早朝的日子,流程安排是先早朝後殿試。

甚至為了不耽誤殿試,還把早朝提前了。

這可把吳駒這個起床困難戶難壞了。

進宮城,在鹹陽大殿中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好,隨後開始打哈欠。

沒過一會子楚就到了,在王位上正襟危坐,朝會開始!

今天要議的內容有幾條是和吳駒有關係的。

其一是戶籍改革,這是大事情。

對於科舉答案泄露案中起到了大作用的指紋,子楚很重視!

他打算著手改革戶籍製度,新增收錄指紋這一項資訊。

秦國的戶籍製度草創之初很草率,後來在商鞅改革中有了係統的規矩,個人資訊需要在官府登記,一式兩份,在官府手中的就是戶籍,在百姓手中叫做“照身帖”,照身帖上有姓名、生日、職業、籍貫、樣貌特征等等資訊,和後世的身份證有著相同的作用,但更為嚴苛,沒有照身帖甚至不可以留宿於旅店,更彆提出入城池。

新的戶籍製度釋出之後,百姓需要前往官府補辦照身帖。

新的照身帖同樣有姓名、生日、職業、籍貫、樣貌特征這些基本資訊。

但是,材料由竹板改為紙張,更輕薄,更便利,省去了刻字,隻需在列印好的照身帖上填入資訊就好。

這還有助於防偽,可以使用材質和顏色特殊的紙,這樣不容易偽造,再蓋上官府印章,甚至是著手設計一些真正的防偽標識。

除此之外,補辦新式照身帖的同時,也要在官府的戶籍中留下自己的十指指紋。

這項新政預計在十月中旬開始實施。

“臣以為,是否有必要再加入人像這一項,如今官府已有能力大量培養素描畫師,可以在戶籍和照身帖上留下畫像。”廷尉司右監出列說道。

“卿等以為如何?”子楚問。

李斯搖頭:“臣以為不行,畫素描像終究耗時耗力,秦國有數百萬百姓,如果給每個人畫一副素描畫像,那得是多大的工程量,倒是可以培養上萬名畫師,用提升數量的方式提升產能,但是這次戶籍改革之後呢,這上萬名畫師不就失業了嗎?”

右監想了想,點頭:“是臣考慮不周了。”

子楚頷首,轉頭看向吳駒:“吳駒你怎麼看?”

“不搞。”吳駒搖頭:“臣的相機研究已有成效,待成功之日,一息之間便可攝影,無論是質量還是效率,都比素描強太多了。”

子楚眼睛一亮,纔想起還有照相這回事,於是說:“善!那此事便容後。”

第二件事也是和指紋有關,子楚有意在官府捕快中培養一批懂得碘熏法的人,安插在各地官府。

這個好說,吳駒自己教十幾二十個,然後讓他們一傳十、十傳百就好了。

至於碘熏法的關鍵材料碘,目前的打算是從齊國采購回來海帶後交給吳駒,吳駒來提煉,出成品後下發各地。

朝會開了一個時辰,之後進入尾聲。

最後一件商討的事情就是殿試,在確定了一些細節後,吳駒和三個副考官出列,向子楚告退,隨後離開。

出了宮殿,吳駒幾人快步來到鹹陽宮大門口,在這裡見到了那1800餘名考生。

隔著老遠,他便見到了那些熟悉的面孔。

博聞,龐士安,白皓,曹公儉、衛叔顯、田扶等人,等等。

李斯感慨道:“最終得以參加會試的考生中,還是世家的人占絕大多數。”

“有近十分之七,我統計過。”吳駒說。

這還是在文家、鄧家等共八大世家在作弊案東窗事發後,族中子弟被勸退後的數量,否則這個比例還會更大。

他歎氣:“沒辦法的事情,紙張出世也纔不過半年,“讀書自由”的日子纔剛剛開始呢,這些寒門學子讀了半年的書,拿什麼跟人家世家讀了十幾年書的子弟相比?坦白說,這次有博聞、江奉、鄭祺等寒門學子,已經讓我很滿意,這告訴我們寒門有大潛力,隻要讓他們吃飽穿暖,有書讀,他們不比世家的孩子差,一樣可以成為國之棟梁。”

其餘三人皆頷首。

到了近前。

“咳咳,安靜一下。”吳駒將手下壓了壓。

“拜見吳師!拜見李師、揚師、趙師!”考生紛紛拱手作揖。

吳駒四人點頭,詢問一旁一直在等候的小吏:“都到齊了嗎?”

“到齊了,1802,一個不少。”小吏回道。

吳駒又看向一旁的軍士:“搜過身了?”

“搜過了。”軍士頷首。

吳駒點點頭。

“那好,都到殿試這一關,我便不說廢話了,都隨我來吧。”吳駒說罷便衝他們招了招手,隨後轉身返回。

一群考生趕忙跟上。

被兩個同伴架著的江奉來到吳駒面前,拱手說道:“吳卿救命之恩,有如再造,學生感激不儘!”

吳駒一看是他,便放慢腳步,笑道:“沒什麼的,恰巧路過而已。”

江奉撓撓頭:“讓您看笑話了。”

“我是醫者,什麼樣的病人都見過。”說著,吳駒拿過江奉的手給他把了個脈,說:“多注意休息。”

江奉重重點頭。

吳駒剛纔雖說不說廢話,但前往鹹陽殿的這段路上,他還是與考生們說了幾句。

“殿試是沒有排名的,原本金榜應該設在殿試,但是我認為以分數的高低排名才公平,

而不是憑主觀評價,所以改成了會試前兩百名上金榜,殿試成績是高是下,最終是大王評判,不會有分數,甚至都不會將答案放出,一句話,簡在帝心,所以你們不必有太大的心理壓力。”吳駒說。

“這次殿試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古往今來第一次,往後你們很有可能也隻能見到這一次,要好好把握住!”

考生們將吳駒的話記下,有人問:“何以說隻能見到這一次殿試?”

“字面意思,這次科舉隻是試行,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有。”吳駒微微一笑。

這是子楚和吳駒等人密謀商議的結果。

現在處在戰爭的關鍵階段,吳駒知道這是七國統一的前夕,當然,子楚是不知道的,但他也憑藉敏銳的政治嗅覺和智慧,感受到這百年亂世已經迎來了尾聲,統一隻在這二十年之間,會由他,或是他的兒子、或者是孫子來完成。

這個時候,秦國需要一個穩定的大後方。

在科舉帶來的紅利,和安定之間選擇,子楚會無腦選擇安定。

同時,科舉是很好,但也有個弊端,那就是不適合亂世。

再好的製度,也不是萬金油,也有一套適配的國情,國情不對,實施這樣的製度就有可能反受其亂。

科舉與秦國的關係就是這樣。UU看書shu.com

秦國現在不需要大量的讀書人和官吏,秦國需要糧食,需要軍隊!

子楚也知道人才的重要性,不然也不會開科舉,尤其是吳駒這樣的人讓他深刻明白了多元化人才的重要性。

但他不能允許“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這種思想出現在民間,這是有害於國家的,如果百姓都去讀書,都知道讀書就能獲得榮華富貴,誰還會種地,會打仗呢?

這和此前吳駒在焦樵的法家聚會上談到鼓勵經商問題是一個道理。

吳駒當然也不喜歡打仗,但他知道這個時候不應該唱統一的反調。

統一天下,纔等同於和平,這件事越快越好,與之相比,其他的都可以放一放。

所以科舉隻會進行這麼一次,為的是試驗,並且獲取一定的人才儲備,用來應付接下來打下地盤沒人治理的情況。

所以,沒有下一次科舉。

或者說,下一次科舉的時間,是在一個時間節點,而不是一個具體的日期。

那就是統一的那一天。

吳駒說完話後,步伐便加快了,他不想和這些考生解釋這個問題的原因,說明白了並不是什麼好事。

一行人來到鹹陽殿前。

吳駒深吸一口氣,轉頭說:“注意一下儀容儀表,排成隊,我們進殿。”

考生們皆頷首,紛紛深呼吸,十分緊張。

馬上就要見到大王了啊!

入王宮,參加殿試,面見大王,這是何等的榮耀!

“走吧,你們的最後一場考試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