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如今總算是有時間,有機會了。”

葉雲洛說完,拉著步離,就朝裡面走了進去。

花樓的姑娘很快就圍了上來,熱情的道,“兩位爺,看起來有些面生啊,可是第一次來我們醉風樓。我們醉風摟啊,要什麼姑娘都有。保準兩位爺滿意。”

步離現在的身形雖然消瘦了下來。

但是原本有的體魄還是在的。

再者,兩人的身高都比較高,冒充兩個男人,倒不會太過突兀。

隻是,步離看著那個不停的往她身上摸的女人。

她有些受不了的拉住了葉雲洛。

“葉兄,這兒的姑娘都好開放。我們還是快些離開吧。”

葉雲洛現在已經摟了一個姑娘。

聽到步離的這話,她推開那位姑娘,走到步離的身側,貼在她的耳邊,笑著就道,“怕什麼,嫂子,我告訴你,你要是把這裡的姑孃的手段都學會了,我保證皇兄就不捨得趕你走了。”

步離聽到這話,眼底有了片刻的鬆動。

之前萌生了想離開的念頭,是因為她覺得自己破壞了慕棄的家。

可現在聽到葉雲洛的話,很明顯,慕棄並沒有成家,隻是有個孩子。

步離的心裡又冒出了一點兒希望。

可能慕琉說的都是騙她的。

她的夫君雖然對葉雲洛不一樣。

可是葉雲洛都嫁人了。

還有那麼可愛的孩子。

她沒有破壞她夫君的家庭。

葉雲洛說的對。

她為什麼就不能為自己再爭取一下呢?

葉雲洛和步離在醉風樓開了一個房間。

還點了醉風樓的兩位頭牌。

這醉風樓一共就三位頭牌。

葉雲洛能一口氣點下兩位。

那就是因為她會砸銀子。

一砸就是一萬兩銀票,眼睛都不帶眨的。

葉雲洛敢這麼砸也是有道理的。

這醉風樓是慕宴琅名下的。

反正再怎麼砸,最後銀子還是會回到她的手裡。

頂多就是包了兩位頭牌,少賺了一晚上的銀子。

兩位頭牌,一位賣藝不賣身,一位隻賣身不賣藝。

葉雲洛點這兩個人,就是想帶步離見識一下。

畢竟慕棄見過那麼多女人。

沒點兒手段,怎麼可能被她眼前的這位小嫂子輕易拿下呢。

尤其是賣身不賣藝的那位。

據說某中功夫特彆好,每年死在她身上的客人都不知有多少個。

當初,葉雲洛在慕宴琅的處理的那些書信裡,就瞧見過關於這位姑孃的。

“兩位爺,想玩點兒什麼?”

放得開的人,就是不一樣,開口就問想玩點什麼。

葉雲洛挑了挑秀眉道,“就說說你平時都是如何服侍客人的。”

葉雲洛帶著步離在醉風樓裡長見識的時候。

慕宴琅總算是得知了葉雲洛的下落。

聽到葉雲洛居然和一位年輕公子在醉風樓,還點了兩個頭牌。

慕宴琅的整張臉都黑了下去。

他想都沒想就衝了過去,還順便通知了慕棄。

慕棄得知葉雲洛很有可能是帶著步離去了花樓。

他的唇角不可抑止的揚了起來,隻是眼中的溫度低到可怕。

“葉兄,這位姑娘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