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沒過多久,一行人重新出現在燈會的另一頭,周圍的人早已換了一茬,自然認不出他們了。

“那首詞真是寫給我的?”呂凝歪著頭問道。

“是啊。”吳駒點點頭。

呂凝臉上綻放出一抹笑容。

“有空我也給你寫一篇。”她說。

“好啊。”

“寫的差不許怪我。”

“差也沒關係,隻要是你寫的就好。”吳駒說。

以他這九年義務教育學成畢業的閱讀理解水平,黑的都能給誇成白的。

二人這才真的像一對情侶一樣。

呂不韋和魏磬對視一眼,無奈的搖搖頭。

他倆貌似有點電燈泡那意思了。

章邯和嫪毐倒是滿臉無所謂,他倆早就習慣背景板生活了。

一行人走走停停,很快來到燈會中央的廣場。

這裡位於鹹陽城中心點,廣場中央搭著有一面圓台,台上放著九盞半人高的花燈,造型各不相同,這便是宮中匠人製作的花燈了。

少府掌管山海池澤之稅,相當於掌管皇室私庫,但同時也負責宮廷所有衣食起居、遊獵玩好等需要的供給和服務。

諸如掌膳食的太官,掌管禮樂的樂府,掌服飾的衣丞,掌諸醫的太醫等等職位,都由少府統一管轄。

花燈的製作也包括在內。

都說高手在民間,但也隻是少數情況,絕大多數時候,還是宮室的匠人更勝一籌。

這宮燈的標準可比民間所製要高得多。

光說這用料就及其考究,華貴但又不拘一格,金銀,銅鐵,竹木,絹帛皆可。

這次少府製作的花燈共有九盞,雖然造型基本沒關聯,用的手法技藝也各不相同,但無一例外都展現了宮室匠人的高水準。

彆的不說,這些鎏金、花絲鑲嵌、錘鍱、金銀錯、掐絲、炸珠、鏨花、累絲之類的手藝,就是民間絕大多數匠人望塵莫及的了。

“不愧是宮中匠人的作品啊!”呂不韋撫掌驚歎。

吳駒讚許的點點頭。

這些宮燈真的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和民間的花燈就很不一樣了。

倒不是說民間花燈就一定差,隻能說各有所長,像呂凝魏磬手中這一人拿著的一盞花燈,就非常有創意,而且非常精美。

但宮燈的那種雍容華貴,高階大氣上檔次,就顯然是民間花燈觸之不及的了。

“怎麼樣,好看嗎?”

一道聲音突然出現在吳駒和呂不韋身後。

“好看×2。”

二人下意識異口同聲的說。

“那就對了,這可都是少府匠人廢了老鼻子勁弄的。”那人說。

吳駒和呂不韋點點頭,旋即突然意識到哪裡不對,轉頭一看,發現一人正站在自己身後。

“大……”

“噓!”

那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說著還東張西望了一波,顯然不希望有人知曉自己的存在。

“您不在宮裡待著怎麼還跑出宮來了?”呂不韋挑眉。

眼前這人,正是穿了一身常服的秦王子楚。

“這叫微服私訪,體恤民情!”還沒等子楚回答,吳駒就露出一副這個我熟的表情。

子楚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露出一副還是你懂寡人的表情。

總是悶在宮裡也不是回事,正好過年這些時候,不但臣子都放假了,他這個大王也能清閒許多,因此便藉著這機會出宮轉轉,也好親眼目睹一下自己治下的鹹陽城。

“寡人又不是虛偽之人,說是與民同樂,就是與民同樂!”子楚頗有些自豪的說。

確實是與民同樂的,但子楚此行顯然沒有公之於眾,周圍百姓都沒認出那位深居簡出的秦王此時就藏匿於人群之中。

“您怎麼找到我們的?”吳駒詫異的是這點。

子楚嗤笑一聲:“隔著大老遠我就聽到有人議論, www.uukanshu.com說你現身街頭,還給凝兒做了首情詩?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咳咳。”

吳駒輕咳兩聲,看了看身旁的呂凝,二人都有些不好意思:“原來如此。”

“都知道你們來了,寡人自然是在此守株待兔咯。”

幾隻兔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無奈。

“就您自己出來了?”吳駒問。

“那倒不是。”子楚指了指一旁,隻見有幾人正往這裡走來。

平時形影不離的跟著子楚的蒙毅此時也回家過年去了,而來人乃是一大一小二人。

小的正是被子楚一起帶出宮的公子成蛟,大的乃是蜀郡太守李昱,據說這位李太守也是孤家寡人一個,在燈會上閒逛,所以被子楚發現了。

“師父好!”“拜見吳卿。”二人也向吳駒行禮。

“拜見公子,拜見李太守。”吳駒等人作揖。

“最近學業可曾落下?”吳駒低頭問成蛟。

“自然不曾。”成蛟說道。

吳駒笑了笑,抬頭對子楚和李昱說道:“家中已經備好酒菜,一會大王和二位不若同去吳府吃個飯?”

子楚眼睛一亮,他也是曾經吃過吳駒做的菜的人,知道這小子手藝可精著呢。

有這種蹭飯……不對,是與民同樂的大好機會,自然不能錯過!

“好啊!”未等成蛟和李昱說話,子楚便答應道。

成蛟和李昱自然也沒什麼意見。

六人變九人,一行人結伴遊玩了燈會,旋即直奔吳府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