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她永遠都搞不明白。

她的夫君到底在想什麼。

步離起來之後,整理好了屋子,走了出去。

和她住在一起的宮女,一瞧見她,立即躲到了一邊,活像是見了鬼一般。

步離知道自己的臉嚇人,也沒有覺得怪異。

她去後院的水井裡打了點水,正準備拎上來的時候,一名宮女跑上來,幫了她一把。

步離瞧她。

她還望著步離微笑。

“我來幫你把吧。這皇宮裡的人啊,最喜歡欺負新來的了。我叫雲朵,進宮三個月了。”

“我叫步離。”

步離說完這話,並沒有和雲朵交流,而是提著水就進了屋。

她長成這樣,誰會無緣無故的接近她?

她的心思簡單,但基本的防人之心,她娘還是教過的。

“哪位是步離?太上皇,讓她去禦書房伺候著。”

步離剛回到屋裡沒多久,一名太監就走了過來。

步離在屋裡並未聽到。

而其他的人也都沒有做聲的時候。

剛纔幫步離的那位叫雲朵的宮女站了出來。

“這位公公,步離身子不舒服。不知奴婢能否代她前去。”

那名太監也是初來乍到。

不知道步離是哪位,也不知步離和慕棄的關係。

聞言,他瞧了雲朵一眼,長得倒是有幾分姿色。

他便揮了揮手道,“隨咱家來吧。”

雲朵聞言,臉上露出了笑意,快步就跟著那名太監走了出去。

另一邊,葉雲洛沒見到慕琉,便想著進宮見步離。

可剛到宮門口,還未進入,就被門口的侍衛給攔了下來。

“琅王妃,太上皇有令,從今日起,除非有琅王陪同,否則你不得踏入皇宮半步。”

葉雲洛聽到這話,眸光不由得沉了下來。

隨即,她竟是笑了起來。

“真沒想到,慕棄也有害怕我的一天。”

說著,她望向了身側的小狼,“兒子,你皇伯伯不讓孃親進宮呢,你覺得孃親該如何做?”

小狼看著葉雲洛一臉算計的表情。

他抱住了小灰,故意不看葉雲洛的道,“孃親,我們還是回去吧。父王要是知道了……”

“他早就知道了。”

葉雲洛的這一句話,順利的堵住了小狼的嘴。

葉雲洛拉著小狼走到了另一邊,“兒子,想個辦法,幫孃親混進去。”

“孃親,你這樣真的好嗎?”

“怎麼不好了?你忘了以前你皇伯伯是如何看我們痛苦掙紮的。”

“如今到了他,我們怎麼能那麼輕易的就放過他呢?”

小狼見葉雲洛說的如此開心。

他學著慕宴琅的模樣,無奈的歎了口氣。

“孃親,我以後真找媳婦,一定不要找個像您這樣鬨騰的。”

葉雲洛聞言,伸手就敲了小狼一下。

“那你就找個懶得和豬一樣的吧。這樣,她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完全用不著你操心了。”

小狼仔細一想,覺得葉雲洛說的好有道理。

他點了點頭道,“孃親,以後要是真的遇到一個這樣的人,我就將她娶回家,你一定不可以不同意。”

“你這臭小子,我和你說笑的。你還真當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