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八月八日,吳駒應邀參加了廷尉焦樵舉辦的一場聚會。

這是一場以秦法家成員為主的聚會,說是聚會,其實更像是一種茶話會或是沙龍的形式,氣氛不會那麼嚴肅,一般是大家一起喝喝茶酒,坐而論道,所談論的以政事為主,旨在交流思想,解決難題。

而與會成員的也並無具體限製,更不一定隻能是秦法家,比如吳駒和李斯這兩個被焦樵特意邀請來的人。

一個醫家魁首,一個儒家弟子,偏偏對法家思想都有著深刻理解。

純純二五仔。

這次聚會是上個星期在茅焦的升職宴外加喬遷宴上,李斯傳達給他的,時間最終定在了今日,地點則是焦樵的府邸。

……

數位法家學者正在七嘴八舌的討論朝政。

焦樵和李斯等人也時不時的插兩嘴。

唯有吳駒則在一旁默默吃著茶點,喝著茶水,雖然隨意,在場的卻沒有任何人敢輕視他——因為大家都知道,這位不是不懂,隻是單純的保持著一種雲淡風輕,與世無爭的狀態。

倘若有人說他不懂,那其他的法家學者可是要怒噴一頓,讓那人知道什麼叫做人間險惡——開玩笑,堂堂吳駒,會不懂法家學術?

知不知道著作權法、商標法、專利法,以及之前的食品安全法等等都是誰倡議並製定的?(指指點點.jpg)

連廷尉焦樵都讚譽有加,懂不懂這是什麼含金量啊!

也因此,吳駒這副作態反而被不少人看作雲淡風輕,引來了不少人的關注,甚至是一些法家新人的崇拜的目光。

當然。

他們的內心活動要是讓吳駒本人知道,那他可真是要叫冤了!

與世無爭,雲淡風輕?

我沒有啊!

法家大佬?

跟我有啥關係?

吳駒隻想儘可能當個小透明。

畢竟他現在的法家大佬人設和他本人的水平差距簡直就是天壤之彆。

要是他在這麼多秦法家成員面前塌房,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對於這種聚會,吳駒的態度一向是痛並快樂著。

一方面他迫切的希望和法家的人接觸,以實現自己統一諸子百家的大業。

另一方面,他又很擔心自己露怯。

所以在這方面他選擇了進退有度的策略,平常努力降低存在感,避其鋒芒,倘若有人請教,他就藉口推辭,或是禍水東引給工具人李斯,實在推脫不了,那就裝模作樣的答一番。

當然,隻是遊而不擊那是不夠的,倘若遇到了有想法的問題,那也要積極的人前顯聖纔是。

這種策略在以往的數次聚會中取得了重大成果,吳駒希望以後能繼續保持。

就像現在,一眾秦法家正在討論最近的朝政大事,焦樵和李斯也時不時的插兩嘴,有人問他,他便笑著擺擺手:“我不太瞭解這方面,還是你們說吧。”

他們首選談的大多是一些三川郡的問題——這次呂不韋從三川往返,帶回來不少棘手的問題,在昨天的朝會上沒能討論出個名頭,正好這次聚會臨時有了不少跟隨呂不韋前往三川郡又隨他返回的人,所以今天眾人又拿出來聊一聊。

“喲,都到了啊。”祁農也來了,樂嗬嗬的衝大家拱手作揖。

“就差你了。”焦樵微笑。

祁農坐下,倒了杯茶,說道:“路上耽擱了一些時間,以茶代酒自罰一杯!”

茶飲儘,祁農深深歎了口氣。

焦樵挑眉:“祁卿似乎有些煩惱?”

祁農擺了擺手,似是感慨似是對焦樵抱怨道:“彆提了,最近是越來越得勒緊腰帶過日子了。”

此言一出,許多人看來,問道:“祁卿這是怎麼了?”

祁農攤手:“國庫!”

這麼一說,眾人就明白了。

害。

國庫沒錢嘛,多正常的事情。

哪個國家不是這樣的。

夫千乘之王,萬家之侯,百室之君,尚猶患貧也!

如果哪一天宣佈國庫充裕,不缺錢了,那大家反而要懷疑是不是祁農帶著他的都內部做假賬了。(注1)

祁農的話引起了吳駒的注意,他問:“國庫緊張?怎麼回事,前段時間不是還一片大好嗎?大王從鹽和布匹兩門生意賺的錢可不少啊。”

祁農搖搖頭:“此一時非彼一時,況且形勢一片大好那也要看和誰比。

吳駒稍稍思索了一下,便明白了祁農的意思。

今年年初秦國剛經過三川之戰和一場疫病的肆虐。

武器,糧草,傷亡,撫卹,藥材,災民,哪樣不燒錢?

那時國庫空虛,自然是最差的時候。

後來秦國拿下了韓魏的各項賠償, uukanshu.com又儘入整個東周國的土地人口財富,回了一大波血,隨後子楚跟著吳駒做生意,販鹽、布匹、豬肉,狠狠的氪了一波金。

在當時看來,當然算是形勢一片大好。

不過現在就不一樣了。

“彆的不說,光是軍隊的冬衣就是足夠讓人頭疼的事情,到現在我還沒頭緒呢!”

祁農歎道:“沒有什麼比打仗更燒錢了。”

眾人紛紛讚同的點頭。

“要不增加賦稅?”有人提議。

“不妥不妥。”他人反駁。

祁農將這件事說出來,顯然也有集思廣益的想法,但連說了幾項都被其搖頭拒絕。

忽的,有人將目光投向吳駒:“吳卿您也說兩句吧?”

“是啊,吳卿可是搞經濟的一把好手!”眾人眼睛一亮。

整個鹹陽誰不知道吳駒乃钜富也。

甚至前不久出現了一種論調,認為吳駒的資產已經超過了現任秦國首富呂不韋。

這並非空穴來風,有人進行了周密的計算,對吳駒旗下各大產業的營收進行了大概的統計,僅僅是擺在明面的產業,吳駒和呂不韋的家產就已經基本持平,更不用說還有一些是查不到的。

這麼看來,吳駒就算暫時不是首富,不出一二月也可以超過呂不韋了。

大家對此倒也並不覺得驚訝,吳駒旗下燒刀子、炒茶、炒菜、販鹽、布匹等等產業都是暴利,每天進賬如流水,成為秦國首富那是遲早的事情。

當然,吳駒到底有多少錢,依然是個未知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