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秦國,岐山。

此地依山而建數十座巍峨樓閣,令人歎爲觀止,正是諸子百家之一的醫家秦國分部,秦之醫者素來於此聚集交流。

相傳亦是上古之時岐伯之故鄉,黃帝便是在這與岐伯寫下來流傳千古的《黃帝內經》,使得二人並稱“岐黃”。

然而,此時的岐山卻並不平靜。

……

“嘶~”

吳駒隻覺頭疼欲裂。

上一秒他還在和同事聚餐時喝的酩酊大醉,眼前一黑昏了過去,下一秒便出現在這古色古香的房間中。

這是穿越了?

吳駒很懵逼,腦海中原主殘留的記憶告訴他,現在是秦莊襄王元年,也就是公元前249年,前前後後兩百餘年被後世學者統稱為“戰國”的時代!

“檢測到宿主符合條件,諸子百家係統開始綁定。”

“檢測到宿主所在地:醫家——秦國岐山分部。”

“自動打卡中……”

“打卡成功,恭喜獲得醫家傳承之岐伯醫術。”

吳駒先是茫然,旋即一驚。

“岐伯……那不就是岐黃之術的岐?”

吳駒也看過《黃帝內經》,雖然沒怎麼看懂,但不影響他對其產生一定瞭解。

傳聞岐伯是上古時期赫赫有名的醫者,後為黃帝之臣,與黃帝共同撰寫了《黃帝內經》,其中的素問篇中很大一部分就是以黃帝問岐伯答的方式寫成。

岐伯也因此名垂青史,被後世尊為“醫祖”。

……

吳駒心中疑惑,正想開口詢問係統,卻感到一股龐大的資訊鋪天蓋地的湧入大腦,當即眼前一黑,還有股莫名的作嘔。

幸好隻是一瞬間。

作嘔感退去後,大量的醫學知識突然出現在吳駒腦海中,涵蓋天文地理,陰陽五行,包容奇經八脈,湯藥百草,正是屬於岐伯的醫術!

“係統,你剛纔說你是諸子百家係統?這是啥意思?”

“本係統誌在輔佐宿主統一諸子百家,並通過打卡的方式給予宿主一些幫助。”係統答。

我去……統一諸子百家,這目標也太遠大了……

吳駒還想繼續發問,奈何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哭喊聲突然傳來。

“呂相!呂相!放過我吧!小人也是一時疏忽啊!”

聲音格外淒厲,是從一個蓄著小鬍子的中年男人口中發出。

此時他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正拚命掙紮著被兩個帶甲持劍士兵拖向房間外。

被他稱為“呂相”的那人面色陰沉,默而不語。

吳駒這個魂穿有點水,原主的記憶殘缺不全,但能依稀還原出事情來龍去脈。

“呂相”的身份,吳駒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正兒八經的曆史名人,如今的秦國相邦,呂不韋!

至於呂不韋為何會出現在醫家的岐山分部,說來話長。

……

一星期前,呂不韋唯一的子嗣,長女呂凝突發惡疾,昏迷不醒多日,呂不韋遍尋鹹陽名醫,一度將賞金提升到萬金而不得其解,迫於無奈求助醫家。

於是醫家魁首陳仲於岐山分部召集天下醫者會診。

現在堂前就坐的,皆是七國赫赫有名的醫者,隻可惜這些人也對此束手無策。

至於那小鬍子……

他名叫費達,魏國人士,根據吳駒腦海中殘缺的記憶來看,費達似乎和這幅身體的原主還頗有淵源,似是結伴來的岐山。

然而這費達在主動請纓治癒呂凝時卻出了差錯,導致其病況一落千丈,於是剛纔呂不韋一怒之下,便下令將費達處死。

吳駒看向房間另一頭,那層層輕紗簾布後的一張床鋪上,是昏迷不醒的呂凝

床邊還有個身影,乃是醫家魁首陳仲,他正在熬製湯藥,極儘造化,以求穩住呂凝的病情。

房間裡,七國名醫對於費達被處死並無感觀,個個作壁上觀,悠然自得的吃著茶點,查閱醫道典籍。

有句話叫不求有功,

但求無過。

若是費達毫無建樹也就罷了,但他這幾副湯藥使得呂凝進入瀕危狀態, www.kanshu.com何況還是主動請纓,這就怪不得彆人了。

……

“不作死就不會死啊!”吳駒唏噓的看著費達被拖走。

然而費達接下來的話,卻讓吳駒表情瞬間僵住。

“吳駒!吳駒兄!救救我!”

費達鬼哭狼嚎,在被拖出去的前一秒向吳駒發出求救。

這一喊出大問題。

房間裡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投向吳駒。

包括呂不韋。

他旁邊的一個持劍侍衛附耳說道:“那人與費達同行而來,似是好友。”

呂不韋臉色刹那間沉了下去:“一併處死吧。”

吳駒聽到這話瞬間瞪大眼睛。

不是,你這麼草率的下命令是不是不太禮貌??

吳駒在內心將費達狠狠唾罵了一萬遍。

這狗日的自己死還不夠,還把自己也拉下水了。

眼看著呂不韋那兩個滿身腱子肉的侍衛向自己走來,吳駒心中隻剩下一個字。

危!

他知道,自己要是這麼放任被抓,就整成魂穿十分鐘體驗卡和戰國一日遊了!

一咬牙,轉身三步做兩步衝向那層層輕紗,並從腰間懸掛的藥囊中抽出兩根銀針。

近了!

吳駒衝進去,看見了床上的少女,和床邊正在翻找一大堆藥材的醫家魁首陳仲。

陳仲見一個年輕男子衝進來,不由大驚失色。

卻見吳駒一個箭步衝上去,將兩根銀針悉數刺入呂凝掌心。

陳仲大駭,斥道:

“大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