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啊——”一聲又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從y大佬的口中傳出,令在場所有聽到的人都感覺內心忍不住低顫不已。

以前大家都是隻知道隻聽說過或者在一些電視劇裡面小說裡面看到過,但是此時此刻,他們真真切切的親眼所見。

他們就看到面前這個之前還活生生的人,溫柔的跟他們談笑風生的人,就變得面目全百,被醋火操控成為了另外一個人。

她失去了所有的理智,也失去了所有的思想,她好像一頭隻知道尋找解藥的困獸。

她麻木又狂亂的在那裡發狂發瘋。

她被綁在椅子上,不斷的試圖想要掙脫。

那種滋味是個人都不想體會。

阮蘇看著她痛苦扭曲的神情,還有她那渙散的眼神,情不自禁握住了她的手,“你忍一忍,隻要忍過去了,你就一定可以戰勝它。”

“從今天開始,我陪你一起將它從你的身體裡面驅逐出去。”

“啊——”可是y大佬的腦子已經不受她的控製,她被一個念頭給支配,那就是喂她吃,哪怕一丁點也行。

她看著阮蘇明晃晃的手臂在自己面前晃,她看到阮蘇白皙的皮膚,看到她那泛著青色的血管,她忍不住張開嘴巴一口咬上了阮蘇的手腕。

阮蘇一個吃痛低撥出聲,“痛!”

林其見狀嚇了一大跳,“老大?要不要我一個手刀把她弄暈?”

阮蘇搖了搖頭,手腕處傳來的劇烈疼痛感讓她不自覺皺了眉頭,她試圖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但是試了試她卻是用力,對方越是咬得用力。

她最後隻好作罷,“算了,我這點痛算什麼?隻要她能撐過這一次,以後她就能撐過無數次。漸漸的就能夠擺脫掉醋火的控製。”

鮮血順著她的手腕滴落下來,最後滴在地板上,一滴又一滴,看起來觸目驚心。

周圍的那些科研大佬們都被這一幕給震驚了。

大家誰也沒有想到,這個林其口中的老大竟然是個年輕女子不說,這個年輕女子這份心誌,這份心情,幾乎無人能敵。

這一口咬下去,看地上那一小灘的鮮血就知道y大佬是用儘了全身的力氣在咬阮蘇,也是用儘了全身的力氣在抵抗那種醋火帶來的痛苦。

這……

他們之前根本不相信林其的說法,也不相信林其他們會帶給自己一個自由的人生。

可是現在……他們卻突然對阮蘇肅然起敬。

突然就覺得也許面前這個年輕的漂亮女子,真的是來解救他們的呢?

她應該不會做出像景颯一樣喪心病狂的事情吧?

y大佬終於體力耗儘,她眼前一黑就暈昏厥了過去。

那種突然使勁全身力氣又突然鬆懈的感覺,讓她孱弱的身體根本受不了這種刺激。

隨著她昏厥,她一直咬著阮蘇的牙齒也終於鬆開。

阮蘇趁機抽出自己的手腕,就看到一圈清晰的牙印刻在手腕上,鮮血順著傷口不斷的外溢。

旁邊的醫生見狀,趕緊衝過來拿了消毒的腆伏還有紗布給阮蘇處理傷口。

葉厭離心疼的蹲到阮蘇的面前,扶著她的手臂,“痛嗎?是不是很痛?你是不是傻啊?下一次再有這種事情讓舅舅替你來。”

“一點皮外傷而已,算不了什麼。”阮蘇淡淡一笑,“她就是y大佬,她是一個值得所有人尊重的科學家,現在她整個人都在最困難最痛苦的時期,我幫她是應該的。再說了,她也不是故意咬我的,她失去了理智而已。”

“這位……小同誌。”一箇中年男人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阮蘇纔好,猶豫了一下以後叫了他們那個時代的稱呼,“你好好養傷,這兩天不要碰水。”

他有些笨拙的表達了一下對阮蘇的關心。

畢竟是她帶領著那麼多將他們救出來的。

“是的啊,這天氣火熱,雖然看起來是個小傷,但是挺容易感染的,千萬不要掉以輕心。”

“對啊對啊,這y大佬也太可憐了。”

“就是,都是景颯那個老妖婆害的。恨死她了。”

大家又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阮蘇看著自己被醫生已經纏上紗布處理好的傷口這才站了起來說道,“請大家安靜一下,我有話要告訴大家。”

阮蘇剛纔的表現讓所有人都心底暗自欽佩,所以一時之間誰也沒有再說話,立刻恢複安靜。

清麗絕倫的女子就站在他們這些中老年人的面前,雖然他們已經活了大半輩子,可是此時卻隻覺得這女人是此生他們見過的少有的漂亮的女子,氣場強大,面容清麗。

絕無僅有!

“我知道你們肯定有很多問題想要問我,我現在一一幫你們解答。第一,救你們出來隻不過是因為景颯所做的事情全部是錯的,囚禁你們是她在犯法!第二,我舅舅也被困在那個黑心研究所裡,我要救我的舅舅。第三,你們未來的發展方向,薄氏集團有研究大樓,你們想要入職完全可以,你們想要入職其他的研究院,或者是研究所都可以,是你們的自由。”

“第四,你們的身體狀況,幾乎所有人都或多或少會有一些身體上面的毛病,有病治病。第五,你們可以講一下自己家人的聯絡方式,我會幫你們聯絡家人,接你們回去。想要留下來,留在薄氏的可以往左,想要回家不想再從事研究的向右,想要去其他單位的向前。你們自己選擇吧,選擇權在你們的手上。”

阮蘇站在那裡直接就將他們這些人心裡面所想的所思的問題,都解答了一個遍。

“救你們是因為不想看景颯太囂張,沒有任何的目的。你們想怎麼樣是你們的自由。想要回家和家人團聚的,可以立刻由林其將他們送回去。”

這些人聽到阮蘇的話以後,頓時都心裡舒坦了許多。

基本上百分之八十的都是立刻報了家人的聯絡方式,或者是家裡的住址,林其一一的記了下來,然後派兄弟們一一的送他們離開。

最後留下了大概十幾個,一個個神情都比較茫然。

阮蘇挑了挑眉,“怎麼了?你們不回去嗎?不去見一見家人?”

“我沒有家人了……都被景颯給迫害了。”一箇中年老太太傷心的說道,“我唯一的女兒也沒了,我老公早就和我離婚了。”

又有一個頭髮花發的老頭兒說,“我一生未娶,孤家寡人一個。”

“我也是,我們基本上都是孤寡老人了……”

“要不,這位小同誌,你就安排我們的去處吧。我們還不至於老到不能做研究,給口吃的就行。”還是之前那個關心阮蘇的中年男人輕聲的對阮蘇說道,“你不是說……有什麼薄氏集團的研究大樓嗎?”

“恩,那行。薄氏集團是我老公的公司,有一個研究大樓,裡面有挺多的科研界的學者,你們當年都是大佬,去了以後待遇不用擔心,肯定是最好的。”阮蘇點了點頭,“我這就跟他們聯絡,讓他們派人過來接你們過去,好好的安排。”

“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們現在還在景颯那裡做苦力。”中年男人激動的猛點頭向阮蘇表示了感謝。

“是啊,對啊!謝謝你,你就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我們一定在薄氏集團好好乾。”

“就是,薄氏彆過兩年覺得我們老了,乾不動了就把我們拋棄啊!”

阮蘇低低一笑,“薄氏會給你們養老的,薄氏集團有專門的養老醫療中心,你們不必擔心。”

“那就好,那就好,我們走吧。”

於是,中年男人就帶著這餘下的十多個人跟著林其直接走了。

阮蘇這才走到y大佬身邊,打量著她昏睡的面容。

她一直躺在沙發上,十分的安靜。

“至於你……就跟在我身邊吧,我親自照顧你。”阮蘇輕輕握住了她的手,不知道為什麼,內心深處總有一個聲音在告訴她,陪在y大佬身邊,陪她度過人生中最痛苦的時刻,幫她治好醋火帶來的傷害。

江心宇和葉厭離一起走到沙發前,兩人面面相覷,江心宇看著躺在沙發上的y大佬奇怪的問阮蘇,“你怎麼好像單獨對她格外不一樣?”

阮蘇歎了一口氣,“之前我就見過她,不過當時她戴著面具,被景颯拿出來營銷,為景颯營利。她在科技界的地位很高,這樣子一個有才華的長輩,不應該被苛待。”

“小蘇說的不錯。”葉厭離點了點頭,“當初就是因為小蘇發現了y大佬腳上的鐐銬,這才懷疑景颯,然後才找到了這個黑心研究所。小蘇……我那些研究所裡面和我一起的景颯手下們,他腳上的gps定位晶片,你打算怎麼辦?”

阮蘇聽到他這麼關心自己曾經的兄弟,立刻回答,“我已經安排人幫他們進行手術,你不必擔心。他們的情況比當時小強的好很多,小強是腳踝都腐爛了,他們隻需要取出來就行了。”

阮蘇看了一眼葉厭離,“舅舅,你的我親自來取,過來吧,不過就是個小手術,直接割開血管就行了。”-